苏纤芮,你果然……够狠。    过了半年,你的心,比以前还要的狠,你连我们的儿子都不要了吗?    席祁玥的心中仿佛有一头野兽就要挣脱禁锢跑出来一样,却被席祁玥紧紧的按住了。    良久之后,席祁玥才平复了自己的心情,继续工作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今天去了席氏集团?”中午吃饭的时候,祁洛看着苏纤芮,眼眸划过一抹暗光。    苏纤芮淡淡的点头:“毕竟这一次的新剧最大的投资人是席氏集团,关于选角什么的,自然要过去一趟。”    “如何?他没有伤害你吧?”祁洛看着苏纤芮,俊逸的眸子蒙上一层担忧道。    看着祁洛担心的样子,苏纤芮的精神不由得一阵恍惚,她的眼前,仿佛出现了祁亚的样子。    祁亚那个时候,也是这个样子关心自己的吧?想到祁亚,苏纤芮的心脏莫名的一阵难受。    她吐出一口气,摇头道:“没有,他好像是变得不一样了。”    “不一样?”祁洛撑着下巴,不解的看着苏纤芮。    苏纤芮想到今天看到的席祁玥,没有了以前那种桀骜和不可一世,倒像个沉稳温润的学者,她张口,刚想要解释的时候,身后传来了席祁玥淡淡优雅的声音。    “真是巧啊,苏导,没有想到,会在这里遇到。”    苏纤芮和祁洛齐齐的回头,就看到了安尔挽着席祁玥的手臂朝着他们走过来。    看到安尔的一瞬间,苏纤芮有些怔讼,而安尔看到苏纤芮,表情有些奇怪,不过毕竟是在演艺圈生存的人,将情绪控制的很好。    :“纤芮,很久不见了。”安尔比以前还要漂亮,气质也比以前好。    她坐在苏纤芮的旁边的位置,朝着苏纤芮笑盈盈道。    “好久不见。”苏纤芮淡淡的颔首道。    可以看到自己之前的老朋友,苏纤芮自然有些开心,碍于席祁玥在身边,苏纤芮也没有表现的过于开心。    “我们一起加入你们的饭局,苏导不会介意吧?”席祁玥看着苏纤芮,抬起冷硬的下巴问道。    苏纤芮扯了扯唇,摇头道:“怎么会?”    于是,一桌人便相顾无言的开始吃饭,全程没有一个人开口说一个字,气氛僵硬的可以。    还是安尔开口,打破了这股难以言喻的僵硬和诡谲。    “纤芮,听说这一次的新剧,你是导演,以后请多多关照了。”    多多关照?难不成,安尔也是这部剧的艺人?    苏纤芮抬头,看了席祁玥一眼。    她和席祁玥商量的名单里,并没有安尔的名字啊。    “安尔觉得自己很适合这部剧的女二号,我已经联络你们那边,将原先的女二号换掉了。”    席祁玥的话,让苏纤芮的心情有些复杂。    她感觉,自己这一次回来,安尔和席祁玥的关系,变得很微妙。    洗手间内。    苏纤芮轻轻的洗手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陷入了发呆,直到安尔过来,苏纤芮才回过神,将水龙头关掉。    安尔看着苏纤芮,脸上满是笑意道:“纤芮,怎么回来也不和我说一声?当年一个人闷声不吭的离开,现在回来都不和我打招呼,是不是忘记我这个朋友了?”    “怎么会?我也是刚回来没有多久,接拍了这部剧,原本想要忙完就去找你的,我也知道,这半年,你的事业很有起色,知道你很忙,我怎么好意思打扰你?”    “纤芮,你和祁少,还有可能在一起吗??”安尔看着苏纤芮,声音带着些许沉闷道。    苏纤芮的手指微微一顿,她看了安尔一眼,耸肩道:“我和席祁玥怎么可能?安尔,我们早就已经结束了。”    祁亚的事情已经可以放下了,但是她和席祁玥,注定是不可能的,苏纤芮也从未想过,要和席祁玥重新来过。    “这样吗?那我和祁少在一起,你不会生气的,对不对?”安尔闻言,脸上露出更加甜美的微笑。    安尔说的话,是什么意思?    苏纤芮怔怔的看着安尔,似乎没有从安尔说的话回过神一样。    “纤芮,既然你和祁少已经是过去式了,我和祁少在一起,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对不对?”安尔看着苏纤芮的眼睛,不知道是不是苏纤芮的错觉,总感觉安尔的眼中带着得意的光芒。    或许是她感觉错了吧?安尔是她的好朋友,不是吗?    “没有意见。”苏纤芮淡淡的垂下眼睑,压下心中那一丝的不舒服,离开了洗手间。    安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,看着镜子中越发美艳动人的自己,想到了苏纤芮,安尔的眼神渐渐的迸发出异常恐怖的光芒。    苏纤芮,她绝对不会放过的,只有苏纤芮,她绝对不会输,绝对……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祁少,我吃完了,谢谢你的款待。”这一次吃饭,还是席祁玥付账的,原本苏纤芮已经抢着要付账了,终究还是拗不过席祁玥。    苏纤芮对着席祁玥点点头,起身和祁洛离开了这里。    席祁玥目光阴暗的盯着苏纤芮和祁洛离开的背影,握住餐具的手,不由得一紧。    安尔从外面走进来,见苏纤芮和祁洛离开之后,安尔关心道:“祁,怎么了?”    “没事,我们走吧。”席祁玥回过神,淡淡的看了安尔一眼,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朝着安尔说道。    安尔正正的看着席祁玥一眼,点点头,便和席祁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