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微微撇头,隐藏起眼睑隐隐要落下的泪水,不动声色的将手中的瓶子,紧紧的握住。“席慕深,你要是不能够好好保护慕清泠,我会将慕清泠从你身边抢回来的。”顾夜爵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目光冰冷的和席慕深对视。席慕深也毫不畏惧的和顾夜爵对视着,两张一样的脸,给我一种很奇妙的感觉。顾夜爵一直都不肯原谅席家,也不想要认祖归宗,毕竟现在他有了属于自己的势力,也不需要回到席家。“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。”席慕深收回目光,扣住我的腰肢,对着顾夜爵嗤笑道。“最好是这个样子。”顾夜爵讥讽的看了席慕深一眼,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,便扭头离开了这里。“以后不许背着我,和顾夜爵见面。”席慕深见顾夜爵离开之后,非常不悦的抱着我说道。“哪里是背着你了?我明明是光明正大的和顾夜爵见面。”我皱了皱鼻子,对着席慕深说道。、“刚才顾夜爵是不是给了你什么东西?”席慕深眯起眼睛,靠近我的耳垂道。我一听,眉心一跳,尴尬的笑道:“没有啊,他没有给我什么东西啊。”“是吗?我刚才怎么好像是看到了顾夜爵给了你……”“舞会开始。”我正不知道要怎么搪塞过去的时候,好在这个时候,舞会已经开始了。四周响起了优雅迷人的音乐声,有很多穿着优雅的女性,朝着席慕深走过去,邀请席慕深陪着他们跳舞。席慕深很果断绅士的拒绝了那些人的邀请,将目光看向了我。“亲爱的席太太,你愿意和我跳舞吗?”席慕深拒绝了那些人之后,直接走进我,绅士的对着我伸出手,邪魅道。我看着席慕深,眨巴了一下眼睛,将手放在席慕深的掌心道。、“乐意之至。”我将随身的包包放在一边的休息室,便开始和席慕深跳舞。圆形的舞台上,四周都是翩翩起舞的人,我在人群中,看到了正在和宾客谈话的贺兰琴。她似乎也察觉到我的目光,对着我举起杯子,示意了一下。看到贺兰琴,我的眸子,倏然微冷。贺兰琴,只是初次交锋,我已经可以察觉,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。她都不简单,雅美达更是不简单了,听说两人的关系非常好,同样受到霍老爷子的器重。最要紧的是,妈妈的事情究竟和雅美达和贺兰琴有没有关系,还有,霍骁的死究竟又是怎么回事?我让阿漠去调查的结果显示,霍骁的死亡是一次意外。霍骁那么精明的男人,怎么会死?霍骁死了,妈妈遭遇那些,这件事情,怎么看,我都觉得非常不简单。“怎么了?想什么这么出神?”我想的过于出神,忘记了现在还在跳舞。席慕深似乎非常不满意我出神的样子,他将脸靠近我的耳边,嘴唇微微勾起,眸子闪烁着些许不满道。“没有,只是有些累了。”我靠在席慕深的怀里,垂下眼睑,再度看向贺兰琴的位置,却已经没有看到贺兰琴的影子了。“累了就好好休息一下,新品发布会还有一段时间,我先送你去休息一下。”“好。”我靠在席慕深的怀里,任由席慕深扶着我朝着休息室走去。这里设置了休息室,提供客人休息的地方。席慕深让我躺在床上,亲了我一口之后,便离开了。我的却是有些累,便躺在床上睡着了。迷迷糊糊的时候,我听到有人打开休息室的门,朝着我走过来,我累的不行,只是睁开眼缝,只看到一个黑影朝着我走过,我以为是席慕深不放心我,又再度的回来了。“席慕深……我没事……你先去照顾那些宾客,我休息一下……”“唔。”我的话还没有说完,嘴巴已经被人粗暴的咬住了,灼热滚烫的温度,让我的身体不由得一颤。这个味道,不是席慕深的……我睁开眼睛,就看到了赤红着眼睛的顾夜爵。“顾夜爵,你怎么了?”顾夜爵突然对我做出这种无礼的举动,的却是让我很生气,可是,顾夜爵不正常的反应,却也引起我的注意。“慕清泠,给我,慕清泠。”顾夜爵那双幽深的绿眸,在此刻,蒙上一层淡淡的光芒,他的手,仿佛带着岩浆一般的温度,在我的身上乱摸。我腾出手,一巴掌扇到顾夜爵的脸上,想要让顾夜爵可以冷静下来。顾夜爵眯起眼睛,盯着我,眸子的颜色变得愈发深沉。“顾夜爵,你给我清醒……”“啊。”我想要顾夜爵清醒一下,可是,顾夜爵却粗暴的将我推到床上,手更是粗暴的扯开我的衣服。滚烫的唇瓣,在我的身上不断游移,我踢着顾夜爵的身体,却没有办法撼动顾夜爵半分。最终,我无法忍受,咬牙抓到了床边一个花瓶,朝着顾夜爵重重的砸过去。“顾夜爵,你清醒了没有?”我沉下脸,看着目光呆滞的看着我的顾夜爵怒吼道。我没有砸的很严重,只是让顾夜爵可以清醒下来。顾夜爵的表情异常的痛苦,他在我的身边,蜷缩成一团,手指变形的抓着身下的床单。顾夜爵果然是被人下药了?是谁?究竟有什么目的?我下床,来到了一边的桌子边上,拿起一壶水,泼到了顾夜爵的脸上,顾夜爵原本失去理智的眼眸,渐渐的恢复了些许的清明。他看着我,声音嘶哑道:“慕清泠……走……马上离开……这里……”顾夜爵痛苦不堪的对着我嘶哑道。“我先带你去医院。”我抿唇,看着顾夜爵这么痛苦的样子,怎么可能放任顾夜爵这个样子不管。“走啊。”顾夜爵在我伸出手的时候,用力的将我的手推开。我被顾夜爵粗暴的推开,而顾夜爵也跌跌撞撞的朝着前面走。看到顾夜爵的动作,我忍不住皱眉道:“顾夜爵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