……    第二天,我昏沉沉的起来,想要去公司的,却接到了警方的电话,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林琳的女人。    我一听,脑袋瞬间清醒了,立刻问发生了什么事情。    原来,林琳昨晚上去找阿深的时候,被一群流氓强奸了,现在被送到了医院,危在旦夕,他们找不到别的人,就看到林琳手机的通讯录只有我的电话,才给我打电话,让我过去一趟。    我和警察办理了一下手续之后,便在医院等着林琳醒来。    林琳很瘦,可以说是皮包骨。    看着她,总是让我不自觉的想到了乔栗,他们两人的经历实在是太像了。    我让管家派了一个佣人过来看着林琳,便开车去了林琳家,想要告诉她男朋友,林琳出事了。    “你们是过来找林琳的?那个孩子不在。”我坐在林琳家的门口,等着林琳的男朋友回来,一个大爷路过,对着我摇头道。    我见这个大爷好像是认识林琳,忍不住便攀谈了起来。    从这个大爷的口中,我知道了林琳很多事情。    大爷说,林琳是一个有轻微智障的女人,一直被奶奶带大的,奶奶死了之后,就一个人生活,以前都是靠捡垃圾生活的,三年前的一天,她捡了一个男人回来,从此和那个男人一起相依为命,然后就有邻居说,看到林琳当站街女,他们都骂林琳不知检点,大爷说,其实林琳也很苦,他说那个男朋友是一个瘾君子,每天都要吸毒,林琳每天赚得钱,都给了那个男人,自己好几次都因为贫血送进医院,却还是不死心的继续赚钱。    “林琳啊,就是一个傻孩子。”    那个大爷说完,叹息摇头离开了。    三年前……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    林琳的男朋友,是三年前被林琳捡回去的?    我捏住了口袋里的戒指,心脏猛地瑟缩起来。    席慕深……会是你吗?    这就是你不肯和我见面的原因?因为沾染了毒瘾,所以你不肯出现在我的面前?你宁愿生活在暗处,也不愿意见我,对不对?    我几乎在听了那个大爷的话,可以确定林琳的男朋友就是席慕深了。    我让人在整个京城找席慕深。    但是,却一直没有结果,林琳的男朋友,似乎在一瞬间,消失了一般。    我浑浑噩噩的开车想要回家,却在途中遭遇了车祸。    “滴答滴答。”有汽油滴落的声音,那么的清脆,就像是在催促我,要马上离开这个地方一样。    我伸出手指,僵硬的想要将车门打开。    但是,我尝试了许久,却还是没有办法将车门打开。    额头一直在流血,我感觉自己的力气,正在慢慢的消失。    “慕清泠……慕清泠……”    就在我意识就要消失殆尽的时候,我听到了一声低吼。    我微微的抬起眼皮,努力的想要看清楚叫我的人是谁,只能够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。    他将我的车门用力的打开之后,将我整个人从车上拖了下来。    “轰。”一声烈火爆炸的声音,响彻我的整个耳膜。    我艰难的看着紧紧抱着我的男人,浅浅的低喃道:“席慕深……是你吗?”    “慕清泠,活着……你要活下去,不要在找我了,听到没有,不要找我了。”    撕心裂肺的低吼轰炸着我的耳膜,让我异常的难受。    “席慕深……别走。”我看着他放下我,就要离开的样子,心慌的想要抓住他的衣服。    可是,他没有回头,沙哑而充满着痛楚的声音,飘进了我的耳朵:“慕清泠……你要活着,和顾夜爵在一起吧。”    “席慕深……你这个懦夫,你混蛋……回来……席慕深……听到没有,给我回来。”    我趴在地上,伸出手,努力的想要抓住那个渐行渐远的人,却怎么都没有办法。    我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席慕深,渐渐的消失,然后我被黑暗吞噬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清泠,你终于醒了,吓死我了。”    我睁开眼的时候,身边只有乔栗。    乔栗看到我睁开眼睛,喜极而泣,扑到我的身上,抱着我大哭起来。    我被乔栗紧紧的抱住,呼吸有些困难,忍不住哑着嗓子道:“乔栗,难受。”    “抱歉,我太激动了。”乔栗这才松开手,对着我尴尬的笑道。    我微微的扯了扯唇瓣,习惯性的想要起身,乔栗却一把抓住我的手,对着我摇头:“不行,你现在还不可以起来。”    乔栗一脸严肃的盯着我说道。    “我……怎么了?”我的脑袋还晕乎乎的,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,完全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。    “你还说发生了什么?你在环门那边的公路发生车祸了,车子都爆炸了,好在你被人救出来了,要不然,你都变成碎片了。”乔栗红着眼睛,对着我说道。    乔栗的话,让我的脑海中,渐渐的出现了些许的片段。    我好像是……有些记忆。    我记得自己好像是撞上了什么东西,然后车子的汽油开始漏,再然后,有人叫我的名字,车门被人用力的打开,一双手,将我从驾驶座上扯下来。    “席慕深……”我睁大眼睛,看着乔栗,疯狂的挣扎起来。    “清泠,你疯了吗?冷静一下。”乔栗似乎被我激动的情绪吓到了,忍不住伸出手,按住了我。    我看着乔栗,嘶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