……    “夏天,那个男人,真的是席总吗?不会搞错了吧?”乔栗知道我将席慕深带回来之后,似乎有些被吓到,她一度怀疑,这个男人只是长相和席慕深有些相似罢了,毕竟这个样子的席慕深,和以前那个威风凛凛的席慕深,判若两人。    “是,他是席慕深,乔栗,我需要你的帮忙。”    我在看到席慕深这么痛苦又不肯认我的时候,我就已经下定决心,要让席慕深承认自己就是席慕深了。    “你……想要怎么做?”    乔栗见我的表情这么严肃,不由得怔讼的问道。    “我要让席慕深,自己承认自己的身份。”我靠近乔栗,对着乔栗的耳边说道。    席慕深,这一次,我会让你承认自己的身份,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,我都不会放弃你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半个月之后,不管我怎么努力,席慕深都不肯承认我是,甚至说自己不是席慕深,让我放了他。    我没有理会,依旧关着席慕深,直到两天后,我在三环的公路上,发生了车祸,性命垂危,马上就要死了。    “这个样子,席总就会承认吗?”乔栗看着我浑身包裹着纱布,将脸弄成青灰色的样子,忍不住开口道。    “会的,他不会忍心看到我这个样子。”我勾起唇瓣,看着乔栗说道。    他在上一次车祸拼命的救我,席慕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就这个样子死掉的。    我要用这种苦肉计,逼席慕深承认。    “好像是来了。”乔栗的手机震动了一下,乔栗拿出手机,对着我露出笑意道。    “你先藏起来,将一切都录下来,这个样子,就算是他想要赖账都不行。”    “ok,交给我。”乔栗对着我比了一个姿势,便躲在了洗手间。    我听着沉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立刻闭上眼睛。    “慕清泠……该死的,你为什么总是受伤。”    我听到席慕深带着气急败坏甚至是愤怒的声音。    我继续假装昏迷,没有睁开眼睛。    我感觉席慕深已经过来我的床边了,他抱住我的身体,消瘦锐利的骨头,咯的我的身体很痛,莫名的,我有些心酸。    席慕深原来,瘦成了这个样子。    “慕清泠,醒过来……给我醒过来。”粗粝甚至是嘶哑的声音,在我的耳边响起,他摇晃着我的肩膀,像是要将我摇醒的样子。    我其实想要立刻睁开眼睛,但是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    “慕清泠,醒来啊……求你了……醒过来……”    席慕深奔溃的怒吼,原本就尖锐的手指,掐的我的肩膀,一阵刺痛。    “慕清泠,我错了……我再也不会不理你了,我没有……我没有碰林琳,我一直爱的人都是你,怎么会碰别的女人?你醒来好不好?慕清泠。”    “我原本就已经打算要离开这里的,为什么你要找到我?为什么一定要相信我没死?我只想要在角落里,看着你幸福就好了,慕清泠……不要死,求你了……”    “慕清泠,睁开眼睛,看我最后一眼,好不好?”    我感觉他冰冷的唇瓣贴在我的唇瓣上,那一刻,刺痛我的心脏。    我再也没有办法假装下来,我慢慢睁开眼,看着席慕深脸上的泪水,心酸道?:“席慕深,你现在承认了吗?”    承认自己就是席慕深了吗?    “你……骗我?”席慕深睁大眼睛,似乎也意识到了,自己走进我设计的圈套里。    他松开我,欣长单薄的身体,摇晃了一下。    “如果我不骗你,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和我相认?”我看着席慕深,咬唇将身上的绷带解开。    席慕深说没有碰林琳,我很开心,我原本就打算,就算是席慕深碰了林琳,我也不会放弃席慕深。    “慕清泠,你竟然设计我。”席慕深绷着一张脸,有些愤怒的瞪着我。    “这一切还不是都要怪你,谁让你……不肯承认自己。”我走上前,想要抱住席慕深,却被席慕深一把推开。    “这一次,算你赢了。”    席慕深说完,就要离开,我立刻抓起一边的手术刀,抵在脖子上。    “席慕深,你要是敢离开,我就真的死在你的面前。”    我厉声的对着席慕深的背影怒吼道。    席慕深似乎没有想到我会做出这种事情,他回头,一双深冷的眼眸弥漫着一层骇人的寒气。    “慕清泠,你敢用这种手段威胁我。”    “是你逼我的,你究竟还想要怎样?你要别扭到什么时候?现在不是你懦弱的时候。”我看着席慕深,怒吼道。    席慕深绷紧脸,随后看着我,语气异常悲伤道:“慕清泠,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人吗?”    我用力的捏住手中的刀子,定定的看着席慕深。    “我是一个瘾君子,我身上被方彤注射了致命的毒瘾,戒不掉的。”    是方彤给席慕深注射的?    我的脑子轰一下,完全没有想到。    “还记得我说的吗?结婚那天,你被萧雅然带走,虽然方彤整容成你的样子,但是我一眼就看出她不是你,但是,我只能够假装不知道,因为我要将萧雅然毁灭掉,所以我和方浩然说好了,不会表现出来,另一方面,我一直在找你,直到你回来了,我看到你受了很多伤,我那个时候,就发誓,一定要将萧雅然和方彤碎尸万段,可是,方彤在我吃的东西里放了提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