席祁玥将手中的公文包和外套交给佣人,神情淡淡的对着安尔颔首道:“嗯。”    “攰攰今天很听话。”安尔走进席祁玥,像是贤惠的妻子一般,对着席祁玥说道。    “攰攰,爸爸回来了,来,叫爸爸。”席祁玥伸出手,逗弄着攰攰白嫩的脸蛋道。    安尔面色羞红的看着席祁玥越发俊美的脸,讷讷道:“我今天去菜市场买了一点菜,等下我给你做饭好不好。”    “不用了,做饭的事情有佣人。”    席祁玥将攰攰从安尔的手中抱过来,对着安尔疏离道。    安尔对席祁玥的心思,整个席家的人都知道,他们都觉得安尔也是一个不错的女人,要是可以和席祁玥在一起,大家也是乐见其成的。    “我想要照顾你。”安尔捏住衣服,鼓足了勇气之后,一脸认真的对着席祁玥说道。    席祁玥闻言,抱着攰攰坐在沙发上,他定定的看着安尔,漆黑的凤眸,依旧有着锐利和霸气。    “安尔,抱歉,你应该值得更好的女人。”    “可是,我就喜欢你。”安尔红着眼睛,对着席祁玥道。    安尔在这半年也有了很大的成就,自从上一次席祁玥让她拍了一个mv之后,安尔便引起了大家的关注,紧接着,大家挖到了安尔和席祁玥有这么一层关系,很多公司都会找安尔合作,安尔在演艺圈的路,也是越来越平稳。    安尔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跑龙套的无名小卒了,最起码,现在的她已经变成了二线的明星了,很快就会成为一线的明星。    “抱歉,我不喜欢你。”    席祁玥淡淡的拒绝了安尔,安尔摸了摸自己的眼睛,一点都没有生气道:“我知道,但是我不会放弃的,祁少,我会努力让你爱上我的。”    安尔说完,也不等席祁玥说什么话,便径自去了厨房。    看着安尔纤细的背影,席祁玥的眸色不由得一阵阴郁。    “粑粑……”攰攰像是察觉到席祁玥的表情,他扁着红艳艳的嘴巴,抓住席祁玥的领带,吐字不清的叫着席祁玥。    席祁玥听着孩子有些模糊甚至是不清楚的字眼,原本俊美的五官,渐渐的带着些许浅浅的温柔。    他伸出手,轻轻的摸着孩子的额头,好笑的低下头,亲吻着孩子的眼皮道:“攰攰,在叫一次。”    攰攰眨巴了一下那双和席祁玥类似的凤眸,张开红艳艳的嘴巴道:“粑粑……”    孩子的话,有些模糊,甚至是不知道在叫的是不是爸爸,可是,席祁玥却非常开心,他在攰攰的脸上,重重的亲了一口气,用自己刚冒出的胡渣,轻轻的戳着攰攰的脸蛋道:“我的儿子就是聪明,你妈妈要是知道……”    席祁玥说到一半,眼底的笑意,瞬间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落寞。    “大少,这是小少爷每天要喝的药膳。”管家端着一碗药膳走过来,见席祁玥的表情似乎有些难过的样子,管家不由得叹了一口气。    席祁玥虽然从来没有说什么,但是管家在席家做了这么长时间,他非常清楚,席祁玥的心中肯定是在惦记苏纤芮了,不过,苏纤芮现在也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了,席祁玥应该要放弃了。    “苏小姐现在说不定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,有了新的男朋友,大少你也应该给小少爷找一个妈妈了,我觉得安尔小姐就很不错,她很照顾小少爷,我相信肯定会是一个好妈妈。”管家语重心长的对着席祁玥说道。    席祁玥闻言,淡漠道:“我的事情,你就不要操心了,小糯米还没有从简家回来?”    小糯米很黏简桐,这半年更是,一个星期之前,小糯米说要去简桐家里住,还说几天就回来,但是一个星期了,也没有见小糯米回家。    “小姐说,她要在简家多玩几天,最近不会回来。”    “这个丫头。”席祁玥对自己的妹妹一点办法都没有,谁让她是席家的小公主?    “祁少,可以吃饭了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安尔端着饭菜,从厨房走出来。    安尔今天穿着一套田园风格的碎花长裙,头发松垮垮的扎起,脸上略施粉黛,让她整个人都看起来小家碧玉,像个贤惠的妻子。    管家看着安尔,满意的点点头,便将席祁玥怀中的攰攰抱过来。    “大少去吃饭吧,小少爷我来照顾就可以了。”    管家笑呵呵的对着席祁玥道。    他希望席祁玥可以看到安尔的话,和安尔在一起,这样孩子也有了一个妈妈。    席祁玥怎么会不知道管家在打什么主意?    他拧眉,大步朝着餐厅走去,他坐在餐桌上,面无表情的看着桌上的饭菜,却一句话都没有说,也没有拿起筷子吃饭。    安尔坐在一边,见席祁玥一动不动,有些忐忑道:“祁少没有胃口吗?是今天做的饭菜不和你胃口?那我重新去弄,你喜欢吃什么?”    安尔的讨好,让席祁玥有些无奈。    他撑着下巴,对着安尔摇头道:“抱歉,安尔我的却是没有什么胃口。”    “那……”    安尔就要说什么的时候,席祁玥已经抬起手,示意安尔不用说什么,安尔怔怔的看着席祁玥的脸,娇俏票咯的脸上带着些许浅浅的悲伤。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自己比不上纤芮,可是她已经离开了,而且,纤芮的心里,只有祁亚,祁少,我的身心都是你的,我真的很爱你,你给我一个机会,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