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拳头,渐渐的握紧,狰狞的青筋爬满了席祁玥整个手背。    夜半时分,苏纤芮的黑发披散在床上,她的身体被人用力猛烈的撞击着。    她痛苦不堪的发出一声尖叫,抓着身下的床单。    从两人和好开始,席祁玥就没有这么粗暴的对待过苏纤芮,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,席祁玥像是要弄死苏纤芮一样,动作大的惊人。    “慢……慢一点,席祁玥……我难受。”    苏纤芮的声音嘶哑的抓着席祁玥的手臂,哑着嗓子,断断续续道。    席祁玥猩红这眼眸,面色冷凝的扣住苏纤芮的腰肢,动作越发勇猛,他没有将苏纤芮的恳求放在心上,依旧我姓吴素。    这场拉锯战不知道进行了多久,直到席祁玥发泄完之后,苏纤芮才算是彻底的解放。    “苏纤芮,说你爱我。”席祁玥伸出手,捏住了苏纤芮被汗水打湿的下颚,声音粗嘎而低迷道。    苏纤芮勉强的撑着眼皮,看着压着自己的席祁玥,淡漠的撇开头。    “说啊,听到没有,说你爱我。”见苏纤芮不回答自己,席祁玥的目光顿时充斥着一股的凶狠,脸色隐含的对着苏纤芮发出一声怒吼。    苏纤芮被席祁玥这个样子对待,苦不堪言,面上浮起一层淡淡的不悦和厌弃道:“席祁玥,逆风了?”    “说你爱我,苏纤芮,告诉我,你是爱我的,对不对?”席祁玥掐住苏纤芮的下巴,动作异常用力,女人白嫩的肌肤下,留下一个淡淡的指痕。    苏纤芮始终都没有回答席祁玥的话,那双眼眸,带着些许嘲弄的看着席祁玥。    席祁玥像是被什么刺激了一样,双眼赤红的看着宿迁退,他的目光过于渗人,苏纤芮还以为席祁玥一定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,但是,席祁玥没有,他眼眸深沉的盯着苏纤芮看了许久之后,才从苏纤芮的身上起来,捡起地上的衣服快速的穿上之后,便摔门离开。    巨大的声响划过苏纤芮的耳膜,苏纤芮的后背一阵僵硬。    她扯了扯唇角,看着自己身上那些斑驳的痕迹,笑了笑,艰难的从床上起身,朝着浴室走去。    席祁玥,我们之间,没有爱,只有恨。    我活着,就是为了让你痛苦的,因为这是你欠祁亚的,必须要还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纤芮,你和祁少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安尔是苏纤芮在工作认识的朋友,两个人因为性格和兴趣方面很类似,所以很快便成为好朋友了。    苏纤芮是席祁玥的女朋友这件事情,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,大家对苏纤芮也是毕恭毕敬的。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苏纤芮拿着笔记,看了安尔一眼道。    她的剧本被投资商看中了,她也被应邀参与拍摄的适宜,所以苏纤芮现在可以说是在剧组工作。    “因为……我昨晚看到祁少搂着名模酥酥,你没有看到,那个酥酥一脸骄傲的样子,真的气死我了。”安尔气鼓鼓的看着苏纤芮表情异常气恼道。    “安尔,你快要拍戏了,还不去化妆室?”苏纤芮闻言,手指微微顿了顿,面上却没有别的多余的表情。    “纤芮,你不生气吗?”安尔漂亮的眸子微微闪了闪,迅速敛收情绪之后,朝着苏纤芮抱不平道。    “为什么要生气?”苏纤芮合上自己的笔记本,看着安尔道。    安尔看着苏纤芮这个样子,脸上闪过一抹淡淡的光芒,她笑了笑,没说什么,只是去了化妆室。    拍戏的时候,前半部分还是非常平稳,也没有出什么意外,算是比较顺利的。    但是,在后期的时候,上面的吊灯不知道是不是没有事先检查清楚,竟然整个吊灯松动,迎头而去。    而苏纤芮当时正坐在下面看舞台上的安尔他们表演,完全没有察觉到,等到察觉到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。    “苏小姐。”    “纤芮。”    四周的工作人员纷纷避开,却只能够看到苏纤芮一个人傻傻的坐在椅子上,就在那些灯就要砸到苏纤芮的身上的时候,安尔冲了过来,一把抱住了苏纤芮的身体,替苏纤芮挡下一切。    “嘎吱。”    “安尔。”苏纤芮听到安尔的手臂传来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,她吓出了一身冷汗,着急的叫着安尔的名字。    安尔的脸色白的异常吓人。    她的唇色,更是泛白了一片。    不仅是这个样子,就连脸上都弥漫着一层水雾,看起来凄楚可怜。    “纤芮……你……没事吧?”安尔自己受伤,却还是记挂着苏纤芮有没有事情。    苏纤芮的眼睛红了一圈,她扶着安尔,重重咬唇,朝着安尔摇头:“你这个傻瓜,我有什么事情?现在有事情的人是你啊。”    安尔微微的舔了舔唇,傻笑了一声,整个人便昏死了过去。    看着昏死过去的安尔,苏纤芮立刻慌张的让人将安尔送到医院去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你说什么?纤芮在片场受伤了?”席祁玥刚结束了一个远程会议,就接到医院的电话,说苏纤芮受伤送进了医院。    “席总,你要去哪里?”席祁玥关掉电话之后,拿起桌上的钥匙便要离开,正好秘书抱着等下要开会的文件走进来,见席祁玥满脸阴沉拿着车钥匙好像是要出门的样子,秘书忍不住开口询问道。    “将我后面的行程都取消。”席祁玥冷淡的看了秘书一眼,转身便要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