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这辈子不分开(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) > 第330章 你有什么资格打我?
    苏瑞经常和小糯米搞好关系,想要更好的接近席祁玥,终于让苏瑞找到了一个机会接近席祁玥。这天,席祁玥刚好应酬回来,喝的有些醉。管家他们都不在,苏瑞刚好起来喝水,看到摊在沙发上的席祁玥之后,眼睛一亮,立刻朝着席祁玥走过去。“祁少,你怎么了?”苏瑞娇柔的坐在席祁玥身边的位置上,摸着席祁玥的脸问道。席祁玥眯起眼睛,扫了苏瑞那张脸一眼之后,移开了目光,声音微冷道:“滚。”苏瑞穿成这个样子,不就是想要勾引他吗?席祁玥要是还看不出来,就真的是太愚蠢了。苏瑞没有想到,席祁玥会对自己说出这么冷漠的话,一张娇俏的脸倏然变得僵硬了起来。她重重的捏住拳头,对着席祁玥再度说道:“祁少……你喝醉了,我送你回房去吧。”“苏瑞,你想要爬上我的床?”席祁玥邪冷的看着苏瑞那张漂亮的脸,眼光扫过了苏瑞的身体。苏瑞含羞带怯的看着席祁玥,轻轻的点头道:“我……想要……成为祁少你的女人。”席祁玥的眼眸隐隐带着些许的冷光。他一把将苏瑞扯到自己的身下,将苏瑞身上的衣服给撕碎。男人的动作,的却是非常粗暴,但是,苏瑞却忍不住有些兴奋:“祁少,我愿意成为你的女人,真的。”她要抓住这个如同帝王一般的男人,只有掌握了席祁玥,她就有机会成为席家的少奶奶了。想到这里,苏瑞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。席祁玥原本很想要找女人发泄的,但是,看着苏瑞那张含羞带怯的脸,席祁玥突然有些恶心了。刚才的旖旎瞬间消失不见,席祁玥冷漠的推开苏瑞的身体,从沙发上摇摇晃晃的起身。苏瑞被席祁玥用力的推开之后,脸色带着些许的难看。她怔怔的看着席祁玥,似乎不明白席祁玥为什么要推开自己一样。刚才明明可以感觉到,席祁玥很想要她的?现在究竟是为什么?会摆出这幅表情?“祁少。”苏瑞走上前,抓住席祁玥的手臂,想要再度勾引席祁玥,但是,席祁玥厌恶的挥手,将苏瑞一把推开。苏瑞猝不及防的摔倒在地上,整个人都显得异常狼狈。“你和你姐姐一样,都是贱货,想要男人?要不要我成全你?嗯?”席祁玥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地上的苏瑞,冷漠道。“祁少,我和姐姐不一样,姐姐是不知廉耻的妓女,我很干净,我还是处。”苏瑞听到席祁玥这个样子说自己,立刻将所有的怨恨都归于苏纤芮。她认为,席祁玥会突然不要自己,肯定是因为苏纤芮的缘故。她讨厌苏纤芮,如果不是苏纤芮的话,刚才席祁玥就会要她了?她就有机会成为席家的少夫人了。“嗤,修膜估计也很累吧。”席祁玥丢下这句话之后,便离开了这里。苏瑞感觉自己受到了天大的侮辱。她将这一笔账,都记在了苏纤芮的身上。……“苏瑞,你在席家,还好吗?”苏纤芮将饭菜端出来,看着苏瑞道。苏瑞一个月有一天假可以出来,正好今天就是放假的时候,苏纤芮看到苏瑞回家,买了很多菜,做给苏瑞吃。“好啊,祁少很好,而且,我现在是祁少的女人了。”苏瑞拿着筷子,翻动着盘中的菜,无所谓的对着苏瑞说道。苏纤芮闻言,脸色倏然一变,原本拿在手中的碗掉在地上。清脆的瓷器声,特别的刺耳,苏瑞好整以暇的欣赏着苏纤芮此刻的表情,她从位置上起身,站在苏纤芮的面前,扬起精致的下颚,对着苏纤芮说道:“姐,你听到了吗?我现在是祁少的女人,我和祁少在一起,已经快一个月了,每天晚上,祁少都会狠狠的要我。”苏瑞就像是在炫耀一般,看着苏纤芮。苏纤芮有些迷茫的看着苏瑞,仿佛第一次认识自己的妹妹一样。苏瑞不像是她认识的那个苏瑞,她的妹妹,很清纯,很懂事的。究竟是什么,将苏瑞变成这个样子?“苏瑞,你为什么……变成这个样子?”苏纤芮不知道自己是因为苏瑞变成一副陌生的样子让自己难受,还是因为席祁玥和自己的妹妹睡了难过。她只是感觉,自己此刻很难受。“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一切不都是拜你所赐?因为你不要脸,因为你是人人厌恶的鸡。”苏瑞那张漂亮的脸,突然变得异常扭曲和狰狞。她用一种愤怒的目光看着苏纤芮,对着苏纤芮发出一声尖锐的怒吼道。“啪。”苏纤芮脸色惨白,她想都没想,举起手,扇到苏瑞的脸上,打完了苏瑞之后,苏纤芮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。苏瑞完全被苏纤芮的巴掌打蒙了,她捂住脸颊,表情异常怨恨的看着苏纤芮。“苏纤芮,你有什么资格打我?如果不是你不要脸的做鸡,我会被同学嘲笑吗?我现在所有的一切,都是拜你所赐,为什么别人的姐姐都这么厉害,就你是见不得光的妓女?你还和我的主治医生上床,你还要不要脸了?你现在是不是喜欢上了祁少?别做梦了,祁少是什么身份?你也不看看你的身体多么肮脏,你以为祁少会碰你一下吗?估计他连看你一眼都会觉得脏。”“苏瑞。”面对着自己妹妹诛心一般的指责,苏纤芮红着眼睛,对着苏瑞怒吼道。她掏心掏肺的妹妹,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。“苏纤芮,你就是一个没用的垃圾,我告诉你,别打祁少的主意,因为我会成为席家的少夫人,我不会像你一样贫穷,我会成为豪门太太。”苏瑞冷冷的看着苏纤芮,用身体,将苏纤芮用力的撞开。被苏瑞撞开的苏纤芮,眼泪忍不住流出来。她咬唇,叫着苏瑞的名字,但是苏瑞只留给苏纤芮一个冷漠的背影之后,重重的关上门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