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或许是田雅对顾夜爵的坚持,让慕清泠难过吧。“想要去看看爵吗?”田雅温柔的看着慕清泠道。“好。”慕清泠今天过来,原本就是来看顾夜爵的。田雅守着顾夜爵这么多年,依旧在坚持,这种情深,慕清泠看在眼里。如果顾夜爵还活着的话,或许,会被田雅的深情打动吧?慕清泠和田雅一起来到了地下室,看着冰棺中,容貌依旧维持着年轻时候的顾夜爵,慕清泠不由得笑道:“我现在这么老了,不知道顾夜爵认不认得出来了。”“瞎说,你哪里老了?而且,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,爵一定会认得你。”田雅忍不住对着慕清泠轻笑道。慕清泠摸着冰棺中顾夜爵的脸,想到了过去的种种,眼眸涌动着丝丝的泪水。晶莹的泪珠,滚落在了水晶棺里,带着难以言喻的悲伤。“清泠,不要难过,你要是难过,我想,爵肯定也会难过的。”田雅上前,扶着慕清泠的身体道。慕清泠咬唇,克制自己的情绪,和田雅一起坐在地板上,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后,慕清泠才看到田雅道:“田雅,我……想要问你……这些年,你开心吗?”顶着顾太太的头衔,却什么都没有得到,只是守着顾夜爵的尸身,田雅这个样子,真的开心吗?“嗯,我很开心。”田雅看着慕清泠,轻轻的点头道。慕清泠眨巴了一下眼睛,认真的看着田雅的脸看了许久许久。随后,慕清泠才擦拭了一下脸颊,抿唇道:“真的开心吗?”她的好朋友中,乔栗已经得到了自己的幸福,慕清泠也放心下来了,可是,田雅却总是让慕清泠心疼,慕清泠想要田雅幸福,而不是这种虚幻的幸福中。“清泠,你不了解我的心情,我能够嫁给爵,成为觉得妻子,虽然这一切,都是自欺欺人罢了,但是我甘之如饴,爱情不就是这个样子吗?有默默守护的爱情,我就是属于那种类型,我最开心的事情,就是成为爵妻子的那一刻,我知道,爵的心里没有我,但是我不后悔,我努力了,就不会后悔。”“田雅,如果有下辈子,你还愿意遇到顾夜爵吗?:”慕清泠神色复杂的看着田雅,喃喃道。“愿意,如果人生真的有下辈子,我依旧愿意遇到顾夜爵,哪怕,那个顾夜爵,依旧还是不爱我。”田雅的痴情和执着,让慕清泠说不话来了。她握住田雅的手,将田雅的手,放在自己的心口道:“如果顾夜爵还活着,肯定会爱上……”“不。”田雅温柔的摸着慕清泠心脏的位置,眉眼间,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温暖。“清泠,你不懂顾夜爵。”慕清泠微怔,看着田雅。“爵他,就是这么一个决绝的人,他很早之前就拒绝我了,也明确的告诉我,他不爱我,他就爱你一个人,就算是我做出再多,他对我也只是愧疚罢了,那不是爱情。”“那你……”“但是我愿意啊。”田雅眨巴了一下眼睛,雍容精致的脸上,浮起一层虚幻和空灵。“清泠,我愿意爱顾夜爵,倾尽一生。”……“怎么了?去顾家和田雅说了什么?我看你的表情,好像是很难过的样子。”晚上,席慕深搂住一直没有说话的慕清泠,担心道。从顾家回来之后,慕清泠就一直陷入一种沉默的状态,让席慕深不由得担心。“席慕深,你说,田雅真的幸福吗、”慕清泠转身,看着席慕深俊美的脸,似乎有些迷茫道。席慕深闻言,只是轻佻眉梢,手指异常暧昧轻佻的婆娑着慕清泠的唇瓣道:“她说自己幸福吗?”“她说很幸福。”“那就是了,你或许觉得田雅很可怜,但是,她觉得自己幸福,才是真正的幸福。”“好了,不要在想了,你身体本来就不好。”席慕深见慕清泠还想要说什么,不由得搂住慕清泠的腰肢道。男人温暖的怀抱,让慕清泠的心情渐渐的平稳了下来。她窝在席慕深的怀里,轻咬唇瓣,只好听话睡觉。水晶宫!“祁少,你今天怎么了?好粗暴?”一个长相妖艳的女人,看着在自己身上耕耘的席祁玥,忍不住娇媚的喘息道。席祁玥眯起眼睛,抓住女人的卷发,用力一扯,动作更加粗暴冷酷。“给我闭嘴。”女人被席祁玥这么骇人的样子吓到了,一句话都不敢说,只能咬牙硬撑着。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,就在女人要昏过去的时候,席祁玥已经发泄完了。他一脚踢开床上的女人,径自的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。被席祁玥宠爱了两个小时的女人,像是垃圾一样被扔到地上,女人艰难的看着席祁玥,也不敢说话,只是爬起来,给席祁玥整理衣服。“啪,你可以走了。”席祁玥从口袋拿出一叠钞票,扔到女人的脸上,命令道。“是。”女人哪里还敢继续待下去,穿上衣服,拿着钱,拖着酸痛的身体,慌张的离开了包厢。女人离开之后,席祁玥原本张狂冷酷的脸上更是布满着阴戾的寒气。他眯起眼眸,目光凶狠的看着桌上的啤酒,端起那些啤酒,仰头一口气尽数的喝掉了。喝完了之后,席祁玥阴冷的笑了笑,离开了包厢。夜深人静,整个别墅都静悄悄的。别墅大门口蹲着一个人影,苏纤芮从管家的口中知道席祁玥出去之后,就一直在这里等着席祁玥回来。她担心席祁玥会出什么事情。不知不觉,等到了半夜,终于看到了席祁玥的车子开过来。苏纤芮从地上站起来,拖着麻木的双腿,朝着席祁玥走过去。席祁玥将车子停下之后,身形摇晃的从车上下来。见男人好像是喝了很多酒的样子,苏纤芮慌张不已的伸出手,扶住了席祁玥的身体。“祁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