席慕深恣肆的勾起唇瓣,邪佞的盯着我看。    我被席慕深看的浑身燥热,忍不住红了脸颊道:“算了,你还是……”    “还是和以前一样,那么紧。”席慕深的另一只手,不知道什么时候,来到了我的两腿间,恣肆的揉搓着,眼睛火辣辣的凝视着我道。    轰!    我被席慕深这个举动,脑子一下子变得空白。    这个妖孽。    竟然每次都用这种诱人的表情对着我?    “席慕深……你流氓。”    “我就对你一个人流氓。”    席慕深低笑一声,将脸颊靠在我的脖子上。    我又羞又恼,席慕深将我搂在怀里,像是安抚小孩子一样拍着我的肩膀道:“慕清泠,我会好起来的,一定会站起来的。”    听到席慕深沉沉而坚定的声音,我的脑子原本还有些火辣辣,此刻渐渐的冷却下来。    “好,我知道,我会等你,泠泠也会等你的,席慕深,你不是一个人,有我们陪着你。”    我抬起头,看着席慕深,轻声道。    “为了你们,我一定会克服的,不管多么辛苦。”席慕深轻声道。    我们两个人互相拥抱在一起,我的耳朵贴在席慕深的胸膛,他的手,紧紧的握住我的手,十指交握,那一刻,我觉得,这就是永恒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慕董。”    席慕深睡着之后,我穿上衣服,想要去看看泠泠,刚走出房门,就看到了穿着一件低胸吊带裙的林琳。    林琳虽然很瘦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林琳的身材很好,真的是该凸的凸,很诱人。    我见林琳穿着这么暴露,忍不住蹙眉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?不是让你回自己的房间吗?”    以前我同情林琳,是因为觉得林琳的遭遇和乔栗很像,所以对林琳,我非常的同情,可是,林琳现在的目标,竟然是席慕深,我就不会原谅。    我是一个女人,女人的直觉都非常准,林琳想要成为席慕深的女人。    “我……要在这里陪着阿深。”林琳扭着身边的裙子,对着我说道。    我看了林琳那张苍白的脸一眼,眉心微微皱了皱道:“不需要,席慕深我会照顾。”    “慕董,我……想要成为阿深的情人,就算是只是暖床的都可以,阿深病发的时候,我可以用身体给他治疗,我会在床上侍候好他的,我……我学了很多的技术,一定可以让阿深满意的。”    林琳抬起头,紧张的看着我说道。    我冷下脸,目光冰冷的看着林琳。    “林琳,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    我是席慕深的妻子,林琳现在竟然毛遂自荐成为席慕深的情人?    “我……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阿深也是喜欢我的,慕董,你就让阿深收了我吧,我只想要成为阿深的女人,我不会和你抢名分的,我只是……想要给阿深生一个孩子,一个我们两个人的孩子。”林琳说着,神情带着梦幻和疯癫道。    看着林琳这个样子,我忍不住用力的捏紧拳头。    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忍受了。    “你给我听清楚,席慕深是我的男人,任何人都别想要碰席慕深一下,你要是在敢说这个话,我会让你后悔。”    我走进林琳,冷冷道。    女人的心,有时候很可怕,为了杜绝这种情况发生,我必须要先发制人。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肯答应我?就因为你是千金小姐,是集团的董事长,所以你就将我的阿深抢走吗?”    林琳似乎被我的话刺激到了,她重重的捏住拳头,对着我发出一声犀利的低吼道。    我看着林琳这幅样子,面色冷凝,刚想要说话的时候,林琳双腿一屈,直直的跪在我的面前。    “慕董,我求你了,你让我陪着阿深好不好?我只有阿深了,你还有孩子,我什么都没有,我只是想要成为阿深的女人,我们一起侍候阿深。”    “疯子。”    我直觉林琳真的是病的不轻。    任何一个女人,也没有办法将自己的老公分享出去,更何况是我。    我绝对不允许席慕深碰任何一个女人。    我扭头,不打算理会林琳,便朝着楼梯走去。    可是,林琳却抓住我的手,不肯放弃道:“慕董,我陪着阿深三年了,你不要将阿深从我身边夺走好不好?我求求你了……”    “林琳,你在这个样子,我只能强制的将你……”    “啊!”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意外的事情发生了,我原本只是想要将林琳推开,谁知道,林琳重心不稳,整个人朝着楼下滚,我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,不由得僵硬的站在楼梯口。    “夏天,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    “夫人,这是怎么回事。”    乔栗和佣人听到声音之后,纷纷走过来问我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我只能够看着额头满是鲜血的林琳发呆,一直到席慕深的怒喝在我的背后响起,我忍不住浑身一颤。    “林琳。”    “席慕深……我……不是故意的。”我回头,就看到了穿着黑色睡衣,面色冷峻骇人的席慕深,慌张的解释道。    席慕深刚才还带着柔情的眼眸,在看着我的时候,仿佛浸染了寒冰的针叶林一般,刺骨而阴冷的有些可怕。    他推开我,大步的走下楼,将趴在地上,不断呻吟的林琳抱了起来。    “马上去叫医生,马上……”    席慕深抱起林琳,朝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