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两个人,明明应该是最亲近的双生子,可是……现在却……    “席慕深,没有想到,你竟然会变成这幅德行,真是让人意外。”    “是啊,没有想到,我会变成这个样子。”    面对着顾夜爵的嘲讽,席慕深却没有一点生气,只是淡淡的点头。    “这个样子的你,怎么可能给慕清泠幸福?”顾夜爵上前,冰冷的气息,在整个房间开始蔓延。    我皱眉的看着顾夜爵身上那股强大的气流。    总觉得顾夜爵和席慕深两个人撞到一起,就像是火星要撞地球一样。    “顾夜爵……”    我张口,想要阻止顾夜爵。    顾夜爵回头,面带嘲讽的看了我一眼,慢悠悠道:“怎么?担心我会对席慕深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?”    心中的想法被戳破了,我忍不住尴尬的笑了笑:“我……没有这个样子想。”    顾夜爵每次撞到席慕深,都像是火星撞地球一样,我当然是……有些担心顾夜爵会伤害席慕深了。    “慕清泠,我问你,席慕深就这么好吗?”顾夜爵目光沉凝的凝视着我,目光异常认真的问道。    我捏了捏拳头,轻轻的点头道:“是。”    “席慕深,你给我听清楚了,你要是没有办法给慕清泠幸福的话,我随时都会将慕清泠抢走。”顾夜爵闻言,只是冷漠的回头,对着席慕深冷哼道。    顾夜爵的话,让我有些怔讼,我呆呆的看着顾夜爵,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顾夜爵说这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?    顾夜爵是放弃了吗?    “我会好好保护慕清泠,绝对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将她带走。”席慕深毫不示弱的对着顾夜爵说道。    顾夜爵闻言,只是抿紧冰冷的唇瓣,转身朝着我走过来。    “慕清泠,我终究对你,还是没有办法完全下手。”    顾夜爵紧紧的抱着我,沉沉的声音,冲击着我的耳膜。    我伸出手,抱住了顾夜爵的身体,轻声道:“谢谢你,顾夜爵。”    真的……谢谢……    一直以来,顾夜爵帮了我很多,虽然这一次顾夜爵因为生气想要利用这种方式打压我,可是,我还是谢谢顾夜爵。    顾夜爵离开之后,我看着门口出神,一直到席慕深将我拽到他的怀里,我才算是回过神。    席慕深有些生气的看着我,俊美的脸上蒙上一层淡淡的寒冰。    “慕清泠,你竟然敢让别人抱你。”    我看着满脸醋味的席慕深,心中不由得有些好笑。    “那不是别人,他是你的弟弟。”    “谁说他是我的弟弟了?我才没有弟弟。”席慕深冷哼一声,有些别扭的扭头。    看着席慕深这个样子,我不由得弯起唇瓣,踮起脚尖抱着席慕深的腰肢道:“席慕深,你明明很想要认顾夜爵当弟弟的,为什么你不肯开口?”    我不清楚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,顾夜爵应该算的上是这个世界上,和席慕深最亲近的人了吧?    毕竟,他们曾经一起待在妈妈的肚子里。    席慕深垂下眼帘,淡漠道:“他也不想要认席家,这个样子也好,席家原本就没有资格认他。”    席慕深的话,让我有些疑惑,我张口想要问为什么,席慕深只是低下头,亲吻着我的眉眼道:“慕清泠,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我们会就不要在追究了,他现在很好,就好了。”    曾经,席慕深和顾夜爵还是对手,没有想到,当真相浮出之后,两人之间,竟然是这么亲密的兄弟关系。    “嗯,席慕深,你也要好好的,知道吗?”我见席慕深好像是不想要说顾夜爵的事情了,不由得踮起脚尖,吻着席慕深的下颚说道。    席慕深伸出手,轻轻的握住我的下巴,亲吻着我的唇瓣道:“好,为了你,为了我们的孩子,我也会努力的。”    ……    顾夜爵没有继续对方氏集团进行攻击了,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、    他撤资离开了京城,走之前,什么话都没有说。    对于顾夜爵,我对他的感情,多少还是有些复杂的。    顾夜爵离开之后,我便开始给索马里董事长的夫人开始制作礼服。    方浩然和叶然最近一直在作坊监督,我也放心将作坊交给方浩然管理,毕竟他将公司交给我之后,就没有什么事情做了,可以有作坊这个工作,让他忙碌起来,也是非常好的。    席慕深的治疗,还在继续,司徒傲说让我做好心理准备,席慕深中毒毕竟是太深了,要治疗,非常困难。    但是,我相信席慕深,不管多么的困难,我都会坚持下去的。    “慕总,董事长让你过去一趟。”我将弄好的设计图带到了索马里的公司,秘书看了我一眼,对着我说道。    我看了秘书一眼,点点头,便和秘书一起往索马里的办公室走去。    索马里看到之后,起身笑道:“我可是一直在等着慕董你的设计图。”    “这是我给贵夫人设计的婚纱,请索马里看一下,喜不喜欢。”我将设计图拿出来,交给索马里。    这是我倾尽心血想出来的婚纱,是我目前最满意的作品了。    我希望,索马里可以喜欢。    “这个是……”索马里看着我手中的设计图,眼底泛着些许的光芒。    他的手指,轻轻的摸着手中的图纸,眼眸带着些许沉沉的气息。    “索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