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这辈子不分开(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) > 第289章 泠泠的叛逆,陌生熟悉的绿眸
    “乔栗出事了,妈妈现在要去一趟医院,泠泠乖乖做作业知道吗?”我放下手机,看着泠泠道。泠泠却拉着我的衣服,对着我摇头道:“泠泠也想要和妈妈一起去。”“泠泠。”我看着泠泠刚想要生气,可是,泠泠却非常固执的看着我。“妈妈,泠泠也想要去看看乔栗阿姨。”泠泠坚持的样子,让我无可奈何,最终只能够牵着泠泠,一起离开了别墅。我给席慕深打了一个电话,说我要去医院看乔栗,便拉着泠泠去了医院。到了司徒傲说的病房,我刚牵着泠泠走进去,就被司徒傲拦住了。“你倒是很快。”司徒傲看着我,一脸头疼道。“怎么回事?乔栗的情况怎么样?”我看着司徒傲,沉下脸道。“情况现在算起来应该算是好的,但是脸颊受伤有些严重,叶谦真是下狠手了。”“叶谦打了乔栗?”闻言,我感觉整个身体都冰冷刺骨。叶谦竟然对乔栗家暴?实在是……太过分了。“你现在进去看看乔栗吧,乔栗现在的情绪,可能会有些激动。”司徒傲揉了揉鼻梁,对着我说道。“好。”我牵着泠泠,走进乔栗的病房,乔栗躺在床上,脸颊青紫,手臂上还有淤青。看到乔栗这幅惨状,我气不打一处来。“乔栗,你感觉怎么样?”我压下心中的怒火,走进乔栗,伸出手,扶着乔栗起来。乔栗抓住我的手,目露恨意道:“夏天,我要告叶谦强奸。”“好。”我看着乔栗满是狠意的眼眸,轻轻的点头。叶谦这一次实在是太过分了,我也只能够采取法律的手段。安抚了一下乔栗之后,我便让人联系律师,给乔栗验伤,然后将叶谦告上法庭。叶谦被抓的时候,还不敢相信的瞪着我。“慕清泠,你竟然真的要将我送到监狱去。”“这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。”我现在看到叶谦这张道貌岸然的脸,就觉得有些恶心。之前那个有着正义感的男人,究竟哪里去了?时间真的会改变一个人吗?还将一个人改变的这么彻底?现在的叶谦,真的让我太失望了。一个星期之后,叶谦被判刑入狱,强制和乔栗解除婚约。乔栗拿着离婚协议书,收拾好心情,便和我道别。“你要去荷兰找索马里吗?”我看着乔栗道。索马里在乔栗和叶谦结婚之后,便带着林浅去了荷兰定居。“不,我想要去冒险。”乔栗扬唇,那双原本有些晦涩的眼眸,在此刻,却绽放出动人的光彩。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走一走,夏天,不管我在什么地方,我都会想念你的。”乔栗拥抱了我一下之后,便离开了。看着乔栗的背影,我忍不住露出微笑。我仰头,看着头顶的蓝天,一架飞机划过,带着莫名的感动。乔栗会遇到新的人生,田雅和顾夜爵现在也很幸福,我和席慕深也是。我相信,只要有心,你的生活,就会变得很甜蜜。……十二年之后。我和席慕深两个人相扶相持走了很多年,虽然偶尔有意见不合的时候,会吵架,但是大部分时间,我们都是很幸福的。泠泠长大之后,就开始进入叛逆期,完全不听我的话,我也不知道,究竟是怎么回事?我因为已经成为国际上知名的设计师,每天都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,也经常去国外参加一些大型的设计活动,所以很少管泠泠,不知不觉,泠泠越大就越叛逆,到了一种无可救药的地步。“泠泠呢?”我刚从国外回来,将行礼交给管家之后,看了大厅一眼,对着管家问道。“小少爷……他已经一个月没有回来这里了。”管家咳嗽了一声,面带忧愁道。“席慕深怎么没有告诉我?”我皱眉,看着管家说道。“老爷最近工作很忙,也没有时间管小少爷,我和老爷汇报了一下,老爷说,随小少爷,他说小少爷已经成年了,什么事情应该做,什么事情不应该做,小少爷自己可以选择。”“我马上给席慕深打一个电话。”席慕深一点都不管教泠泠的行为,让我非常生气。我马上给席慕深打了一个电话,电话接通之后,我就忍不住对着电话那边的席慕深怒吼道:“席慕深,你什么意思?”“老婆,怎么了?你从国外回来了。”席慕深听到我的声音之后,醇厚低哑的声音对着我叫道。我黑着脸,恼怒的朝着席慕深怒吼道:“泠泠一个月没有回家,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?”我在国外一直很忙,也没有问席慕深关于泠泠的事情,毕竟玲玲现在已经长大了,也不怎么需要我关心,谁知道,泠泠竟然会一个月都没有回家,实在是让我生气。“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。”席慕深的声音沉冷了下来,似乎有些不满我这个样子关心泠泠。“他是我们的儿子,你怎么可以对泠泠这么冷淡。”席慕深超级冷淡的态度,让我心中有些不满。我咬唇,有些恼怒的对着席慕深叫了一声之后,便挂断了电话。“让司机马上备车,我现在要去泠泠的学校一趟。”挂断电话之后,我看了管家一眼,抿唇吩咐道。“是。”车子在十分钟之后就准备好了。我让司机去泠泠就读的大学驶去。泠泠高中毕业之后,我便没有让他去别的地方读大学,毕竟京城的大学是全国最有名的大学。我到了泠泠大学门口,很快便找到了泠泠的教室外面,刚走进去,就看到几个少年在聊天。“祁少,新来的那个英语老师滋味怎么样?”“还不错。”背对着我的少年,穿着一身白色的衬衣,嗓音带着喑哑低沉道。“那下一次,我在给祁少你找别的女人,我们学校的美女还是很多的,那些女人可是排队想要得到祁少你的宠爱呢。”“就是,就是,我听说中文系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