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捏紧拳头,吐出一口浊气,像是下了决心一般说道:“我知道了,我等下就去医院。”    “我希望你和大哥都可以开开心心,幸福的在一起,以前的事情,也是时候要放下了。”    放下?    何其难?    多少次,苏纤芮都想要劝自己放下,可是,不管她怎么样,都没有办法放下。    她没有办法原谅席祁玥做的事情他,没有办法原谅席祁玥害死祁亚这件事情。    “管家,准备一锅的鸡汤,我带过去给席祁玥。”    苏纤芮将手机放在一边,起身对着管家吩咐道。    管家闻言,脸上露出难得的微笑。    “苏小姐是打算要去医院见大少了吗?我现在马上就去准备。”    十分钟之后,苏纤芮拎着饭盒,坐上了别墅的车子,往席祁玥的病房驶去。    路上,苏纤芮看着窗外,路边那些斑驳的树影,落在苏纤芮那张脸上,让苏纤芮的一张脸,都看起来异常阴沉沉。    苏纤芮觉得,自己的身体和灵魂,都在慢慢的腐朽,整个身体,都散发着一股腐烂的气息。    这股气息,包裹了苏纤芮的整个身体,像是要将苏纤芮整个人都逼疯一般。    苏纤芮的拳头,用力的握紧成拳。    她深呼吸一口气,看向了窗外,唇瓣抿成一条直线。    “苏小姐,医院到了。”司机将车子开到了医院,停下车子,回头对着精神恍惚的苏纤芮说道。    “好,谢谢。”苏纤芮回过神,敛住所有的情绪,从车上下来。    她看着自己手中的饭盒,脑海中,再度闪现出席祁玥为了她,不要命的画面,那些画面,就像是故意折磨苏纤芮一般,一遍一遍,像是幻灯片似的回放着。    苏纤芮压下心中那股难以言喻的悸动和情绪,自我催眠道:苏纤芮,不要忘记祁亚是怎么死的。    不可以忘记祁亚的死,绝对不可以……    苏纤芮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之后,便拎着饭盒走过医院大厅,朝着电梯那边走去。    却在走了两步之后,苏纤芮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,手中的饭盒,瞬间掉在地上。    祁亚?那张脸,是祁亚没有错对不对?    祁亚没有死吗?祁亚……    “祁亚……”苏纤芮朝着朝着楼梯那边走去的男人狂奔过去,她的眼泪一直流,原本苍白的脸,更像是透明一般,当她抓住了那个男人的手,男人转头的一瞬间,苏纤芮的眼泪哗啦啦的直流。    “祁亚,你还活着?祁亚……对不起……对不起。”苏纤芮情绪失控的紧紧抱住眼前的男人,放声大哭起来。    祁亚还活着?活生生的人,有温度,还能够感觉到祁亚的呼吸?祁亚一直在和她捉迷藏?祁亚没有死。    这个信息,让苏纤芮的眼眶不由得泛着些许的泪意。    “苏纤芮,你在做什么?”    祁洛看着抱着自己,泪眼婆娑的女人,男人的唇角微微的掀起,就在两人暧昧的抱在一起的时候,席祁玥出现了。    席祁玥接到手下的电话,说苏纤芮过来看自己,他的情绪很激动,不管自己身上的伤,怎么都要下来找苏纤芮。    司徒霖没有办法,只好推着席祁玥下楼,没有想到,从电梯出来,就看到了苏纤芮抱着一个陌生的男人,两人姿势异常暧昧的抱在一起,司徒霖暗叫一声糟糕。    席祁玥阴沉沉的声音,打断了苏纤芮异常激动的心情,她松开祁洛,红着眼睛道:“席祁玥,是祁亚,祁亚没有死……”    席祁玥和司徒霖这才看清楚,眼前这个男人,真的和祁亚长得一样,不过,不一样的是,男人的发色和祁亚不一样,祁亚的头发是纯黑色的,而这个男人,是带着些许的栗色。    虽然这个男人的五官什么都很像祁亚,但是席祁玥还是第一眼就看出来,这个人不是祁亚,因为祁洛的气质和祁亚完全不一样。    祁洛给人一种非常凌厉深沉的感觉,和祁亚的温润完全是不一样。    “你是谁?”    席祁玥眯起眼睛,凤眸翻滚着一股骇人的黑气。    祁洛勾唇,淡漠道:“我叫李洛。”    “你……不是祁亚吗?”    祁洛说出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,让苏纤芮神情有些怔讼道。    “抱歉,请问祁亚是你的朋友吗?和我很像?”祁洛看着苏纤芮,伸出手,绅士道。    苏纤芮怔怔的看着祁洛伸到自己面前的手,看着眼前修长的手,苏纤芮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    祁洛见苏纤芮不说话,镇定自若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勾唇道:“抱歉,我还有事情,先走了。”    “祁亚……”苏纤芮见祁洛要离开,失控的大叫起来。    席祁玥的脸色蒙上一层暗沉,男人放在轮椅上的手,用力的握紧成拳,原本就阴冷甚至是恐怖的脸色,更是冷的异常可怕。    站在席祁玥身后的司徒霖,见席祁玥露出这种恐怖的表情,有些担心起来。    “苏纤芮,你他妈的给我过来。”    就在司徒霖惴惴不安的时候,席祁玥已经红着眼睛,对着苏纤芮咆哮道。    苏纤芮的后背一阵僵硬,她慢慢的回头,看到席祁玥骇人阴冷的五官。    席祁玥阴沉沉的看着苏纤芮,胸口的纱布,已经开始渗血。    看到那些淡淡的嫣红,司徒霖担忧道:“祁少,你身上还有伤,不要在闹了,我现在马上带你上楼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