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定可以的,泠泠一定可以恢复健康。    一连好几天,席慕深都会在半夜给慕清泠喝药,慕清泠的精神渐渐的好了很多。    小糯米只是慕清泠身体不舒服,也不敢打扰慕清泠,每天都很乖的去上课。    今天刚好是周末,小糯米特意过来陪慕清泠,见慕清泠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。    小糯米开心道:“妈咪,你的身体好了吗?”    “嗯,妈妈感觉好多了。”慕清泠也好几天没有看到小糯米了,她蹲下身体,摸着小糯米的脑袋道。    小糯米在慕清泠的胸口,用力的蹭了蹭,稚气道?:“妈咪还是和以前一样这么漂亮。”    “嘴巴真甜。”慕清泠笑了起来,刚想要抱起小糯米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浑身无力。    她有些悲伤的看着自己的双手,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,席慕深已经端着一碗中药走过来。    “老婆,来将这些喝掉。”    席慕深吹了吹药,递到慕清泠的嘴边道。    中药的味道很苦,喝完之后,慕清泠整张脸都皱巴巴的。    “吃这个。”见慕清泠难受的样子,席慕深立刻将一颗梅子递到慕清泠的嘴边。    慕清泠吃了几口之后,感觉精神更好了一点。    “爸爸,小糯米也要。”小糯米见慕清泠吃那么好吃的梅子,忍不住舔着嘴巴道。    “小糯米乖,这些是给妈妈准备的,你想要吃,爸爸给你别的。”    “不就是几个梅子吗?”慕清泠有些无奈的看着席慕深说道。    “这些梅子不一样。”席慕深摇头,让管家将小糯米带下去吃别的东西。    “这些梅子,小糯米不可以吃吗?”慕清泠靠在席慕深的怀里,轻声道。    “嗯,这些是特别为你制作的,我帮你做的,好不好吃。”    “嗯,好吃,就是……总觉得好像是有些腥?好像是血的味道。”    慕清泠拧眉,迷茫的看着席慕深道。    “瞎说什么,我用了药草去浸泡的,这些药草都是很珍贵的药材,吃了对你的身体有好处的,今天想不想出去散步?你肯定憋坏了吧?”    席慕深爱怜的摸着慕清泠眼角的细纹道。    “好,要带着小糯米吗?”    慕清泠也觉得自己好几天没有出去逛逛了,今天的天气也不错,慕清泠也有一种跃跃欲试想要出去散心的冲动。    毕竟,这几天,因为慕清泠的身体不是很好的关系,都没有出门。    “不,就我们两个人,我不想要孩子们打扰我们。”    席慕深弯腰,抱起慕清泠的身体道。    “席慕深,你的白头发,好像多了。”    慕清泠靠在席慕深的怀里,看到席慕深的白头发之后,忍不住怔讼道。    “是不是,很难看了。”席慕深幽幽的看着慕清泠道。    “不,我的席先生依旧和年轻时候一样,那么让我迷恋。”    慕清泠摇头,圈住席慕深的脖子道。    “你也是,和年轻时候一样,那么的漂亮,依旧那么的有吸引力。”    席慕深爱怜的吻着慕清泠的脖子,低声的呢喃道。    慕清泠感受着男人温热的气息,眼睑的位置,渐渐的滑落些许的泪水。    但是很快,便消失了。    她不想要席慕深难过,也不想到自己落泪的样子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哥哥,妈妈和爸爸出去玩了,小糯米被抛弃了。”小糯米抱住席祁玥的脖子,委屈道。    “小糯米乖,你想要去哪里,哥哥带你去。”席祁玥看着小糯米稚嫩的脸蛋,忍不住笑道。    “小糯米想要妈妈可以好起来。”小糯米看着席祁玥,一本正经道。    闻言,席祁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    小糯米看着席祁玥这个样子,忍不住问道:“大哥,是不是……妈妈病的很严重。”    “不,会好的。”    席祁玥坚定的看着小糯米稚嫩漂亮的脸蛋,声音沉沉道。    小糯米怔讼的看着席祁玥的脸,眼睛微微眨了眨。    “小糯米,她会好起来的。”    “嗯,我相信,妈妈会好起来的。”小糯米抱着席祁玥的脖子,用脸蛋蹭了蹭席祁玥的脖子说道。    席祁玥摸着怀中女孩的头,看向窗外的时候,眼底浮起一层悲伤。    妈,你一定会没事的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这里倒是没有什么变化,还是和以前一样。”    席慕深带着慕清泠去了以前的大学,慕清泠看着熟悉的大学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    “是啊,和以前一样,只是,我们不一样了。”    席慕深牵着慕清泠的手,走在学校的主干道上。    偶尔有路过的学生,看着席慕深和慕清泠两个人,都忍不住会侧目。    慕清泠因为最近身体不好的关系,皮肤变得很暗淡,也没有以前那么的好看,而席慕深,虽然头上有白头发,五官却还是那么的英俊,那些女人会看着席慕深,一点都不奇怪。    慕清泠状似吃醋一般道:“席慕深,你这张脸,真是喜欢招惹桃花。”    “我不喜欢。”席慕深蹙眉,冷冷的看了看不远处朝着他拍照的几个女学生,那几个女学生似乎也没有想到,席慕深会突然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,手一阵瑟缩,讪笑一声,离开了。    见席慕深身上那股异常冰冷阴冷的气息,仿佛回到了年轻时候的那个样子。    慕清泠出神的看着席慕深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