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嗯,我要去教训一下不听话的病人,小糯米乖乖在这里照顾小宝宝,知道吗?”    顾念泠摸着小糯米的头发,朝着小糯米说道。    “好。”小糯米乖巧的点点头。    顾念泠让人备车,直接便去了御景湾。    他过去的时候,司徒霖带着两个助手正在别墅门口,他们被别墅外面的保镖拦住了。    保镖不允许司徒霖进门,司徒霖看到顾念泠之后,哭丧着脸道:“顾少,你可来了,你说祁少这是做的什么混账事啊?”    “开门。”顾念泠扫了司徒霖一眼之后,直接对着保镖命令道。    顾念泠是什么身份,保镖自然是知道,但是席祁玥刚才进门的时候,对他们下了死命令的,他们也不敢房顾念泠和司徒霖进来。    “二少,真的对不起,大少有命令,任何人都不可以进来。”    “我说,开门,没有听到?嗯?”顾念泠漫不经心的卷起自己的袖子,身上那股骇人的寒气,直接朝着说话的那个保镖奔涌而来。    那个保镖完全被顾念泠身上那股气息吓到了,哆嗦嘴唇,和左侧的那个保镖对视了一眼。    他们不敢得罪顾念泠,也不敢得罪席祁玥,没有办法,只好硬着头皮,将别墅门打开。    看到别墅门被打开之后,司徒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,拍着顾念泠的肩膀道:“得了,还是你有办法,你说你大哥怎么这么混账?”    “进去。”顾念泠蹙眉,冷眼推开司徒霖的手,领着他们进门。    别墅内。    苏纤芮被席祁玥拷在床头,苏纤芮也不知道,席祁玥哪里拿的手铐,她生气的看着身上正在流血的席祁玥叫道:“席祁玥,你疯了?你想要死吗?”    席祁玥的伤口肯定撕裂了,再不去医院,真的会出事情的。    “苏纤芮,你就这么爱祁亚吗?嗯、”    席祁玥目光阴森森的看着苏纤芮,他的眼前有些模糊,后背已经濡湿了一片。    其实从刚才开始,席祁玥就一直在隐忍。    他其实很难受,伤口很疼,脑袋也很疼,可是,那些嫉妒的火,一直充盈着席祁玥的整个大脑。    席祁玥想要将一切毁掉,将祁亚留给苏纤芮的一切都毁掉。    “是。”    苏纤芮看着席祁玥,声音嘶哑道。    “席祁玥,我不爱你了,你就算是强迫我和你在一起,我也不爱你。”    “不爱啊?”席祁玥低笑一声,高大的身体重重的摇晃了一下。    苏纤芮被席祁玥这个样子吓到了,后背一紧。    席祁玥抬起头,眼睛被血红色的血丝包裹起来。    这个样子的席祁玥,真的非常恐怖,也吓到了苏纤芮。    苏纤芮抖着唇,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,席祁玥不知道从哪里摸到了一把刀子,轻轻的摇晃了一下。    看着那把刀子,苏纤芮吓得冷汗直冒。    “不爱我,就杀了我吧。”    席祁玥抿着青紫色的唇瓣,对着苏纤芮嘶哑道。    “你……这个疯子。”    男人偏执甚至是疯狂的话语,吓到了苏纤芮,苏纤芮从未见过这么偏执的人,席祁玥真的是苏纤芮见过的最偏执的人了。    “既然不爱我,就杀了我,你不是一直觉得是我杀了祁亚吗?好啊,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,苏纤芮,我给你机会。”席祁玥朝着苏纤芮怒吼一声,他用钥匙解开了苏纤芮的手铐,抓住苏纤芮泛着青紫的手腕,将刀子放在苏纤芮的手中。    “不是很想要我死吗?我死了,你就跟着你的祁亚走,你不是一直处心积虑的就是这个结果吗?”    “席祁玥,你总是这个样子,你做事情,从来不经过我的允许,从来也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。”    苏纤芮看着席祁玥阴沉俊美的脸,忍不住扯着嗓子,低吼了起来。    席祁玥目光阴沉沉的盯着苏纤芮,将刀尖对准了自己的胸口。    “只要一刀,就结束了,不是恨我吗?既然恨我,就杀了我吧。”    没有苏纤芮,他也不想要活了。    妈妈说,爱一个人就是这么痛苦和甜蜜的事情。    可是,为什么我这么努力的想要她爱上我,她还是没有办法爱我?    妈妈……你不是说只要泠泠努力了,就会成功的吗?    “不。”苏纤芮的手指一阵僵硬,她拿着刀柄的手,一直在都。    仿佛得了帕金森病的病人一样。    “杀了我,帮你的祁亚报仇,你处心积虑的不就是想要我的命吗?我成全你,成全你们两人的爱情。”席祁玥疯狂的大笑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。    苏纤芮惊恐万分的看着席祁玥,直到席祁玥将刀子重重的刺进自己的心窝。    苏纤芮发出一声尖叫:“不……”    “砰。”    顾念泠和司徒霖两人走上楼,在听到苏纤芮的尖叫之后,两人再也顾不上,疯狂的朝着楼上狂奔,谁知道,却看到席祁玥浑身鲜血,而苏纤芮的手中,拿着倒刺刺进席祁玥的心窝。    “大哥。”    “祁少。”    顾念泠和司徒霖两个人失控的叫着席祁玥,两人朝着席祁玥扑过去,席祁玥呕出一口血,喃喃自语道:“苏纤芮……这样……可以了吗?这个样子……可以吗?”    “该死的,你真的是一个疯子。”司徒霖按住席祁玥的胸口,气急败坏的让自己的助手马上带着席祁玥去医院。    席祁玥说完那些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