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念泠回头,那双绿眸隐隐带着骇人的寒气,对着席祁玥冷嘲道:“你的女人?席祁玥,你什么时候将她当人看了,你让自己的保镖强奸他,你自己也对她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,如果你不是我的哥哥,我一定会揍你,还有,苏纤芮这个傻女人,就是因为太喜欢你了,才会无怨无悔,不管被你怎么惨无人道的对待,都还是小心翼翼的喜欢着你,席祁玥,你要是还不改掉你这种目中无人的性格,你就等着孤独终老吧。”    “世界上,再也找不到一个女人,像苏纤芮这种全身心的爱着你的女人,卑微的想要得到你一点点侧目的女人了。”    丢下这句话,顾念泠抱着苏纤芮,离开了这里。    席祁玥像是被顾念泠的话刺激到了一样,男人自从顾念泠带着苏纤芮离开之后,像是被冰雪给封住了行动一样。    他怔怔的看着地上那些鲜血,整个身体都僵硬了。    苏纤芮……    那双漂亮的眼睛,在他面前露出绝望的样子,被他扔给保镖时候,那种痛苦的眼神,她当时是想要死吧,可是,她要照顾自己的妹妹,所以没有死,一直屈辱的活着,被她三番两次的对待,却还是想要靠近他。    妈?这个就是爱情吗?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啪。”慕清泠知道苏纤芮流产,还是席祁玥的关系之后,怒不遏制,在席祁玥过来之后,慕清泠想都没想,一巴掌扇到了席祁玥的脸上。    席祁玥沉默不语的承受着慕清泠的怒火,声音低哑道:“妈,你身体不好,不要生气。”    “不要生气?泠泠,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,你怎么可以对纤芮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?她这么小心翼翼的保护这个孩子,就被你弄没了?你知道纤芮有多么渴望生下这个孩子吗?被你那样对待之后,却还是卑微的爱着你,泠泠,你真的……”    “慕清泠,我说过,不许你为了孩子的事情操心。”    席慕深见慕清泠说的气喘,担心慕清泠的身体,他立刻上前,搂住慕清泠,眼神冰冷的看着慕清泠道。    慕清泠靠在席慕深的怀里,疲倦道:“泠泠这个孩子,太让我失望了。”    “对不起,妈,我以后……再也不敢了。”席祁玥听到慕清泠字里行间都是对自己的失望,他有些紧张的看着慕清泠,担心因为自己的行为,会伤害到慕清泠的身体。    慕清泠撇开头,像是不愿意看到席祁玥的样子。    看着慕清泠这个样子,席祁玥那张俊美的脸上,带着些许暗沉,拳头不由得握紧。    “孩子是没有了,病人情绪可能会有些激动,你们好好陪着她吧。”司徒霖从手术室出来之后,朝着席慕深他们说道。    慕清泠的眼眶带着些许的泪水,似乎很难过的样子。    “纤芮一定很难过。”    慕清泠靠在席慕深的怀里,忍不住哭了起来。    席慕深紧紧的抱住慕清泠的身体,亲吻着慕清泠的发顶道:“发生的事情,我们没有办法改变,好了,不要在难过了。”    慕清泠咬唇,看了席慕深一眼,苦笑道:“我们去陪着纤芮吧,这个孩子,让我心疼。”    慕清泠和席慕深往苏纤芮的病房走去,而席祁玥也跟在后面。    顾念泠的身上,还有苏纤芮刚才的鲜血,沾染了顾念泠的衣服,可是,顾念泠却没有理会。    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之后,抬起下巴,冷眼看了面色同样难看的席祁玥冷冷道:“席祁玥,你的孩子被自己亲手杀掉的感觉怎么样?”    “滚。”席祁玥目光阴霾的看着顾念泠,怒吼道。    “失去苏纤芮,你再也找不到另一个,会全身心带着你的傻女人?你除了有这些财富之外?还有什么?席祁玥,没有了这些,你以为你以前的那些情妇,有哪个会对你是真心的?哦?对了,还有一个乔乔,和苏纤芮是一样的傻女人,当初被你逼着打胎,现在还在你身边当情妇,你也是时候想清楚,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了。”    顾念泠冷漠的看了席祁玥一眼,离开了医院。    席祁玥的脸色,弥漫着一片的阴暗。    他看着窗外,双手用力的握紧成拳。    他想要什么?他其实就是嫉妒罢了。    他嫉妒自己的父母,他对母亲有一种变态的依赖,可是……这种不是……爱情啊?    他只是不想要自己的母亲被人抢走吧了?    苏纤芮……让他知道,喜欢的感觉究竟是什么样子的……    可是,他伤害了苏纤芮。    更杀了自己的孩子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祁少,你……很久没有过来找我了。”乔乔在知道席慕深要过来的时候,开心的不得了。    她在梳妆镜面前,打理好自己,走下楼,就看到了神情异常冷漠可怕的席祁玥。    这个样子的席祁玥,乔乔以前从未见过。    她用力的捏住拳头,小心翼翼的来到席祁玥的身边,伸出手,想要解开席祁玥的领带,却被席祁玥一把按在沙发上。    “祁少……你想要了吗?我现在马上去卸妆。”乔乔被席祁玥压在身下,以为席祁玥是想要她的身体了,立刻激动道。    席祁玥已经有好几个月没过来找她了,乔乔也不敢问席祁玥,毕竟,席祁玥最讨厌的就是多事的女人。    她不敢打听席祁玥是不是因为有别的女人,毕竟,席祁玥的身边,从来就没有断过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