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果实在是不能够解决的话……那么爸爸去求你外公。”方浩然沉下眼眸,对着我说道。    “不要,我可以的,你相信我,要是爸爸你去求外公的话,外公说不定会更加不喜欢你。”    我听叶然说过,外公之所以不想要出现,就是对方浩然非常不满。    虽然方浩然白手起家,建立了方氏集团,但是外公还是不喜欢方浩然,所以从未出现过。    我记得两年前,叶然还为了我,想要问叶家那边说可以带着我回去吗?但是叶家那边的人直接拒绝,他们像是还在生叶然当初跟着方浩然走的气,完全不肯见我们。    我想,外公应该是一个非常固执的老人吧?虽然心中可能惦记着妈妈和我,却死要面子,怎么都不肯出现。    “清泠,要是支撑不下去就和爸爸说,爸爸去求你外公。”方浩然对于我的坚持似乎有些无奈,却也妥协了。    我和方浩然还有叶然聊了一会之后,便因为时间差的关系挂电话了。    我看着手机,出神的看了许久之后,刚想要上楼继续画设计图的时候,管家在这个时候慌慌张张的走了过来。    “夫人,我们那个明朝的花瓶不见了。”    “怎么会不见了?”那个花瓶是方浩然以前在国外拍卖回来的,价值超过一个亿了。    一直都放在别墅当装饰的,好端端的,花瓶怎么会不见了?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刚才我检查别墅的时候,发现那个花瓶不见了。”管家哭哈着脸,一脸惶恐道。    “让别墅的佣人全部过来。”    我冷下脸,对着管家命令道。    也不是没有这种情况,有些佣人手脚不干净,会偷东西。    如果我的别墅也出现这种情况,那么我肯定严惩不贷。    五分钟之后,管家带着那些佣人过来。    我看着一排排的佣人,厉声道:“有谁看到了放在客厅中央的那个花瓶?”    “我们……不知道。”那些佣人第一次看到我发火,大概是被吓到了,战战兢兢道。    “我给你们一次机会,将花瓶交出来,我便不会追究,要是你们还敢不说实话,就别怪我无情。”我坐在沙发上,交叠着双腿,扬起下巴继续说道。    “夫人,我们怎么敢碰那个花瓶,我们每天都是按照工作流程打扫别墅的,我上午还看到花瓶还在的。”    “我……我想起来了,我见过林琳靠近那个花瓶,好几次我都看到她看着那个花瓶,露出很奇怪的表情。”    一个个子娇小的女佣,突然对着我说道。    林琳?    难不成,将花瓶拿走的人是林琳吗?    “管家,你现在马上调查一下监控,然后去佣人的房间搜,记住,搜仔细一点。”    我看了那个说话的佣人一眼之后,才对着管家命令道。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管家将搜索的情况和我汇报了一下,这些佣人都是住在后面的佣人房的,因为在这里工作,等同于一个封闭式的工作,一般除了一个月出去一次,他们是没有可能接触外面的。    而且,就算是要出去,门口的保安也会检查他们身上的物品,所以想要将花瓶送出去,有些困难。    但是林琳不一样,因为她晚上不用工作,和保安混的很熟,他们也不会检查林琳的东西。    “让他们先下去,然后让阿姆准备车子,我要去林琳的家。”    我将这一切处理好之后,便去林琳家。    我这么相信林琳,希望林琳不要让我失望。    我过去的时候,林琳家漆黑一片,林琳好像是没有回来的样子。    我让司机在车上等我,我直接推开了林琳家的院子门。    我叫了一声林琳的名字,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。    我刚想要去车上等林琳回来的时候,里面传来了一声闷响。    我立刻上前,将原本紧闭的门用力推开。    原来林琳没有上锁,门好像是随时都可以打开了。    我摸了一下墙壁,没有摸到灯的开关,我忍不住拿出手机照射了一下,对着里面的人问道:“我是慕清泠,是过来找林琳的,你就是林琳的男朋友阿深吗?请问你知道林琳去哪里了吗?”    林琳晚上不工作,就是为了照顾她的男朋友不是吗?为什么现在她家却黑灯瞎火的?我连林琳的影子都没有看到。    “滚……滚……”我刚想要走进那个缩在墙壁的黑影的时候,却不想,来人对着我一顿咆哮。    他的情绪非常激动,让我有些不知所措起来。    “请你安静一下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我想要上前,但是他却突然朝着我猛地扑过来,一把将我用力的推开,跑了出去。    “喂,你要去哪里。”我被他这么猛烈的动作,撞到了一边的门框上,疼的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。    我大叫着他的名字,却只能够看着他的背影,随后什么都看不到了。    我皱眉,揉了揉被撞的发疼的肩膀,刚想要离开的时候,地上一道亮晶晶的光芒,却吸引了我的注意。    我走到那个亮晶晶东西面前,蹲下身体,将那个东西捡起来,当看清楚那个东西是什么之后,我整个身体都僵住了。    刚才那个男人掉落的是一枚戒指。    而这枚戒指……    是席慕深的……    我们结婚的时候,席慕深特地去了迪拜那边,拜托人定制了两枚限量版的戒指,全球只有两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