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一点点过去了,医生护士都来来往往,但是没有一个人停下来说席祁玥怎么样了。    直到手术到了晚上九点之后,一直紧闭的手术室门,终于被推开了。    田雅他们紧张的上前,看着从手术室出来的医生,七嘴八舌道:“医生,泠泠怎么样了?”    “对啊,泠泠要不要紧?”    “我大哥伤势如何?”    “请大家稍安勿躁。”医生被询问之后,伸出手,示意乔栗他们安静下来。    “老婆,不要担心,先听医生怎么说。”简夏搂住乔栗的肩膀,安抚道。    乔栗看了简夏一眼,只好按耐住心中的担心,看着医生。    “祁少的情况很乐观,子弹没有伤到要害部位,已经全部取出来了,修养一段日子就可以痊愈了,现在我会将祁少转到贵宾房去。”    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精神一直绷紧的乔栗,不由得靠在简夏的怀里,自言自语道。    “现在可以放心了吧?”简夏看着乔栗这个样子,忍不住摇头道。    “乔栗,今晚我在这里陪着泠泠吧。”    田雅看着被人推出来的席祁玥,朝着乔栗询问道。    “还是我来吧,你最近身体不舒服。”    “不,我来,我都没有为泠泠做什么事情,泠泠受伤,清泠要是知道,肯定很伤心。”    “田姨,乔姨,你们都会去,这里让我来就可以。”    一直没有说话的顾念泠,打断了田雅和乔栗的对话,脸色冰凝道。    “念泠要在医院看着泠泠吗?”田雅看着顾念泠,虽然看到顾念泠对席祁玥这么好,田雅很开心,但是,田雅始终对顾念泠觉得非常愧疚。    “嗯,大哥有我来就可以,你们带纤芮和安尔回去吧。”    顾念泠淡淡的颔首道。    守夜这种事情,还是交给男人比较好。    “那,好吧,你们两兄弟感情这么好,我相信清泠和席慕深也会很开心的。”    田雅看着顾念泠这个样子,忍不住笑了笑。    田雅和乔栗就要带着苏纤芮离开,却被苏纤芮拒绝了。    苏纤芮脸色苍白,眼眸却异常明亮。    “我留在这里看着他吧。”    田雅担心苏纤芮的精神状态,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,顾念泠淡淡道:“田姨,就让她在这里吧,我会照顾她。”    “好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    田雅点点头,便和乔栗简夏他们,带着安尔离开。    安尔在离开的时候,目光闪烁了些许的光芒,看着顾念泠和苏纤芮,眼底闪过意味不明的光芒。    &……    “我大哥,年少的时候,就是一个混账。”病房内,护士给席祁玥挂上吊瓶之后,便离开了。    在护士离开之后,顾念泠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,淡漠道。    苏纤芮闻言,怔讼的抬眸看着矜贵冷漠的顾念泠。    顾念泠和席祁玥两个人的外貌都很出色,大概是因为父母的基因都很好的关系,所以两人的外貌也非常出色。    “虽然他很混账,也做了很多令人头疼的事情,毕竟是我的大哥。”    顾念泠目光深沉的看着苏纤芮道。    “为什么和我说这些?”苏纤芮抬眸看了顾念泠一眼,很快便低头道。    “因为我知道,你并未完全原谅他。”顾念泠看着苏纤芮,祖母绿的眼眸愈发幽暗深沉。    “祁亚的事情,我也非常遗憾,要是我可以早一点阻止我大哥的话,或许祁亚现在还活着。”    “这不是你的错。”祁亚两个字,刺痛了苏纤芮的心脏。    让她原本想要忘记,却不能够忘记的事情,再度涌现出来。    她重重的握紧拳头,紧紧的咬住嘴唇,对着顾念泠闷闷道。    “纤芮,该放下了。”顾念泠叹了一口气,冷峻的五官,带着一股让人难以言喻的疲惫。    “我知道,你现在还憎恨我大哥,有时候,我也是恨铁不成钢,这么一个心里不成熟的男人,竟然是我的大哥,但是我答应了妈妈,一定会看着大哥的,他从小个性就很偏执,我行我素,直到遇到你,他才体会了什么叫做爱,现在的他,已经正在慢慢学着怎么爱一个人。”    “顾少,不要再说了。“    苏纤芮看着顾念泠,目光虚弱而悠远道。    “我和你说这些,并不是说我的大哥有多么好,他对你做的那些过分的事情,自然是没有办法抹煞的,我只是……希望你可以看清楚一点,不要被仇恨越拉越深。”    “很晚了,你在这里休息一下,我帮大哥看着药水吧。”    顾念泠说完,温和道。    “顾少,你是一个很好的人。”    苏纤芮看着顾念泠刚毅冷峻的背影,沉闷道。    顾念泠外表看起来冷漠倨傲,可是,心却是火热的。    她虽然和顾念泠的相处不算是很多,却也可以看透顾念泠。    “你也是一个很好的女人。”顾念泠回头,朝着苏纤芮说道。    “不,我是一个坏女人。”对于顾念泠的话,苏纤芮只是艰涩的摇头。    她重重的捏紧拳头,目光虚无空洞的看着窗外:“我这种肮脏的人,究竟为什么要活着?如果我没有活着,就不会遇到祁亚,祁亚也就不会死?你说,我究竟是为什么?”    “活着总有活着的理由,苏纤芮,你不应该这个样子。”顾念泠沉下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