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谁让她直播这种恶心的东西,警方已经介入了,等着坐牢吧,真是可怜,又是毁容又是坐牢的,现在的女孩子,真是不自爱。”    “这个女孩叫苏瑞吧、”    苏纤芮听到苏瑞的名字,脸色一变。    “络女主播被打的主播叫什么名字?”    苏纤芮慌张的抓住刚才正在说话的女人的手,神情异常急切道。    “纤芮,你怎么了?”    “告诉我,那个女主播叫什么名字?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    苏纤芮在公司的形象一直都是温温软软的,基本上是看不到像是此刻这个样子,脾气异常急切的苏纤芮。    小美被苏纤芮这幅样子吓到了,便告诉了苏纤芮苏瑞现在在什么地方。    苏纤芮顾不上什么,冲出了公司,直接便去了医院。    她现在只想苏瑞现在怎么样了。    他们的父母很早就离世了,作为大姐,苏纤芮很小开始就很有责任心,她一直告诉自己,有自己在的一天,要好好保护妹妹。    所以,为了苏瑞,苏纤芮可以出卖自己的身体,不管被怎么对待,她都想要活着照顾苏瑞。    而苏瑞那天对苏纤芮说了那么过分的话,苏纤芮也没有恨苏瑞,她只是恨自己那么没本事,让苏瑞吃苦。    不管苏瑞对苏纤芮说了多么的过分的话,始终都是苏纤芮的妹妹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苏瑞,你怎么样。”苏纤芮好不容易问到了苏瑞在什么病房,在看到躺在病房里,脸上裹着纱布的苏瑞之后,苏纤芮一脸着急道。    苏瑞原本就很生气,自己被人打,脸毁了,事业也毁了,还要面临被警察聆讯的危机,在看到苏纤芮过来之后,苏瑞的眼神一变。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?来看我的笑话?”苏瑞的言辞异常凄厉,对着苏纤芮怒吼道。    听到苏瑞的怒吼,苏纤芮的脸色,泛着些许的惨白。    她的拳头,慢慢的握紧,咬唇道:“我没有。”    苏瑞是她的妹妹,她怎么可能会看苏瑞的笑话。    “滚,我不想到你。”    “苏瑞,你冷静一下,姐姐在这里陪着你。”    “滚。”苏纤芮看着苏瑞的情绪这么激动,有些担忧的上前,她想要扶着苏瑞,但是,苏瑞却用力的将苏纤芮的手甩开。    看着自己落空的手掌,苏纤芮的心中带着些许的落寞。    她看着抵触自己的苏瑞,讷讷道:“苏瑞,你身上有伤,不要乱动,你想要什么,和姐姐说。”    “苏纤芮,你知不知道,我最讨厌你这个样子。”苏瑞对着苏纤芮怒吼道。    苏纤芮茫然的看着苏瑞,她不知道,自己究竟哪里做的不好?为什么苏瑞,会这么讨厌自己?    “滚,我不想到你,滚啊。”    苏瑞的情绪很激动,将病房里的东西全部朝着苏纤芮扔过去。    苏纤芮最终被护士请出去了。    苏纤芮站在走廊上,有些难受的蹲下身体。    没有什么,比被相依为命的妹妹讨厌更加难过了。    她想要苏瑞可以幸福的,可是,苏瑞很厌恶她,怎么办?    “苏纤芮,你现在在哪里?”    苏纤芮失魂落魄的离开医院,刚想要菜市场买一只鸡给苏瑞炖汤补身体的时候,接到了顾念泠的电话。    顾念泠的声音异常冰冷,对着苏纤芮问道。    苏纤芮浑身一颤,结结巴巴道:“对不起,顾少,我妹妹现在在医院,我没有和你打招呼就来医院了,对不起。”    “你妹妹似乎很讨厌你,对你说了那么多过分的话,你不恨你妹妹吗?”    顾念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的?    苏纤芮的心中翻滚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,她沉默,没有说话,电话那边,继续传来了顾念泠的声音。,    “苏纤芮,你真是一个白痴,你妹妹比你有心计多了,你知道上一次小糯米为什么会溺水吗?因为你的果汁里被人下了泻药。”    果汁……被下药?    苏纤芮怔怔的捏住手机,脸色一阵粉白。    她那天,肚子的却是非常不正常,然后上了好几趟的厕所,而将果汁递给她的人是……    想到这里,苏纤芮的身体不由得绷紧。    “还有,我妈妈药里的东西,也是她下的,这一次的事情,只是给她一个教训,下一次,她再敢做出伤害我们席家的事情,我要她的命。”    顾念泠阴沉着脸,一双绿眸,闪烁着骇人的寒气。    一切都是顾念泠设计的?    他知道苏瑞迫切的想要赚钱,想要过上富裕的生活,让人引诱苏瑞当络主播,甚至让苏瑞直播和男人上床当做濠头,然后将那个男人的老婆请过来抓奸,让苏瑞毁了一张脸,什么都毁了。    这是顾念泠对苏瑞的警告。    “顾少,请你……放了她,一切,都是我的错。”知道自己的妹妹做了这么多事情之后,苏纤芮的身体渐渐的没有了力气。    曾经那个天真清纯的苏瑞,好像是在也找不到了,苏纤芮甚至不知道,苏瑞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。    “人长大了,就会变得,苏纤芮,你还真是愚蠢。”像是知道苏纤芮在想什么一样,顾念泠冷淡的说完,便将电话挂断了。    苏纤芮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,苦笑了一声,用力的握紧手机。    就算是这个样子,苏瑞,还是她的妹妹啊,她怎么可以,眼睁睁的看着苏瑞变成这个样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