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言,苏纤芮甩开席祁玥的手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。    看着苏纤芮的背影,席祁玥的一双寒眸,闪烁着些许阴暗的光芒,原本恣肆诡谲的脸,更是令人有些可怕。    “祁少。”司徒霖看着席祁玥露出这种表情,忍不住叫着席祁玥的名字。    席祁玥回过神,淡漠的看了司徒霖一眼,声音沉冷道:“走吧。”    “嗯。”司徒霖叹了一口气,轻轻的点头,最终还是忍不住道:“你不要逼的太紧了,你也知道,祁亚的死,一直都是苏纤芮的心病,她还没有完全原谅你,你要学着去体贴她。”    “我还不够体贴她吗?她的心里,一直惦记着那个死人,难不成,我还比不上那个死人。”    席祁玥目露凶狠的对着司徒霖怒吼道。    司徒霖看着席祁玥那么恐怖的样子,忍不住缩了缩脖子,干巴巴道:“你不要激动,你看看你,你就是动不动就会露出这么恐怖的表情,你这个样子,怎么让苏纤芮爱上你?你就不怕她再度离开吗?”    “她敢,她要是敢离开我,我打断她的腿。”席祁玥阴冷的笑了笑,眼底带着偏执和疯狂。    司徒霖看着席祁玥这幅样子,顿时满头大汗道:“你冷静下来,你这个样子,只会将你们两个人的关系弄得很僵硬,真是不明白,你弟弟虽然很冷,也没有你这么冲动啊?难道这就是不同爸生的原因吗?”    “给我闭嘴,你想要找死吗?”席祁玥闻言,危险的眯起寒眸,冷冷的呵斥道。    司徒霖委屈的不行,只能瑟缩着脖子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安尔,你没事吧。”苏纤芮坐在床边,握住安尔的手,看着安尔手臂上的纱布,紧张的询问道。    “没事。”安尔甜美的脸上带着些许浅浅的微笑,她朝着苏纤芮摇头道。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傻,竟然冲过来保护我。”苏纤芮愧疚的看着安尔手臂上的纱布道。    “我们是好朋友啊。”安尔露出微笑,一本正经道:“我们是好朋友,看到你有危险,我怎么可能不帮你。”    苏纤芮被安尔的话感动了,她的眼睑带着湿意,仿佛很快就会流出眼泪一样。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席祁玥冷着一张俊脸走进病房,看了安尔一眼,淡淡的询问道。    “祁少也过来了。”安尔看到席祁玥之后,似乎有些激动,想要从床上起身。    苏纤芮按住安尔的身体,让安尔不要乱动。    “这一次,谢谢你。”席祁玥很少给人道谢的,但是这一次,他的却是很想要谢谢安尔,如果不是安尔的话,受伤的人,就是苏纤芮了。    安尔微微的扯了扯唇,看着席祁玥,摇头道:“祁少不用感谢我,纤芮是我的好朋友,我救她,是应该的。”    “听说黄导要拍一个mv,还没有选女主,我和他说一下,这一次的mv让你出马。”席祁玥双手交叠,姿态异常优雅的朝着安尔说道。    “真的……吗?”安尔漂亮的脸上带着一抹兴奋道。    黄导耶,在业界是一线的大导演,他也是偶尔才会拍摄mv,虽然是mv,但是,由他导演的,肯定会得到广泛的关注。    安尔一直都是群众演员,不被大家认可,现在有这种机会,安尔自然是不想要错过。    “你觉得我会骗你吗?算是你救了纤芮的补偿。”席祁玥淡淡的颔首,起身来到苏纤芮的身边,伸出手,搂着苏纤芮的腰身,蹙眉的扫了苏纤芮脸上的血痕,回头对着安尔说道:“抱歉,纤芮好像是有些累了,我先带她回去休息。”    “你好好休息。”席祁玥说着,又补充了一句道。    安尔看着席祁玥俊美的脸,拳头不由得悄然的握紧,她目送着席祁玥离开之后,双颊泛着淡淡的胭脂红。    她是不是和席祁玥,又更近一步了?    安尔的眸子,闪过些许的光芒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管家,给纤芮端一碗燕窝过来。”席祁玥带着苏纤芮回到别墅,席祁玥便对着管家这个样子命令。    苏纤芮皱了皱眉,轻轻的推开席祁玥的手,朝着席祁玥淡漠道:“不用了,我现在不饿。”    “不饿也要吃。”席祁玥看着苏纤芮,拉着苏纤芮朝着餐厅走去。    苏纤芮其实很讨厌席祁玥这么强硬的态度,她不想要做自己不想要做的事情,偏偏席祁玥是一个非常强势的男人。    “哇哇哇。”苏纤芮刚坐在餐桌上,楼上便传来了宝宝撕心裂肺的哭泣声,紧接着,便听到了一声咚咚下楼的声音:“漂亮姐姐,大哥,小宝宝又哭了,小糯米不会哄宝宝。”    小糯米抱着怀中一直哭泣的宝宝,来到了席祁玥和苏纤芮的面前,漂亮的脸蛋紧张兮兮道。    苏纤芮看了小糯米一眼,便将哭的满脸通红的宝宝抱了过来。    宝宝大概是察觉到自己已经回到了妈妈的怀抱,才停止了哭泣。    他睁着一双和席祁玥一样的眼眸,可怜兮兮的看着苏纤芮。    每次看着宝宝,苏纤芮总是不自觉的心软,就算是心中对席祁玥有多大的怨恨,在看到宝宝的一瞬间,也已经消失不见了。    苏纤芮的手指,轻轻的摸着宝宝柔嫩的脸颊,解开衣服,给宝宝喂奶。    席祁玥一直让人给苏纤芮吃一些催奶的东西,苏纤芮再度有了奶水,宝宝一直都是苏纤芮喂养的。    席祁玥撑着下巴,眼眸深邃的看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