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然帮我按摩了一下太阳穴,轻声道。    我知道叶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。    我抿紧唇瓣,垂下眼眸,拳头不由得微微握紧。    见我不说话,叶然不由得再度说道:“清泠,我想,你和慕深两个人,好好的谈一下。”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    我看着叶然,点点头。    我原本打算明天就回去的,毕竟,我当时也有错,我不应该口不择言的说出那些话,让席慕深生气。    席慕深打我,自己也很难过,毕竟林琳为了他,牺牲这么多。    “两个人好好谈一下,要是你不喜欢慕深,想要离婚,妈妈都支持你。”    叶然的话,顿时让我无语起来。    “妈,你怎么就这么想要我离婚啊?”    “因为我的女儿,是最优秀的。”    叶然抱着我,轻声道。    听到叶然这个样子说,我的心中一阵温暖。    我靠在叶然的怀里,抬起头,看着叶然漂亮雍容的脸,鼻子不由得一阵酸涩。    妈妈她,好像是有白头发了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夫人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第二天,我和索马里签订了月牙湖的合同之后,便直接回了别墅。    管家看到我回来,非常高兴道。    “席慕深最近的状况如何?”我看了管家一眼,淡漠的问道。    “这……”管家闻言,迟疑的看了我一眼,尴尬不已,就是不敢说话。    “是不是最近病发很严重?”我看着管家这个样子,心猛地一沉。    席慕深因为毒瘾很严重的关系,发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,控制起来也非常困难,在加上,方彤给席慕深注射的是一种新型的冰毒,席慕深这三年来一直没有压制,反而肆意的蔓延,造成了席慕深的毒瘾更加难以治疗。    “老爷这些日子,的却是……病发很严重,但是……”管家支支吾吾的看着我,却只说一半。    看着管家犹豫不决的样子,我忍不住蹙眉道:“究竟怎么l?”    难不成在我不在的时候,席慕深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    管家看着我,无奈道:“事情是这个样子的,林琳小姐在夫人不在的时候,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白粉,每次老爷病发的时候,林琳小姐都会乘着我们不注意,给老爷吸那些……”    管家说着,有些惶恐的看了我一眼。    而我则是被管家的话,气到了。    林琳……    我说过,不许任何人给席慕深吃那些东西,她竟然还是给席慕深吸。    席慕深就是因为一直反复无常的吸入那些白粉,毒瘾才会越来越难以戒掉。    我冷下脸,对着管家命令道:“以后她要是敢在给席慕深吸那些东西,就给我将她抓起来,不许她靠近席慕深一步。”    丢下这句话,我朝着席慕深的房间走去。    我进去的时候,林琳正在陪着席慕深。    席慕深看到我进来,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激动。    他咳嗽了一声,从沙发上起身,就要朝着我走进的时候,林琳却在这个时候,抱住了席慕深的手臂,一脸惶恐道:“阿深。”    林琳的额头上还有纱布,此刻露出那种怯生生的表情,看起来楚楚可怜。    我眯起眼睛,冷眼看着林琳,又看了看有些为难的席慕深,走上前,一把将林琳的手挥开。    “阿深。”    “慕清泠,你做什么?”    我将林琳的手从席慕深的身上挥开的时候,林琳差一点就摔倒在地上,席慕深见状,似乎对于我这么不客气的动作很生气。    我看着席慕深,淡漠道:“席慕深,你是傻子吗?”    席慕深俊美的脸微微一抖,他抿着凉薄的唇瓣,凝视着我。    我望着席慕深,指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林琳,讥诮道:“你明明知道,林琳对你的感觉,你现在对林琳越是温柔,只会让林琳对你更加喜欢,从而不能自拔,女人嫉妒起来究竟是有多么可怕,你看方彤就知道,还是你想要培养第二个方彤?”    “林琳不会……她和方彤不……”    “够了,席慕深,我对你很失望。”    我今天回来,原本是想要和席慕深和解的,没有想到,席慕深竟然对林琳这么优柔寡断。    我讨厌席慕深的这个性格。    “如果你真的想要报恩,觉得自己亏欠林琳很多,想要以身相许,我不会拦着你了,你既然选择林琳,我们现在马上办理离婚手续,我慕清泠没了你,一样可以找到很好的男人。”    我倨傲的抬起下巴,对着席慕深嘲讽道。    “慕清泠,你在胡说什么?你明明知道,我对林琳没有别的感情。”席慕深似乎被我的话刺激到了,他朝着我扑过来,一把抓住我的双肩,用力的摇晃道。    我看着席慕深冰冷的眼眸,冷淡道:“我不知道你对林琳有没有别的感情,席慕深,我不喜欢优柔寡断的男人,你要是在我和林琳之间犹豫不决……”    “够了,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。”    席慕深有些粗暴的打断我的话,似乎很失望的看着我。    “你已经不是以前的慕清泠了。”    席慕深的身体,不断往后退,看着我,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。    “我没有变,席慕深……我只是不想要在经历像是方彤那种事情,女人有时候,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。”    “林琳只是太依赖我了,难道你连林琳都容不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