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瞬间,索马里这个原本屹立在商界的男人,在这一刻,忍不住红了眼睛。    他双手颤抖的拿着手中的报告,眼睛泛红的看着乔栗。    “茕茕,我是爸爸啊,你还记得爸爸吗?”    乔栗似乎也被这份报告吓到了,她完全不敢相信的看着索马里。    “我……怎么可能是你的女儿?”    “你就是我的茕茕,茕茕,我的茕茕。”林浅激动不已的想要抱住乔栗,但是因为双腿不方便,只能抓住乔栗动手。    我红着眼睛,站在一边,看着林浅,索马里他们激动不已的样子。    乔栗能够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,真的很好……    “不……我不是你们的女儿,不是……”就在这个时候,乔栗像是疯了一般,一把推开了索马里和林浅,跑了出去。    “乔栗。”    “茕茕。”    乔栗激动的动作,让林浅和索马里很难过,我看着已经跑走的乔栗,眼底带着些许的担忧。    “慕董,麻烦你,劝劝茕茕。”    索马里看着我,痛苦道。    自己找了这么久的女儿,现在却不肯认自己,对于索马里来说,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吧。    “好。”我看着索马里和哭的像是泪人一样的林浅,离开了这里。    我追上了乔栗,终于在医院外面那个公园里,看到了坐在长椅上,背影看起来异常孤单无助的乔栗。    “乔栗。”    我上前,坐在乔栗身边的椅子上,苦笑的叫着乔栗的名字。    “我不相信。”    乔栗回头,看着我,漂亮的眼眶中,明明盛满着泪水,却还在固执的和我说,她不相信。    看着乔栗这个样子,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:“乔栗,就算是你不相信,事实还是事实。”    “我……不要……”乔栗捂住脸,痛苦低吼道。    “乔栗,他们是你的父母,他们找了你很久很久,林浅更是因为你当年被人抱走,出车祸伤了双腿,她的精神状态一直不是很好,这些年,也一直在找你,没有一刻不在想念你。”    母爱,大抵就是这个样子吧?    “夏天,我不配,我不要当他们的女儿,我不要。”    乔栗抱住我,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。    不管受了什么委屈和挫折,乔栗都不会哭的,可是,现在乔栗却哭得像个孩子一样。    其实,我很清楚,乔栗很想要和索马里他们相认。    只是,她不可以让外界的人抨击索马里他们,所以,她只能够选择不相认。    “乔栗,没有一个父母会嫌弃自己的孩子,你的那些遭遇,没有办法改变,我们只能够向前走,只要活着,就好了。”    对于索马里来说,自己的女儿从那么小就开始走上当妓女的道路,的却是很心疼,可是,他最庆幸的,却是乔栗还好好的活着。    只要活着,不管经历什么痛苦,都是值得的。    “我不要,夏天,我不要和他们相认,他们是豪门家族,怎么可以因为我的关系让他们整个家族蒙羞,我没有资格成为他们的女儿,我不要。”乔栗的情绪非常激动,我看着乔栗这个样子,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,手机响了。    我抓住乔栗的手,不让乔栗离开,接通电话之后,才知道,林浅被送进icu了,情况非常危急。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乔栗不肯认他们的举动,伤到了林浅的心,林浅气急攻心,当场就吐血昏迷,现在被送进医院去紧急治疗。    “乔栗,林浅病危。”    我放下手机之后,看着乔栗的眼睛,轻声道。    乔栗浑身僵硬,嘴唇不断颤抖,就连瞳孔,都因为害怕和恐惧,猛地撑大。    “乔栗,你不应该这个样子懦弱,你和我说过,只要活着就好,当初我毁容,双手不能够动,又不能说话,就像是一个乞丐一样,可是,你和我说,只要活着就好,这句话,是你告诉我的,不是吗?”    “不管你经历什么,只要你活着,对于他们来说,就是最大的欣慰。”    “夏天……我要去见她,你带我去见她好吗?”    乔栗泣不成声,捂住脸,痛苦道。    我眨巴了一下眼睛,将眼中的泪水擦干净。    “乔栗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和家人,我希望你可以得到幸福。”    “只要我们活着,就好。”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茕茕。”索马里在看到乔栗之后,一瞬间,仿佛老了几十岁一样,他的双手,不断颤抖着,浑浊的眸子,满是悲伤和痛苦的看着乔栗。    看到索马里,乔栗似乎再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样,朝着索马里扑过去,抱住索马里,哭泣道:“爸爸”……    “茕茕,我终于找到你了,茕茕……我的茕茕……”    索马里紧紧的抱住乔栗,哭了起来。    我看着眼前感动的一幕,忍不住再度红了眼眶,这个世界,莫过于这种亲情吧?    林浅最终转危为安,但是因为这些年,一直记挂着乔栗的关系,林浅的身体被损伤的非常严重,医生建议索马里,一定要好好的照顾林浅,让叶谦不要在优思了,要不然,后果会非常严重。    林浅被转到贵宾病房的时候,乔栗就一直守着林浅,看着林浅苍白的脸,乔栗总是忍不住哭了起来。    “乔栗,她会好起来的。”我握住林浅的手,轻声道。    现在她一直记挂的孩子,已经回来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