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是席祁玥轻举妄动的话,以胡毅心狠手辣的性格,肯定会从苏纤芮和小糯米他们的身上下手的,明枪易躲暗箭难防,现在最重要的是,将胡毅的老底查清楚,然后将胡毅一举歼灭,除掉。    “最近你好好在医院躺着,别的事情都不要管,公司的事情有我。”    顾念泠抬起手腕,看了一下时间,也不看席祁玥什么表情,举步便朝着门口走去。    看着顾念泠的背影,席祁玥的声音带着些许嘶哑。    他张口,声音沉闷道:“谢谢你,二弟。”    顾念泠的脚步微微一顿,他回头,俊美矜贵的脸上带着些许淡淡的微笑道:“我们是兄弟。”    一句,我们是兄弟,让席祁玥百感交集。    他抓住身下的床单,讷讷道:“你……知道自己是……怎么出生的吗?”    “什么?”席祁玥的声音有些低,顾念泠没有听清楚。    他皱眉,想要听清楚的时候,席祁玥似乎有些挫败道:“没什么……我只是说,我们永远都是兄弟,当年爸爸和小叔,其实也是互相承认的,所以,你们不是被抛弃的。”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顾念泠淡笑一声,让一张脸,变得越发生动起来。    “爸爸他……其实也很尊重大伯的。”    说完,顾念泠便离开了。    席祁玥看着顾念泠的背影,嘴巴微微张开,仿佛想要叫住顾念泠,却始终没有开口。    这个秘密,应该要烂在肚子里的,他不可以说出去。    以顾念泠的脾气,要是知道这些,肯定会疯掉的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顾念泠站在电梯面前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唇角的温和瞬间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冷硬和冰冷。    “顾少,我们的人,已经联系了胡毅,对方要求见一面。”顾念泠从医院走出来,阿强立刻上前道。    顾念泠坐上车子,双手优雅的交叠在一起,他勾起唇瓣,目光弥漫着一股冷淡道:“很好,那么就见一面,正好,我也想要听听胡毅有什么解释。”    “是。”阿强将车子开到了夜鬼的门口,夜鬼是刚兴起的酒吧,也是顾念泠旗下的产业,顾念泠利用夜鬼,收集一些情报信息。    他走进酒吧,立刻便有人对着顾念泠行礼。    “顾少好。”    顾念泠冷漠的点点头,径自的朝着楼上走去,楼上都是vip,普通人是没有办法上来的。    顾念泠来到了胡毅现在的包厢,推门进去,就看到胡毅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,正在上演直播。    看到顾念泠进来,胡毅立刻将身下意乱情迷的女人推开,动作迅速的穿上裤子,拉上拉链。    “顾少真是快。”说着,他捏了捏女人的胸部,对着女人说道:“先出去等我。”    “是。”女人娇媚的看了胡毅一眼,扭着腰身,抱着衣服离开了包厢。    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息,顾念泠让人将窗子打开,神情矜漠的扫了胡毅一眼。    阿强将点燃的香烟递给顾念泠,顾念泠随意的抽了一口,姿势优雅道:“胡老大真是悠闲,来这里搞女人。”    “哈哈哈,顾少真是幽默,来这种地方,不搞女人,难不成我还搞男人?当然,如果那个男人是和顾少你这么漂亮的,我是一点都不介意。”    胡毅粗犷的脸上带着一抹暧昧道。    “哗啦。”阿强他们听到胡毅竟然侮辱顾念泠,纷纷掏出手枪,对准了胡毅。    顾念泠看了阿强他们一眼,冷漠道:“胡老大还真是荤素不济。”    “男人嘛,总是要发泄的。”胡毅大喇喇的躺在沙发上,对着顾念泠笑道。    顾念泠冷嘲的看了胡毅一眼,面上依旧没有丝毫的表情:“我也不跟你废话,你派人暗杀我大哥这件事情怎么算?”    “暗杀你的大哥?顾少这是说什么话?给我胡毅十个胆子,我也不敢啊。”    胡毅摊手,表情无辜道。    “这中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,有人栽赃陷害,顾少你是一个聪明人,应该会明察秋毫吧。”    “我当然会明察秋毫,所以在菲律宾那条线,我已经让人封锁了。”顾念泠低笑一声,朝着胡毅意味深长道。    胡毅的脸色骤然一变。    “这只是一个警告,胡老大也是一个聪明人,我相信你应该不会为了一个床伴,再次失去理智吧。”    顾念泠说完,厌恶的起身,离开了包厢。    顾念泠离开之后,包厢内便出现了一道清俊的身影。    “还真是一个敏感的男人。”    男人低笑一声,原本儒雅俊逸的五官,更是显得锐利起来。    “洛,你怎么来了?要是被顾念泠知道就不好了。”刚才在面对席祁玥还一副散漫的胡毅,在看到来人之后,立刻上前,关心道。    “你以为顾念泠是傻子吧?只怕他已经知道我了。”    祁洛冷笑一声,任由胡毅抱着。    “那,我们现在要怎么办?”    “静观其变,这一次,没有杀了席祁玥,算他命大,不过,我已经有了另一个打算了。”    祁洛轻佻的摸着胡毅的下巴,意味深长道。    “你想要做什么?我警告你,你要是敢和女人乱搞,我杀了你。”胡毅刚毅粗犷的脸上满是愤怒道。    “胡老大这是吃醋了?”祁洛看着胡毅的表情,低笑一声,意味深长道。    胡毅被祁洛勾引的难耐的不行,他让手下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