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可是,我不知道霍骁在哪里。”我看着气呼呼的外公,忍不住再度说道。    要是可以找到霍骁还行,现在光集团就像是一个空壳了,霍骁突然做出这么偏激的事情,究竟是怎么回事?    “之前因为他想要做出偏激事情,被方浩然打断了双腿,这些年都销声匿迹了,没有想到,他竟然再度复出,还对然儿做出这种事情,我叶陵硫自然不可以放任他伤害然儿。”    原来,以前爸爸也是非常残暴的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我让管家给外公和叶谦安排了住处之后,便带着外公去看爸爸。    外公看着全身插满管子的爸爸,神情复杂难辨道:“其实,这些年,我一直都有让人关注你们的事情,我知道方浩然对然儿很好,知道然儿过的很幸福,也知道,你认祖归宗的事情,清泠,辛苦你了。”    外公看着我,似叹息一般道。    “不辛苦,只要爸爸妈妈可以平平安安,我一点都不辛苦,可是,现在妈妈……”一想到现在还下落不明的妈妈,我的心中满是难受。    “我会找到然儿的。”    外公沉声道。    我相信以外公的人脉和手段,要找到妈妈,应该也是轻而易举的吧。    晚上,为了欢迎外公和叶谦,我让佣人做了京城特色的菜给外公尝。    外公抱着泠泠,开心的不得了。    “外公你尝尝看这些菜。”    我看着外公给他夹了一块京城最有名的鱼肉,外公吃了一口之后,点头道:“嗯,不错,味道相当的不错。”    “泠泠也要。”泠泠攀着外公的身体,对着外公说道。    外公含笑的摸着泠泠的脑袋,虎着脸道:“泠泠太瘦了,改天我让人将你扔到部队里去锻炼一下,马上就会长大。”    闻言,我的眼角不由得一抽。    一边的叶谦,笑得眉飞色舞的朝着我解释道:“习惯就好,爷爷经常这个样子的,动不动就说去部队锻炼,可惜的是,除了我爸爸他们是混官场的,我和哥哥,还有堂弟他们,都选择了经商。”    “你是做什么的?”    我看着叶谦,上下打量了一下。    叶谦的这种气质,也不像是会在部队锻炼的,应该没有在部队生活吧。    “你猜。”叶谦有些轻佻促狭的看着我,和清俊的外表不一样,他的行为举止,倒是非常的活泼。    “不会是拉煤矿的吧?”我摸着下巴,状似正经道。    “我像是那么没有出息的人吗?”叶谦黑着脸,不悦道。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我虚心请教道。    “医生,专门研究冰毒这一方面研究的医生,不过我不仅研究这一方面,我对脑神经这方面也有很大的成就,拥有自己的实验室和医疗团队。”    我吃惊的看着叶谦,没有想到,叶谦年纪不大,竟然是这么厉害的人物。    “你对冰毒,很有研究?”我放下手中的筷子,抿唇看着叶谦道。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,席慕深没有在这里吗?”叶谦摸着下巴,瞅着我问道。    看来,他们是已经知道了席慕深的状况,外公和叶谦一起来,想必就是想要帮助席慕深克服冰毒的吧?    “司徒傲说他的一个大学同学,就是专门研究冰毒的,我将席慕深送到荷兰去了。”    “这个样子啊,要彻底的根治冰毒,的却是有些困难,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的。”    “嗯。”    我点点头,内心充满着希望。    林爽说,席慕深现在的状况越来越好了,相信很快就会回来。    吃完饭之后,泠泠就被外公带走了,外公说要好好陪陪泠泠,外公好像是非常喜欢泠泠,有泠泠陪着外公,我也比较放心。    我照例打开了视频,开始和远在荷兰的席慕深通视频,而叶谦就在我的旁边,他说想要看一下席慕深的恢复情况,看看他需不需要特意去一趟荷兰。    “席慕深,你最近感觉怎么样。”我看到席慕深出现在视频之后,忍不住对着席慕深问道。    席慕深看着我,原本消瘦的俊脸,渐渐的变得丰润起来,他的眼神,依旧那么的锐利,却依旧让我那么的心动。    “我很好,你最近有没有听我的话,好好休息。”席慕深伸出手,像是要摸我一样。    我立刻点头,吸了吸鼻子道:“我很好,公司也很好。”    “林爽说,我还有一个月,就可以彻底的康复,慕清泠,我不在的时候,不许你和顾夜爵有过多的接触,听到没有。”席慕深说着,一脸霸道的对着我下达命令。    我闻言,顿时有些哭笑不得。    席慕深现在是完全将顾夜爵当成了敌人了。    “哈喽,表姐夫,我是你的表弟,我叫叶谦。”叶谦一直被我和席慕深忽视,他忍不住对着席慕深打招呼。    席慕深冷淡的看了叶谦一眼,淡漠道:“慕清泠,我又要去治疗室了,乖乖在京城等我回家,听到没。”    “知道啦。”我见席慕深的身体状况这么好,一直悬挂的心,忍不住慢慢的放松下来。    只要席慕深可以健健康康的,我就放心了。    “喂,我还没有说完……”我将电脑就要关上的时候,一边的叶谦,像是炸毛一样,对着我气鼓鼓道。    我睨了叶谦一眼,嬉笑道:“席慕深要去治疗室了,没有办法在视频了。”    “我好歹也是他的表弟,竟然这个样子对我?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