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现在我面前的女人,不就是方彤吗?她不是被警方证实已经死掉了吗?    方彤看着我,跪在我的面前,声具泪下道:“慕清泠,求你放了我吧,我现在只想要活着,真的……我只是想要活着……”    我看着方彤那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,一想到方彤整容成我的样子,还对席慕深做出那种过分的事情,我就觉得非常恶心。    “你以为你说这些,我就会原谅你,没有想到,你还真是一刻都不能够掉以轻心,你竟然诈死。”    方彤果然是这个世界上,最有心机的女人,竟然连这种诈死的绝招都能够被她想出来,还蒙骗了所有人,我也以为方彤已经死了。    “丫头应该不喜欢这个女人的这张脸吧。”霍骁起身,对着我勾起唇瓣道。    我看着霍骁,警惕道:“你将方彤带来这里是想要做什么?”    “只是觉得这个女人曾经对你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,你也很想要杀了这个女人吧?”    霍骁看着我,意味深长道。    什么意思?    我看着霍骁,不断摇头。    我虽然恨方彤,但是我想要的是让方彤接受法律的制裁,就这个样子将方彤杀了,实在是太便宜她了。    杀一个人非常简单,但是,我要的是让方彤生不如死。    她对我,对席慕深,都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,我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原谅方彤。    “二爷……你说过,会帮我得到我失去的所有东西的,你不可以反悔。“方彤突然发出一声尖叫,跪在我的面前,对着霍骁磕头道。    我看着方彤的样子,眼底没有一点的同情。    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    要是方彤早知道有这种下场,当初就不应该那个样子做。    “啪。”正当我出神的时候,霍骁将一把刀子扔到地上,对着我意味深长道:“慕清泠,你最大,最恨的仇人现在就在这里,难道你就不想要解恨?”    “想想她对你做了多少过分的事情,不仅几次三番想要你的命,甚至还整容成你的样子,将你毁容,毁声,变成残废,还将席慕深变成瘾君子,让原本的天之骄子,像是乞丐一样生活,这种人,你也很想要杀了她吧。”    “给我闭嘴,我们不是判官,没有资格判定别人的生死,方彤做的这些事情,自然有法律制裁。”    “法律?法律那种东西,你认为有用吗?慕清泠,你怎么会这么天真?要报仇,只能够靠我们自己的手,还是你想要眼睁睁的看着方彤再次对你出手?”    霍骁的话,让我身体不由得一冷。    “妈妈。”    我正想的出神的时候,怀中的泠泠突然发出一声尖叫。    我回头,一道白光从我的眼底划过,随后我便看到了举着刀子,朝着我刺过来的方彤。    方彤面容狰狞的盯着我,对着我怒吼道:“慕清泠,你这个贱人,都是你,你将全部属于我的东西都抢走了,我恨你。”    “那些原本就不是你的东西,要说抢,也是你将属于我的东西抢走。”    我抱着泠泠,急急的闪躲。    霍骁他没有阻止方彤的举动,反而像是看戏一般,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,双手撑着下巴,好整以暇的欣赏着我和方彤之间的战斗。    霍骁打的究竟是什么主意。    “是我的,那些都是我的,慕深原本爱的人是我的,哈哈哈……慕清泠,你还不知道一个秘密吧。”方彤的脸急速的扭曲甚至是狰狞。    我看着面容狰狞的方彤,眼眸倏然一冷。    什么意思?    席慕深还有什么事情是瞒着我的吗?    “看来你是不知道了?慕清泠,你真是可怜到了极致了,我告诉你……你们结婚的第三天,我从你的身体里骗走了一颗肾,哈哈哈……席慕深自诩很爱你,最终还是不是将你的肾给了我,可怜的你,傻乎乎的,完全都不知道自己的肾被我拿走了,现在还和席慕深这么幸福,愚蠢的女人。”    方彤说着,举起手中的刀子,朝着我刺过来。    我呆呆的看着方彤,整个脑子都要裂开了。    肾……    原来,上一次方彤说的结婚第三天的意思是这个?    我不记得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是模糊的记得,从结婚不给我好脸色的席慕深,那天意外的温柔请我吃饭,然后,我什么都不知道了,原来,席慕深将我送到医院,将我的肾给了方彤?    我的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抖,眼底迸发出恨意。    席慕深……你怎么可以骗我……    怎么可以……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    泠泠惶恐的尖叫在我的耳边,擦过我的耳尖。    我在方彤充满着恨意的刀子下,一把抓住了方彤的刀子。    鲜血从我的手指缝中慢慢的流出来,我好似已经感觉不出疼痛一般,用力的握住刀子,眼睛充血的看着目露惊恐的方彤。    “你刚才说什么?你将我的肾拿走了?嗯?”    我将泠泠放下,就这个样子抓住方彤的刀子,一步步的朝着方彤走去。    方彤似乎被我此刻的样子吓到了,吞咽了一下口水,脸色惨白道:“慕清泠……席慕深爱的人是我,我告诉你,席慕深爱的人……”    “啊。”我不耐烦的将方彤的手重重一拧,反手将刀子刺进了方彤的肩膀上,方彤浑身抽搐,发出一声尖叫,我看着满地的鲜血,脑海中,不由得升腾起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