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慕清泠,你现在要振作起来,这件事情,交给我处理,你妈妈被霍骁带走了,你爸爸到现在还没有醒来,席慕深每天醉生梦死,如果你还是这个样子,那么,我后悔救了你。”    顾夜爵凌厉的话,让我浑身一颤。    我看着顾夜爵,哑着嗓子道:“顾夜爵,怎么办?我现在……没有办法面对席慕深。”    我不知道要用什么心情面对席慕深?    我可以原谅席慕深之前为了方彤做出种种愚蠢的行为,却怎么都没有办法原谅,席慕深竟然为了方彤将我的肾拿走,而这一切,只是方彤的一个阴谋罢了。    “方彤这个女人,的却很有手段,死了都还要留一手。”顾夜爵冷酷的笑了笑,对着我说道。    我抓住身上的被子,没有说话。    顾夜爵居高临下的看着我,面无表情道:“慕清泠,你应该知道,我不会说出让你原谅席慕深的话,对于我来说,席慕深愚蠢之极,被一个女人玩弄鼓掌还不知道,真是够蠢,这种男人竟然是我的大哥,我也不想要承认,至于你自己要不要原谅席慕深,那是你的事情,我巴不得你不爱席慕深,和我在一起。”    顾夜爵的话,让我有些无语。    “在休息一段时间,你的身体就会好,到时候,你想要去哪里,我都支持你。”    丢下这句话,顾夜爵便离开了。    我躺在床上,看着窗外浅金色的阳光,想到顾夜爵刚才说的话,眼眸不由得带着些许的悲伤。    我究竟,要怎么做?    ……    再度休息了半个月之后,胸口的伤疤已经结痂了,我的身体也好的差不多了。    在病床上躺了这么久,我终于可以下床走动了。    顾夜爵在英国的别墅,非常漂亮,这里还有一个很大的游泳池。    我走出别墅,来到游泳池的时候,就看到了正在那里游泳的顾夜爵。    顾夜爵见我出来,懒洋洋道:“气色好了很多。”    “谢谢。”    我看着顾夜爵,小声道。    “不必和我说谢谢,因为你的求生意志很强烈,才可以活过来。”    顾夜爵甩了甩头上的水珠,撑着下颚,凝视着我道:“慕清泠,爱席慕深爱的这么辛苦的话,不如放弃吧。”    放弃?    我看着顾夜爵那张和席慕深一模一样的脸,有些恍惚。    “我和席慕深是双生子,我们两个人原本就是一个人,我可以为了你,什么都不要,一辈子也只有你一个女人,嫁给我,如何?”    顾夜爵走进我,身上那股湿热的气息,扑面而来。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    我摇摇头,拒绝了顾夜爵的求婚。    虽然是一样的脸,可是,我对顾夜爵,没有心动的感觉,我大概,这一辈子,也只能够喜欢席慕深一个人吧?    只是,我的心结……却很难解除。    “我想要,回到京城去。”    我看着顾夜爵,坚定道。    “不介意肾的问题?”顾夜爵看着我,意味深长道。    “介意又如何?事情都已经发生了,不是吗?”    我垂下眼帘,看着心口的位置。    “我只是,想要问清楚,当初席慕深做出这种决定的时候,他究竟在想什么?”    我再度抬头,看着顾夜爵苦笑道。    顾夜爵深深的看着我,冷漠道:“既然这是你的决定,那么,我尊重你的决定,我会让人送你回京城去,慕清泠,如果过的很辛苦,我在这里等着你。”    顾夜爵上前,紧紧的抱着我。    “慕清泠,你知道吗?我对你,总是下不去手,我有很多次机会,可以用强硬的手段让你成为我的女人,可是,我没有,每次面对你的时候,我都忍不住心软。”    “顾夜爵!”    顾夜爵的话,让我心中泛着难以言喻的感觉。    “回到京城,说不定,又是另一番景象了,你妈妈的事情,叶家的人会解决的,我相信,很快她就会回来了。”    叶家的势力很大,要对付一个霍骁,应该绰绰有余。    霍骁虽然很会躲,但是对于叶家来说,找到叶然也是迟早的事情。    顾夜爵没有阻拦我回京城,在第二天,就已经准备飞机,让我回京城了。    飞机降落之后,回到了阔别已久的京城,我突然有些迷茫和陌生。    许久未见的京城,好像和记忆中的有些不一样了。    “小姐,要去什么地方。”    我在机场外面拦了一辆出租车,出租车司机扭头对着我问道。    当我看清楚那张脸之后,忍不住惊讶道:“林曼?”    这张有些沧桑和陌生的脸,是林曼没有错吧?    “你……慕清泠?你……还活着?”林曼脸上那抹假笑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有些不可置信。    你怎么会……当出租车司机?“我没有回答林曼的话,只是看着林曼胸前的工作证,微微皱眉道。    虽然之前林曼对我做出背叛的事情,但是看在我们之前的关系,我没有追究林曼的责任,原本以为林曼这些年应该过得很好,可是,看着林曼这幅沧桑的样子,我的心中充满着复杂。    那些什么仇恨,仿佛一下子烟消云散了一般,我对眼前这种境遇的林曼,生不出一点的憎恨。    林曼没有回答我的话,只是垂下眼帘,淡淡道:“因为我被设计界除名了,没有办法,只好开出租车维持生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