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念泠在苏纤芮回到京城就知道了,苏纤芮有一个未婚夫。知道苏纤芮有一个未婚夫,顾念泠心中虽然有些失落,他原本是想要利用这半年时间,让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个人各自的冷静成长,希望席祁玥可以打动苏纤芮,两个人可以在一起的。但是,苏纤芮或许是真的爱的有些累了吧,已经开始放弃席祁玥了,祁亚的背景顾念泠也调查了一下,这个男人,真的很适合已经千疮百孔的苏纤芮。“让他进来吧。”顾念泠沉吟了许久之后,朝着保安命令道。“大哥,那个祁亚,是谁?”小糯米不明所以的看着顾念泠道。“管家,带小姐上楼去做功课。”顾念泠只是笑了笑,没有回答小糯米的话。小糯米扁着嘴巴,乖乖的上楼去做功课。祁亚被佣人带进来的时候,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顾念泠。看到顾念泠,祁亚依旧镇定自若道:“顾少。”“祁先生有什么事情找我大哥吗?”顾念泠起身,示意祁亚坐下。祁亚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淡淡道:“我的未婚妻不见了。”苏纤芮不见了?顾念泠的表情微微一变,那双祖母绿的眼眸,泛着些许光芒的看着祁亚。“纤芮不见了?所以你为什么过来席家找席祁玥?”“我问了邻居,他们说,将纤芮带走的人,就是席祁玥,我不找席祁玥,找谁?”祁亚的拳头握紧。男人一向都冷静自持,在加上个性异常温和,让人觉得祁亚是一个没有什么脾气的人。但是,只要熟悉祁亚的人都知道,他并不是一个没有任何脾气的男人。“你的意思是,我大哥将苏纤芮带走了。”顾念泠不动声色的看了祁亚一眼,寡淡道。“难道不是?”祁亚反问道。“这件事情,我会让人调查清楚的,如果真是我大哥将纤芮带走,我会将纤芮送回去的。”“那么,麻烦顾少了。”有顾念泠的保证,祁亚不由得放心不少。他知道苏纤芮以前和席祁玥的纠葛,祁亚是真的担心席祁玥会对苏纤芮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。“祁亚,你爱苏纤芮吗?”祁亚便要离开的时候,顾念泠双手交叠的紧握,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祁亚,顾念泠淡淡的询问道。爱吗?自然是很爱很爱。“爱。”祁亚毫不犹豫的回答。“你知道苏纤芮以前的过往,还会爱吗?”顾念泠很喜欢苏纤芮,大概是女人身上总有一种和慕清泠相似的气息,让顾念泠对苏纤芮伸出援手,这种喜欢,无关爱情。“我知道,纤芮以前遭受了什么,但是,我从来不介意。”祁亚微微颔首,看着顾念泠。“爱一个人,不会介意她的过往,我爱的是苏纤芮这个人,不是别的,我只想要和纤芮在一起,我想要给纤芮和我自己一个家,就这么简单。”祁亚的言辞,没有多么的华丽,他说的很平凡。他要的,只是一个家罢了,苏纤芮要的,也只是一个家。顾念泠似乎听懂了祁亚说的话一样,他垂下眼眸,朝着祁亚说道:“我知道了,我会帮你找到纤芮的。”“谢谢。”祁亚离开了,顾念泠却陷入了沉思。他在想,究竟什么样的,才算是爱情?是父亲对母亲那种毁天灭地的感情?还是席慕深对母亲那种偏执不顾一切的感情?不管是哪一种,都能够触动人的心肺。莫名的,顾念泠也想要有一个人爱自己。母亲说过,爱这种东西,会让人上瘾,却也让人心痛。当你爱上的时候,在体会甜蜜的同时,也是一种毒药,上瘾的毒药,痛彻心扉的毒药。……“席祁玥,放了我。”苏纤芮醒来的时候,自己就在熟悉的别墅里。,这个别墅,是当初席祁玥包养她时候的那个别墅。她有很久没有过来这个地方了,这里的摆设,恍如昨天一般。每一个地方都让苏纤芮异常熟悉。她抬起头,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席祁玥,深呼吸一口气之后,对着席祁玥冷淡道。席祁玥坐在床上,出神的看着苏纤芮精致的五官,女人的眉眼间,已经没有了过去的怯懦和小心翼翼的,现在的苏纤芮,仿佛浴火重生一般,这个样子的苏纤芮,让席祁玥越发的迷恋。如果一开始就知道,就不会伤害了,对不对?“饿了吗?”席祁玥安静的看着苏纤芮,自言自语道。“我说,放我……”“我们以后就在这里生活好不好?就我们两个人。”苏纤芮拧眉,看着偏执冷峻的席祁玥,张口刚说了两个字,就被席祁玥自顾自的打断了。席祁玥似乎根本就不想要听到苏纤芮说任何想要离开自己的话。他伸出手,婆娑着苏纤芮的脸颊,原本俊美的五官,在此刻,看起来异常的明媚甚至是纯粹。“我会对你好的,苏纤芮,我们重新开始,好不好?”席祁玥的话,让苏纤芮的心情有些沉重。要是以前,苏纤芮会毫不犹豫的答应,她就是这么一个人,哪怕飞蛾扑火,哪怕浑身伤痕,却还是会不顾一切的走下去。可是,心碎了?还可以拼凑吗?“席祁玥,我不爱你了,我现在只想要和祁亚在一起。”苏纤芮叹了一口气,想要用委婉的语气,和席祁玥说话。可是,席祁玥却像是疯了一般,对着苏纤芮发出一声怒吼道。“苏纤芮,你撒谎,你只是在报复我罢了,你明明爱的人就是我,怎么可能会是祁亚?乖,不要在惹怒我了,要不然,我会控制不住想要伤害你。”“席祁玥,你给我清醒一点,我说了,我现在只爱祁亚一个人,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,我会和祁亚结婚,我会和祁亚生孩子……”“休想,苏纤芮,我告诉你,休想,如果你想要看到祁亚死在你的面前,你就试试看惹怒我。”“你敢。”苏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