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清泠看着绷紧身体,没有回应自己的席祁玥,她举步,朝着席祁玥走过去。    席祁玥眼眸异常深沉的回头,对着慕清泠怒吼道:“我不会喜欢苏纤芮那种贱女……”    “泠泠,不要这个样子侮辱一个人,你应该知道,苏纤芮的家庭背景,从小为了妹妹生活,后面被自己的妹妹这个样子伤害,差一点自杀,还是念泠救了她,承认自己喜欢一个女人就这么难吗?纤芮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女孩,如果你真的不喜欢她,我会让人送她离开,但是,我绝对不会允许你伤害她,她值得更好道男人守护。”    慕清泠走到席祁玥的面前,漆黑的眼眸,逼视着席祁玥说道。    “泠泠,妈妈只是想要你自己好好想清楚,你真的不爱苏纤芮吗?如果不爱,就不要伤害她,你已经伤害她够多了。”    慕清泠说完,便离开了。    席祁玥的双手,握紧成拳。    他目送着慕清泠离开的背影,原本俊美的脸上,弥漫着一层任谁也看不真切的情绪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今天和泠泠说什么了?”    席慕深拿着干净的毛巾,给慕清泠擦拭头发,见慕清泠神情倦怠的样子,席慕深有些无奈的问道。    “席慕深,你感觉纤芮和泠泠在一起如何?”    慕清泠靠在席慕深的身上,伸出手,摸着席慕深的脸问道。    席慕深抓住慕清泠的手,亲吻道:“你想要撮合泠泠和苏纤芮。”    “泠泠喜欢上了苏纤芮,但是,他的自尊和骄傲不允许,而且,我也有些担心纤芮那边,你也知道,之前泠泠对纤芮做了多少过分的事情,他们两个人的感情,肯定不会顺利。”    “我说了,孩子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,到时间要睡觉了。”    席慕深虎着脸,看着慕清泠漂亮的脸说道。    慕清泠眨巴了一下眼睛,看着头顶英俊的席慕深道:“席慕深……那个时候,我也是感觉你不爱我的。”    席慕深手,微微一顿,看着慕清泠,用力的搂紧慕清泠的身体。    “是,我是一个懦夫,如果不是我在处理感情方面优柔寡断的话,就不会伤害你了。”    想到这些,席慕深到现在都非常愧疚。    林琳的事情,林晓晓的事情,这些事情,都是席慕深对慕清泠最愧疚的事情。    他对慕清泠的感情,远远比不过顾夜爵,真的比不上。,    “可是,我还是爱你啊。”慕清泠苦涩的看着席慕深说道。    “爱了就是爱了。”人的感情就是这么奇怪的,就算是知道会受伤,却还是义无反顾,这个就是慕清泠。、    “泠泠,以前的我,是混蛋,现在的我,只想要爱你,全身心的爱着你一个人,好不好。”    “那你要对我好,要不然,我不会原谅你。”慕清泠扯着席慕深的脸,对着席慕深一本正经道。    “傻女人,除了你,我谁都不要了。”    “年轻女孩也不要了?”慕清泠挑眉,对着席慕深笑道。    “不要,我谁也不要,我只想要你一个人。”席慕深亲吻着慕清泠的眼帘,将头埋进慕清泠怀里。    “我不想要输给顾夜爵。”    顾夜爵现在在慕清泠的心中,有着一个非常特殊的位置,多少次想起来,席慕深的心里其实有些不爽,可是,他还是感激顾夜爵的,如果不是顾夜爵的话,慕清泠就死了。    “泠泠,我们要一直在一起,永远都不分开,知道吗?”    席慕深突然有些害怕,他担心,自己突然醒来,就看到一具没有呼吸的尸体了。    一想到这个可能,席慕深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。    “好,一起……一辈子。”慕清泠慢慢闭上眼睛,疲惫的睡着了。    女人均匀的呼吸划过席慕深的脸颊之后,席慕深的手,带着些许颤抖的婆娑着慕清泠的脸。    他近乎迷恋的低头,吻着慕清泠的脸颊,低声呢喃道:“泠泠,我爱你,很爱你,真的爱你……”    窗外的风,安静的吹了过来,撩动着浅浅的窗纱。    卧室内的席慕深和慕清泠,却格外温暖的互相拥抱在一起,唯美的令人心动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辞职了?”顾念泠在三天后,接到了苏纤芮的辞职信,苏纤芮没有过来公司,而是将辞职信送到了顾念泠的邮箱,顾念泠看到的时候,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。    他还特意找了自己的秘书询问情况,秘书点头,以为顾念泠早就知道。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顾念泠轻轻的敲击着桌面,眼眸带着些许冷凝道。    秘书离开之后,顾念泠皱眉的看着辞职信,拿起桌上的钥匙,起身离开了公司。    顾念泠直接开车来到了苏纤芮的住处,却在苏纤芮的住处,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。    席祁玥?    席祁玥坐在苏纤芮的房门口,身上的西装皱巴巴的,那张原本就俊美的脸,此刻也显得异常凌乱,走进的时候,还可以闻到一股异常浓烈的酒气。    顾念泠目光沉沉的看着席祁玥,眼神闪烁了些许让人抓不到的光芒。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    “你又为什么在这里?”席祁玥起身,面色阴郁道。    他在这里原本是想要找苏纤芮的,但是,拍了很久的门,都没有人过来开门,席祁玥索性就坐在这里等苏纤芮出门,没有想到,苏纤芮没有等到,却等到了顾念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