席慕深,我知道你没有死,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,不肯出来见我,我都不会怪你,我会将你找出来的。    他们都说席慕深死了,但是,警方那边从废墟中,根本就没有挖出席慕深的尸体,有人说,可能是被炸成了碎片,所以才会找不到席慕深的尸体。    但是,我相信席慕深,不会抛下我和泠泠不管的。    我们经历了这么多,生生死死,席慕深怎么可能会将我丢下?    席慕深,不管你在哪里,请你一定要记得,我在家等你,我们的儿子也一直等着你回家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顾氏集团都从方氏集团撤离了资金了,方氏集团肯定完蛋了。”    “就是,早就说了,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撑起这个公司?真不值得方董以前是怎么想的,竟然将公司交给她。”    “现在方氏集团陷入危机,我们要求撤股,将我们之前投进去的资金,全部换给我们。”    我刚走到会议室,就听到会议室那些股东在吵架的声音。    我吐出一口气,睁开眼睛,目光冷凝的推开了会议室的门。    “各位股东,请稍安勿躁。”    我站在门口,看着吵得面红耳赤的股东,淡淡的说道。    那些股东看到我之后,纷纷的朝着我走进道:“慕董,现在你应该要给我们一个答案了吧?”    “对啊,慕董,请你给我们一个满意的解释,方氏集团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。”    一个个股东朝着我逼近,我的脑袋都要爆炸了。    我伸出手,做了一个停的手势,他们见我这个样子,才没有继续说话。    我见他们安静下来,便开口道:“请各位先冷静下来,关于顾氏集团突然撤资的问题,我稍后会给大家解释一下,不管如何,希望大家相信我,方氏集团不会有事情,新的资金链,马上就会出现了。”    “真的吗?我听说慕董你想要和金梅夫人合作,但是金梅夫人今天已经和顾氏集团合作了。”    “是,金梅夫人和顾氏集团合作了,但是我还能够找到下一个公司,罗海那边最近有一个新的工程项目,我已经和那边的人打通了关系,马上就可以签订合同了。”    “慕董没有骗我们?我听说罗海的索马里可是非常固执的角色,慕董你真的说服了索马里和我们方氏集团合作?”    一个股东似乎很不相信的看着我。    “请大家相信我的能力,方氏集团绝对会撑下去的。”    “既然这个样子,我们就相信慕董,这也是给方董一个面子,毕竟我们是方氏集团的老股东了,之前方氏集团出现那么严重的危机,还是我们一起撑下去的,希望慕董不要辜负我们。”    “各位放心,我会努力的,关于资金的问题,请大家不要担心,一切我都会解决的。”    听我这么义正言辞的话,那些股东才没有继续闹下去,我见大家似乎选择相信我,不由得松了一口气,立刻让秘书送股东下去。    原本热闹的会议室,渐渐的变得安静了下来。    我坐在会议室的椅子上,苦笑一声,眼睛带着些许迷茫。    顾夜爵这个样子做,就是想要逼我吗?    没有了顾氏集团的支撑,方氏集团将会陷入资金链的危机。    下午的时候,我正搜索着关于罗海那边的消息,打算投其所好的时候,秘书告诉我,和方氏集团已经说好要合作的几家公司,纷纷转头顾氏集团。    “董事长,在这个样子下去,情况很不妙。”秘书看着我,担心道。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现在下去。”    我沉默的看了秘书一眼之后,才无力的挥手,让秘书先下去。    秘书离开之后,我看着手中的设计图,咬咬牙,便独自一个人去了罗海。    罗海在京城也是一个非常大型的企业,而且这些年,越做越大。    要是可以和罗海合作,对于我们现在的危机,也是可以缓解的。    但是,罗海的索马里是一个非常高傲的商人,他的性格,让人捉摸不透,想要和索马里合作,的却是一个难题。    但是,不管多大的困难,我作为企业的管理者,都应该往前冲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很抱歉慕董,我们董事长今天有些忙,恐怕没时间见你。”我亲自去了罗海公司,但是,前台小姐非常有礼貌的拒绝了我的求见请求。    我知道,这是索马里直接下达的命令,果然,就像是传闻中的那个样子,这个索马里总裁,真的……很难可以见他。    我抓着手中的设计图,不死心的继续问道:“我听说索马里总裁正在寻找合作伙伴,你帮我问问他,有没有这个兴趣和我们方氏集团合作。”    “抱歉,董事长今天任何人都不见,还请慕董不要为难我。”柜台小姐依旧不为所动,对着我露出异常甜美的微笑道。    我有些失望的看了柜台小姐,只好离开了罗海。    没有办法找到罗海公司合作的话,方氏集团的地位,只怕……    一想到这个可能,我整个心脏都要拧成一团了。    不管如何,我一定要……让索马里答应和我们方氏集团合作。    我被赶出去之后,没有立刻离开罗海公司。    而是在外面等。    从上午一直到下午,我都没有看到索马里的车子。    难不成索马里今天没有过来公司?    但是我听说索马里是一个工作狂?不应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