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这辈子不分开(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) > 第269章 觊觎我的男人,让你后悔
    “贺小姐,我想你大概是有些误会了。”    我看着贺兰琴毫不客气道。    贺兰琴笑了笑,对着我有些得意的抬起下巴,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,看起来异常的妖冶。    “席太太的却是应该没有这个自信,毕竟,你比不上我。”    “贺小姐是忘记了,席慕深是我的老公,我不需要争夺。”    我双手抱胸,冷眼看着贺兰琴道。    “既然这个样子,席太太有没有这个胆量,和我来一场设计对决赛?”    “你想要怎么比?”    “不如,我们就用这一次刚出品的新产品吧?我们两家公司竞争,看看谁设计的婚纱,会得到广大观众的喜欢?席太太绝对这个样子如何?”    “好,我接受你的挑战。”    人家都找上门了,我要是不应战的话,别人说不定,还会以为我怕了。    “比赛的设计图,由我们亲自设计,我听说席太太你设计服装也是非常厉害的,不如我们比一场,至于裁判,比利时那边一家婚纱公司,最近会过来京城这边寻找战略伙伴,我们就用这个当做筹码,谁拿下这家公司的进驻权,谁就赢。”    “赌注是什么?”    我看着贺兰琴道。    “要是我赢了,我要席慕深陪我睡一晚上。”    贺兰琴勾起唇瓣,异常妖冶道。    我一听,差一点脱下高跟鞋朝着贺兰琴那张妖媚的脸上挥过去。    我第一次看到这么不要脸的女人,遮挡着我的面,想要和席慕深睡觉?贺兰琴究竟是多么缺男人啊?    我压下心中的怒火,皮笑肉不笑道:“好啊,如果我赢了,我要贺兰小姐你上封面女郎的杂志,全裸上镜,曝光七天。”    不是想要勾引男人吗?我就让你露个够,七天时间,足够贺兰琴成为全球男人的焦点了。    贺兰琴的脸色变得格外难看。    我笑吟吟的挥手道:“那么,我们就这个样子说定了,我已经将彼此的对话都录下来了,希望贺小姐不要让我失望,拿出自己的真本事和我对战。”    觊觎我的男人,我就让你后悔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慕清泠,你好大的胆子,你竟然将我变成赌注?”    晚上,我将和贺兰琴比赛的事情告诉席慕深,席慕深气的整张脸都黑了。    他气急败坏的对着我怒吼,像是要掐死我一样。    我看着气的头顶都要冒烟的席慕深,有些无辜的扯着手指道:“这不是很好吗?我要是输了,你还可以品尝一下美女的滋味,多划算啊?”    “慕清泠。”听了我没心没肺的话,席慕深扑到我的身上,恼怒的叫着我的名字。    “席慕深,你相信我,我不会输得。”    我用脸颊蹭着席慕深的胸口,笑嘻嘻道。    “哼,你要是输了,我就要和贺兰琴上床,你真的要将我送给别的女人、”    席慕深老大不爽的捏住我的下巴道。    “如果我真的输了,我相信你有办法让贺兰琴满足的。”我将嘴巴靠近席慕深的耳尖,低笑道。    席慕深闻言,邪肆道:“慕清泠,你越来越调皮了。”    “我还不是为了捍卫你的清白,谁让你总是勾引一些野花野草。”我扯着席慕深的俊脸,不满道。    席慕深抓住我的手,重重的咬了一口道:“你自己还不是,招蜂引蝶,真的要将你关在别墅。”    “别闹了,我等下还要去看泠泠呢。”我被席慕深弄得浑身燥热,忍不住扭动着身体,对着席慕深说道。    席慕深邪肆的咬住我的脖子,对着我低喃道:“慕清泠,我越来越爱你了,怎么办?”    “凉拌。”在席慕深就要脱掉我的裤子的时候,我立刻闪身从床上下来。    开玩笑,席慕深那种饥渴的动作,我可受不了,为了让我有命活着,我还是离席慕深远一点。    “慕清泠,给我站住。”席慕深黑着脸,看着我下床,恼怒道。    “我要去陪泠泠睡觉了,今晚你一个人睡。”我对着席慕深飞了一个吻之后,便离开了房间。    席慕深欲求不满的样子,真是太可爱了,哈哈哈……    “慕总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我心情大好的来到泠泠的房门口,敲门之后,看到打开门的林琳之后,我的心情瞬间变得非常不好。    “你怎么在泠泠的房间?”我眯起眼睛,看了林琳一眼问道。    “泠泠这几天睡不着,都是我陪着他,他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。”林琳看在我,眼底隐隐闪烁着些许的光芒。    闻言,我的心脏不由得微微颤了颤。    “我来陪着泠泠就可以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    泠泠做的噩梦,是不是和我有关系?    我揪住胸前的衣服,有些痛苦的喘息着。    林琳在我想要推门进入的时候,却伸出手,拦住我,不让我进门。    我看着林琳的举动,不由得沉下脸道:“林琳,你这是什么意思。”    “没有什么意思,我只是想要告诉慕董,泠泠的噩梦根源就是你,你要是陪着泠泠,泠泠只会越发的害怕,为了泠泠着想,还是请慕总你不要出现在……”    “让开。”我冷下脸,对着林琳呵斥道。    林琳似乎有些不甘心的样子,固执的站在门口,怎么都不肯让我进门。    我直视着林琳,讥讽道:“林琳,需要我告诉你吗?泠泠是我的儿子,不管他现在多么的抗拒我,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