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。”席祁玥异常温柔的看着苏纤芮,护着苏纤芮和孩子朝着前面走。    安尔重重咬唇,纤长的睫毛,隐藏起眼眸深处的怨恨和不甘心。    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安尔的异状。    走进水族馆之后,四周都是路,每一层都有不一样的海洋生物。    小糯米早就已经像是脱缰的野马,席祁玥也并未很担心,毕竟有保镖看着小糯米,不会出什么事情。    “很有趣吧?”席祁玥见苏纤芮站在灯笼鱼的面前发呆,以为苏纤芮是觉得灯笼鱼非常有趣,不由得说道。    “嗯、。”苏纤芮回过神,轻轻拍着怀中的宝宝。    宝宝似乎也被眼前没有见过的生物弄得很有趣,挥舞着小小的胳膊,精致漂亮的脸上满是兴奋,一直咿咿呀呀的说个不停。    “不愧是我的儿子,这么有求知欲。”席祁玥握住宝宝柔软的手,一脸臭屁的对着苏纤芮道。    苏纤芮闻言,只是睨了席祁玥一眼,没有说什么话。    安尔看着苏纤芮和席祁玥像是忽视了自己一样,不甘寂寞的她上前,用手指逗弄着宝宝道:“纤芮,你看看他好可爱。”    “嗯。”苏纤芮原本有些清冷的眉眼,在看到自己怀中的宝宝之后,不由得露出淡淡的微笑。    安尔眨巴了一下眼睛轻声道:“不如我给你抱着他,我都没有抱过。”    “你手还有伤。”苏纤芮闻言,看了安尔受伤的手臂一眼道。    安尔立刻豪气道:“这点小伤不算什么,而且孩子很轻,我不会弄伤他的,有我抱着孩子,你和祁少就可以痛痛快快的在水族馆玩了。”    “那,麻烦你了。”苏纤芮有些心动,她以前也很想要过来水族馆玩,但是一直没有时间,她一直对海洋生物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执着。    “我们是朋友,你在对我这么客气,我可就真的翻脸了。”安尔佯装生气的对着苏纤芮不满道。    苏纤芮将孩子交给安尔,便和席祁玥朝着前面去参观,安尔抱着孩子跟在苏纤芮和席祁玥的身后。    她一只手拍着宝宝柔嫩的背,在看到宝宝那张漂亮的脸之后,安尔的眼底闪烁着一抹凶狠。    这个野种,怎么看怎么不顺眼,真想要掐死他。    不过,现在还不可以,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    席祁玥看着苏纤芮脸上露出像是孩子一般好奇的表情,觉得非常有趣。    他用手,婆娑着苏纤芮的脸颊,低笑道:“是不是觉得这里的东西都非常有趣?”    苏纤芮眨巴了一下眼睛,看了席祁玥一眼,难得露出微笑道?:“的却很有趣,这里有很多的鱼,都是我没有见过的。”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,你要是喜欢,我可以经常带你出来。”席祁玥搂住苏纤芮的腰肢,低下头,含住苏纤芮的耳垂道。    男人恣肆的举动,让苏纤芮的身体不由得一颤。    她的身体渐渐的有些酥麻,忍不住轻轻的推着席祁玥的身体闷哼道:“席祁玥……这里是公众场合。”    “怕什么?我和自己的老婆亲热,难不成还犯法了?”席祁玥邪佞的挑眉,看着苏纤芮意味深长道。    苏纤芮的耳根泛着些许的燥热,她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,在苏纤芮正对面一张熟悉的脸,从苏纤芮的眼前晃过。    祁亚?    那个男人,是祁亚吗?    苏纤芮有些慌张的推开席祁玥的身体,疯了一般,朝着如同潮水一般的人群挤过去。    看着苏纤芮这种慌张甚至是疯狂的动作,席祁玥的眉梢带着些许浅淡的阴霾。    他追上了苏纤芮,一把抓住了苏纤芮的手腕,声音沉沉道:“纤芮,怎么了?看到熟人了吗?”    男人的手,不自觉的悄然施加压力,苏纤芮怔怔的回过神。    她看着席祁玥那张俊美的脸,心脏的位置,莫名的划过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。    “没有,我们回去吧,我有些……”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苏纤芮恍恍惚惚的刚想要说想要回去,但是话还没有说完,突然几道的枪响。    “啊。”    四周的人纷纷尖叫起来,席祁玥将苏纤芮紧紧地抱在怀里,保镖听到动静之后,立刻将苏纤芮和席祁玥包围了起来。    “祁少,有杀手。”    “解决他们。”席祁玥的目光满是凶狠的对着手下命令,另一边,则是搂着苏纤芮往出口的方向走去。    “宝宝和安尔在哪里。”苏纤芮被刚才尖锐的枪响吓到了,可是很快,她便想到了安尔和宝宝。    安尔带着宝宝还在不远处玩,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。    “我已经让人去找了,我们先出去。”席祁玥握住苏纤芮的手,对着苏纤芮说道。    苏纤芮紧张的握紧席祁玥的手,咬唇跟着席祁玥走。    不知道为何,在这一刻,苏纤芮突然非常信任席祁玥,这种信任,就算是苏纤芮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?    “砰。”    “祁少,快点走。”    杀手越来越多,保镖抵挡不住,一个个保镖倒下之后,只剩下两个保镖保护着席祁玥。    “该死的,别让我查出是谁。”席祁玥抓住苏纤芮的手,拨开前面的人群,朝着前面狂奔。    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个人就要接近出口的时候,出口那边竟然出现了两个带着面具,手拿重型武器的男人。    他们的样子看起来,就像是恐怖分子一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