觉得席祁玥对苏纤芮实在是太过火了,人家一个好好的姑娘,被席祁玥这个样子对待,而慕清泠也看的很清楚,苏纤芮好像是一点都没有怨恨席祁玥,心中反而对席祁玥还是喜欢。    “我没有恨祁少,一切都是我不好。”苏纤芮垂下眼睑,对着慕清泠露出异常苦涩的微笑道。    慕清泠看着苏纤芮脸上泛着苦涩微笑的样子,眼眸弥漫着一层复杂。    “纤芮,你爱泠泠吗?”慕清泠定定的看着苏纤芮,轻声道。    苏纤芮没有想到慕清泠会这么直接的问自己这个问题,苏纤芮一下子不知道要怎么回答。    她垂下眼帘,瓷白的肌肤,给人一种非常脆弱的感觉。    “没事的,你直接和我说就可以,泠泠这个孩子,性格在某些程度上,有些偏激,也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,关于这一点,作为他的母亲,我感觉非常抱歉。”    慕清泠在知道席祁玥对苏纤芮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之后,也是非常生气的,却对席祁玥没有办法。    “夫人,我……喜欢祁少,但是我知道,我配不上祁少,我……只是默默的喜欢祁少。”苏纤芮看着慕清泠,有些自卑道。    “既然喜欢,我希望你可以帮我好好照顾泠泠。”慕清泠看着苏纤芮,笑容温和道。    她很喜欢苏纤芮,如果对象是苏纤芮的话,慕清泠有这个自信,苏纤芮一定会好好照顾席祁玥的。    “我……照顾祁少?”慕清泠的话,让苏纤芮有些惊疑,她张大嘴巴,似乎听不懂慕清泠在说什么一样。    “泠泠很小的时候,我和他的爸爸因为各自的事业,很少管教泠泠,到了泠泠叛逆期的时候,我也不知道要怎么照顾泠泠,教导泠泠,才会让泠泠养成这种性格,其实,泠泠本身不是一个很坏的人。”    慕清泠也不知道,席祁玥为什么唯独对苏纤芮,那么的狠毒?    席祁玥为什么不喜欢苏纤芮?或许,席祁玥是喜欢上了苏纤芮,只是潜意识里不愿意承认,才会总是变着法折磨苏纤芮吧?    “不是的,祁少……是一个很好的人。、”苏纤芮紧张的看着慕清泠,摇头道。    慕清泠闻言,只是低笑了一声,然后慎重的抬起头,看着苏纤芮,一本正经道?:“那么,苏小姐,你愿意帮我照顾泠泠吗?你现在是在念泠的公司工作,对吗?”    “是的,顾少……是一个很好的人。”    “念泠是一个好孩子,你别看念泠总是冷着一张脸,其实这个孩子的心地很好,和他的父亲一样。”慕清泠目光温柔的看着苏纤芮。    “顾少的父亲?”苏纤芮迷茫的看着慕清泠,不明所以。    顾念泠和席祁玥是兄弟,但是很少有人知道,为什么一个姓顾一个姓席,有人猜测说,他们是同母异父,也有人说,是因为席慕深和顾念泠的父亲是兄弟的关系。    反正,关于这一点,有很多的猜测。    “念泠的父亲,叫顾夜爵,是席慕深的双胞胎弟弟。”    “那……顾少不是你的孩子?”苏纤芮吃惊道。    她一直以为,顾念泠是慕清泠的孩子,是慕清泠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。    不过,这种可能性很小,毕竟京城的人都知道,慕清泠和席慕深的感情很好,既然感情这么好的话,慕清泠怎么会和别的男人生孩子。    “是我的孩子。”慕清泠的眼眸带着些许惆怅,她对顾念泠的身世,没有说过多的话,只是起身道:“走吧,我们一起回席家,小糯米正在等你回去讲故事。”    “好。”    苏纤芮点点头,紧张的看了慕清泠一眼之后,跟在慕清泠的身后。    十分钟之后,慕清泠带着苏纤芮回到席家,小糯米看到许久未见的苏纤芮,开心的朝着苏纤芮扑过去。    苏纤芮蹲下身体,抱起小糯米沉重的身体,含笑道:“小姐,许久不见,你又长得高了。”    “漂亮姐姐都不理小糯米,坏坏。”小糯米嘟起嘴巴,对着苏纤芮不满道。    苏纤芮闻言,在小糯米的头上,轻轻的摸了摸道:“对不起,是姐姐不好。”    “姐姐要给小糯米继续讲故事,小糯米最喜欢姐姐讲故事了。”    “好。”苏纤芮看着小糯米稚嫩的脸,轻轻的点头。    慕清泠坐在一边,看着小糯米和苏纤芮相处的这么愉快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    “你就是为了去找苏纤芮才出门的?”席慕深伸出手,将慕清泠搂在怀里,轻声道。    他醒来没有看到慕清泠,还有些郁闷,管家说慕清泠出去了,席慕深也不知道慕清泠去什么地方了,没有想到,慕清泠竟然去苏纤芮的家里。    “小糯米很喜欢苏小姐。”慕清泠靠在席慕深的怀里,对着席慕深淡笑道。    “的却是很喜欢。”席慕深微微颔首,手指轻轻的摸着慕清泠的头发说道。    慕清泠伸出手,将手覆在席慕深的额头上,眉头微微皱了皱道:“还难受吗?”    “不难受了,只是低烧罢了。”    席慕深抓住慕清泠的手,放在自己的唇边吻了吻道。    慕清泠闻言,眉梢弯弯道:“席慕深,你觉得苏纤芮这个人怎么样?”    “你想要撮合她和泠泠。”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了,席慕深很清楚慕清泠想要做什么。    “嗯,我觉得苏纤芮是一个不错的人。”    “泠泠之前对她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