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浩然的情况转危为安,已经正在好转,但是,要清醒,可能还要一段时间。    我亲自去了光集团,想要找霍骁问清楚,是不是霍骁将妈妈带走的,却总是在光集团的门口,被人拦下来,不让我进去。    “夏天,你不用担心,我相信夫人吉人自有天相的。”乔栗看我每天因为叶然的事情伤心难过,不由得对着我说道。    我看着乔栗,苦笑道:“我知道,只是,妈妈一直没有找到,我……真的很担心。”    一天没有找到叶然,就说明叶然可能身处在危险的漩涡。    “你先走应该要做的就是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,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,你怎么将方夫人找到。”乔栗不满的握住我的手说道。    “而且,最近泠泠情绪很大,说你总是不陪他。”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会振作起来的。”我看着乔栗,坚定的点头道。    现在我只能够走一步算一步了。    一个月之后,叶然还是没有找到,爸爸依旧在昏迷中。    我一边和霍骁的公司周旋,一边让人找叶然。    而席慕深,已经去了荷兰,我们每天都用视频聊天,看着席慕深,一天天变得好起来,我的心总算是放心下来。    “慕总放心,席总我会好好照顾的,还有一段日子,他就可以完全恢复了。”说话的是司徒傲的大学同学,叫林爽,是一个长相很漂亮的女人。    “谢谢你,林医生。”听到席慕深马上就会康复,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    “不需要谢我呢,席总有很大的毅力,一般的病人,完全挺不过来,可是他很厉害,每天都坚持做治疗。”    林爽带着一抹钦佩道。    我和林爽讲完,便将视频关掉了,泠泠抱着一个枕头,冲进我的房间,朝着我扑过来。    “妈妈,泠泠要和妈妈一起睡。”    “泠泠洗完澡了?”    “乔栗阿姨给泠泠洗澡了。”    泠泠稚气的看着我,在我身上滚来滚去。    看着泠泠精致漂亮的脸,我忍不住笑了起来。    “泠泠,你爸爸马上就会回来了,开心吗?”    “开心。”    泠泠睁着那双漂亮的凤眸,看在我,兴奋道。    他最近也很想念席慕深,每天都在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。    我关灯,抱着泠泠,闭上了眼睛。    午夜时分,我听到叶然在叫我。    “清泠……救我……我好难受……我被……关起来了……清泠……”    “妈妈。”    “夏天,你怎么了。”    我睁开眼睛,尖叫了一声,就听到了乔栗有些疑惑的声音。    我怔怔的看着乔栗,脸色一白道:“乔栗,我……梦到了妈妈……她说自己被关起来了,要我去救她。”    “你最近可能太累了。”    乔栗蹙眉的看着我,一脸担忧道。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太累了,那种感觉,很真实,妈妈被人关起来了,我要去救妈妈。”    我慌张的从床上起来,被乔栗一把按住了。    “夏天,你先冷静下来,你现在去哪里救?你知道方夫人在什么地方吗?”    乔栗的话,让我瞬间冷静了下来。    我捏住拳头,张了张嘴巴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    “夫人,外面有人想要见夫人。”    就在我和乔栗对视的时候,门口传来了管家的声音。    听到管家的声音,我不由得微怔。    “管家,是谁?”乔栗走到门口,将门打开,看着门口的管家问道。    “那位老爷说,他叫叶陵硫。”    叶陵硫?是谁啊?我完全不认识啊?    我懵逼的看着乔栗,乔栗让管家将人请进来,就和我一起下楼。    我下楼的时候,才想起醒来没有看到泠泠,乔栗才解释说,泠泠已经去上课了。    我这才松了一口气,我和乔栗一起下楼,看着这个叶陵硫究竟是谁,很快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,一脸威严之气的老者。    “您好,我是慕清泠。”    我被老者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有些吓到了,这个人身上的那股气势,要怎么说呢?    就像是电视上说的那种,大概就是不怒自威,说的就是这种,只是这个样子安静的坐在那里,却可以给你一种强而有力的压迫感。    “小丫头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他抬起头,威严的面容带着些许的锐利,一头白发,没有一点沧桑,反而凌冽吓人,这种感觉,就像是一个始终都挺立的军人,特别的有气势。    “你是外公!”我敛下心中的敬畏,迟疑了一下之后,对着老者问道、。    我记得叶然说过,叶家是一个高干家庭,叶老爷子曾经是首长,所以身上应该随时都带着这种上位者的气魄。    “不错,不愧是我叶陵硫的外孙女。”    叶陵硫看着我,一脸赞赏道。    “外公。”    我看着叶陵硫,朝着他扑过去。    对于这个素未谋面的外公,我没来由的,心中一阵亲切,这个大概是那种割不断的血缘吧?    “清泠,外公一直都没有出现,你会不会怪外公?”    “没有,我知道外公其实很想要见妈妈和爸爸,只是拉不下脸皮。”我靠在叶陵硫的怀里,俏皮道。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一声清亮的咳嗽,从我的背后响起,我回头,就看到一个身姿挺拔的青年,握拳抵唇,一脸笑意的看着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