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张着嘴巴,对着我咒骂着,怨毒的样子,活像是要将我生吞。    “慕清泠,你给我记住,你和席慕深,都不得好死……哈哈哈……”    “啊。”    我被那个像是诅咒一般的声音刺激到了,捂住耳朵,忍不住尖叫了起来。    “清泠,清泠。”    直到我听到了叶然异常温柔的声音,我睁开眼睛,就看到了叶然柔美红肿的眼睛。    “太好了,你终于醒了。”    叶然紧紧的抱着我,身体不断颤抖着。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我哑着嗓子,叫着妈妈。    “别怕,妈妈在这里,不会让霍骁伤害你的。”叶然的手冰冷了一片,她明明在害怕,却一直在叫着让我不要害怕。    “妈……我梦到……方彤了。”我靠在妈妈的怀里,有些无力道。    叶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说的话,身体突然变得僵硬了起来。    我没有注意到,只是继续自言自语道:“方彤浑身鲜血,还诅咒我和席慕深一辈子都得不到幸福,说我们一定不会在一起,奇怪了,方彤不是死了吗?为什么……我会做这种恐怖的梦?”    方彤早就已经葬身在谷底,我怎么突然会想起方彤?    “你只是太累了,休息一下就没事了,这个只是梦。”叶然摸着我的头发,对着我喑哑道。    “泠泠,哪里去了?”我按压了一下眉心的位置,看着叶然道。    我怎么醒来就没有看到泠泠?难不成,泠泠被霍骁带走了。    “泠泠他还在睡觉。”叶然迟疑了一下,对着我小声道。    “我去看看泠泠。”    我没有注意叶然奇怪的神情,掀开身上的被子,便下床。    霍骁虽然限制了我们的自由,但是在里面的房间,我们还是相对自由的。    我走出房门,直接走到了泠泠的房间门口。    佣人好像是刚给泠泠送饭,看到我之后,只是对着我行礼,便离开了。    我推开泠泠的门,却看到泠泠根本就没有在睡觉,他蜷缩在窗子边上,将窗帘裹在自己的身上,像是一个受惊的小刺猬一样。    “泠泠,你怎么了?”我看着泠泠的样子,有些担忧的叫着泠泠。    “啊……”我走进泠泠的时候,泠泠没有像是以前一样,立刻朝着我扑过来,他在看到我的时候,突然对着我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声,我看着泠泠的情绪这么激动的样子,茫然无措的看着抵触我靠近的泠泠。    “泠泠,是妈妈啊?”我咬唇,看着瑟瑟发抖,抵触着我靠近的泠泠,眼圈不由得泛红。    泠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泠泠不想要我靠近他吗?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为什么泠泠会这个样子抵触我?    “清泠,你先冷静下来,泠泠只是受了惊吓,很快就会好的。”    叶然走进我,握住我的手,对着我复杂道。    “受了惊吓?”我迷茫的看着叶然,完全听不懂。    “泠泠乖,到外婆这里来。”叶然蹲下身体,对着泠泠伸出手道。    泠泠红着眼睛,不断的摇头,浑身颤抖,眼睛更是蒙上一层恐惧非常的气息。    泠泠究竟在害怕什么?霍骁是不是对我的泠泠做了什么?    这个变态,究竟想要干嘛?    “泠泠,我是妈妈啊。”我看着泠泠这个样子,眼睛通红,眼泪差一点流出来了。    泠泠不肯从角落里出来,甚至,没有朝着我扑过来,他在害怕我?    为什么……一直粘着我的泠泠突然会这么害怕我?    “慕清泠,你的孩子现在很怕你。”就在我看着泠泠满是悲伤无助的时候,霍骁出现了。    他站在门口,阴柔的脸上浮起一层古怪的光芒。    我回头,怒视着霍骁道:“霍骁,你对我的泠泠做了什么事情?”    “我对泠泠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。”霍骁摸着下巴,冷嘲的看着我,讥讽道。    什么?霍骁没有对泠泠做什么事情吗?那泠泠,为什么会露出这种恐惧的表情?    泠泠以前是很活泼的,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。    “要说对他做什么事情的人,也应该是你吧?慕清泠,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情……”    “给我住口,霍骁。”霍骁的话,没有说完,就已经被叶然给打断了。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叶然这么生气的样子,她握紧拳头,朝着霍骁怒视道:“你究竟想要怎样?你要报复,要怨恨,冲我一个人来就可以,为什么要伤害我的女儿?”    “然,我给了你机会,让你和我结婚,可惜的是,你一直执迷不悟,既然这个样子,我就将你的女儿拉进深渊和沼泽,你想要你的女儿被抓起来吗??”    “你……”叶然被霍骁的话气到了,整张脸都变成了粉白一片。    “只要你嫁给我,我会对你很好的,我会照顾好你的女儿和外孙的,好不好?”霍骁的眼底带着病态和疯狂,我有些恶心的看着霍骁。    明明一切都是霍骁自作自受,现在却用这种卑鄙的手段逼迫妈妈,这个男人真是太恶心了,好在以前妈妈没有被霍骁一直蒙蔽下去,要是妈妈喜欢的是霍骁的话,她的生活,一定会非常痛苦吧?    “霍骁,你休想,妈妈是我爸爸的。”    我将叶然拉到我的身后,对着霍骁冷冷道。    “呵呵……小丫头的眼神不错,可惜了,你是方浩然的女儿。”    霍骁眯起眼睛,阴森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