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清泠看着席慕深俊美的侧脸,不由得笑了起来,笑得异常幸福。“席慕深,记住,不要悲伤,我很幸福,真的非常幸福。”“好,我不悲伤,一点都不。”“慕清泠,我有没有说过,你很美。”“没有。”“那你现在要听清楚了,你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。”“好。”“席先生也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。”“慕清泠,我们要一起,不管到哪里,都一起的,你还记得这个承诺吗?”“嗯,我记得,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的。”“是,一辈子,一直都在一起。”女人的手,慢慢的垂落下来,夕阳的余晖,落在了慕清泠瓷白而带着细纹的脸上,如同大理石一般,那么的光彩夺目。女人的呼吸,渐渐的停止了,心跳也停止了跳动,她的表情,却非常安详,就连唇角,都挂着浅浅的微笑。她没有痛苦,有的只是安详。席慕深原本行走的脚步,不由得停了下来,他回头,看着靠在自己背上睡着的慕清泠,不由得轻笑道:“真像个小孩子。”他背着慕清泠回到了海景房,将慕清泠放在了床上,然后给慕清泠换上了他们之前结婚的婚纱穿在慕清泠的身上,还给慕清泠的唇瓣上,上了一点唇彩,看起来更加美艳。弄好一切之后,席慕深换上西装,成熟俊美的脸上,满是醉人的温柔。他低下头,吻着慕清泠的唇瓣,然后躺在慕清泠的身边,伸出手臂,将慕清泠紧紧的抱在一起,两人的手,交握在一起,安静而美好。“慕清泠,这一次,真的没有人可以分开我们了。”他们很幸福的走完了自己的一生,而孩子的一生,正在拉开序幕。……司徒傲和席祁玥他们来到海景房的时候,就看到了十指紧扣拥抱在一起的慕清泠和席慕深,两人的脸上都是无尽的安详和幸福。司徒傲来到慕清泠的面前,检查了一下,又检查了一下席慕深的身体,回头对着面色平静的顾念泠和席祁玥说道:“清泠是自然停止呼吸的,没有痛苦,反而很轻松,慕深是随着清泠走的,这种现象……我也是第一次遇到。”“他们幸福就好。”席祁玥捏紧拳头,声音带着阴暗道。“嗯,这种现象十分罕见,我也是第一次遇到,没有想到,席慕深竟然爱的这么深沉。”司徒傲的面上也没有什么悲伤,因为他很清楚,这是席慕深的选择。慕清泠停止呼吸之后,席慕深也停止呼吸,他没有自杀,他只是追随着慕清泠的脚步离开。这个结果,对于慕清泠和席慕深来说,都是最好的,他们现在,是最幸福的。“我知道,他们会很幸福就可以了。”顾念泠看着慕清泠的脸,轻声道。爸,妈妈走了,你也跟着妈妈走了,对不对?你们三个人,最终会在天堂相遇吧,那个时候,你们就会一直在一起吧?三天后,京城的各大报纸,都报道了席慕深和慕清泠两个人双双过世的消息,大家虽然有些惋惜,却也为席慕深和慕清泠两个人的感情所震撼。慕清泠和席慕深两个人的葬礼之后,田雅将顾夜爵的骨灰,和慕清泠他们葬在一起。他们三个人的羁绊,终究会一直延续下去。苏纤芮知道这个消息之后,情绪一度变得非常低落,好在祁亚一直陪着苏纤芮,苏纤芮的情绪才更好一点。苏纤芮没有很快离开京城,而是和祁亚在京城呆了几天。祁亚也想要在京城开办分公司,这几天,一直忙这些事情。苏纤芮因为慕清泠的事情,情绪受到很大的冲击,她正坐在房间看着电视发呆的时候,就听到了门铃声。苏纤芮起身开门,就看到了席祁玥。“祁少有事找我吗?”席祁玥这些天,一直忙着处理慕清泠和席慕深两个人的事情,也没有在打扰苏纤芮,现在看到席祁玥出现,苏纤芮忍不住问道。“纤芮,我的爸爸妈妈走了。”席祁玥看着苏纤芮,张口嘶哑道。男人此刻,像个悲伤无助的孩童一般,看着苏纤芮,自言自语道。苏纤芮的心猛地一颤,她看着席祁玥,抿唇道:“我知道,夫人她,很开心。”上天已经很优待慕清泠了,让慕清泠和席慕深相守了一辈子,所以,没有任何遗憾了。“是啊,他们很开心,我也没有很难过,我想要看到他们,很想要。”席祁玥露出脆弱如同孩童一般的表情,对着苏纤芮喃喃自语道。听到席祁玥的话,苏纤芮的脸上带着些许淡淡的悲伤。她知道,席祁玥对席慕深和慕清泠的感情很深,可是,她什么都帮不上。“祁少,你不应该这个样子,人不能够一味的沉浸在悲伤,而且,夫人和老爷离开,并不悲伤,他们两个都很开心,所以,我们也不要难过,这是他们的爱情。”“纤芮,你还恨我吗?”席祁玥目光灼灼的看着苏纤芮,似乎有些贪婪的看着苏纤芮的五官。这半年来,他一直在学习,没有在和以前一样,经常去夜场找女人,他斩断了以前的那些女人所有的过往,现在的他,只想要和苏纤芮在一起。可是,半年之后,再度看到苏纤芮,苏纤芮也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苏纤芮了。她的身边,多了一个男人,而这个男人,是苏纤芮的未婚夫,会给苏纤芮幸福的男人。苏纤芮轻咬唇瓣,看了席祁玥一眼,淡漠的摇头道:“不,我从未……恨过你,哪怕孩子没有的那个时候,我对你的恨,仅仅只是一瞬间。”“那……我们……还可以……重新来过吗?我可以改,好不好?”席祁玥有些紧张的看着苏纤芮,声音低哑道。“对不起。”苏纤芮的表情,非常遗憾的看着席祁玥。席祁玥怔讼的看着苏纤芮,脸上带着张狂和嗜血。“你爱祁亚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