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知道泠泠在怪我为了工作,将他忽视。    我很抱歉,我对泠泠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。    “对不起,是妈妈不好,泠泠不要生气好不好?”我摸着泠泠的头发,苦涩道。    “妈妈……昨天是泠泠的生日,可是,妈妈都不记得了,妈妈每天都想着工作,都不理泠泠了。”泠泠扭头,大大的凤眸满是泪水。    “对不起,是妈妈不好。”    “如果爸爸在的话,妈妈就不会这么累了,可是泠泠没有爸爸了,妈妈又不理泠泠,泠泠是没人要的孩子。”泠泠说着,不由得放声大哭了起来。    “不是的,妈妈没有不要泠泠,妈妈错了,泠泠不哭。”    我抱着泠泠,眼眶泛红道。    “泠泠乖,不要怪妈妈了,妈妈也是工作很辛苦的,泠泠是好孩子,不可以因为生气就离家出走,让妈妈伤心,知道吗?”乔栗蹲下身体,对着泠泠无奈道。    泠泠眨巴了一下眼睛,看了乔栗一眼之后,又看着我,然后红着眼睛,愧疚道:“对不起,妈妈,泠泠错了,泠泠知道妈妈很辛苦,可是,泠泠想要和妈妈在一起,想要每天看到妈妈。”    泠泠的话,让我很难过。    是我的错,我因为公司的事情,一直都忽视了泠泠,才会让泠泠的情绪这么激动。    “妈妈也有错,以后妈妈尽量每天早点回家陪泠泠好不好?”我隐忍着落泪的冲动,摸着泠泠的脑袋道。    “妈妈说真的吗?”泠泠睁大眼睛,漂亮的眼睛带着一抹惊喜道。    “嗯,真的。”我看着泠泠开心的样子,点头道。    “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骗。”泠泠伸出手指,要和我拉钩。    看着泠泠稚气的动作,我忍不住笑了起来。    “好。”我和泠泠拉钩之后,泠泠才破涕为笑,扑进我的怀里,紧紧的抱住我的脖子。    “妈妈,以后泠泠会很乖的,再也不会让妈妈担心了,等泠泠长大了,就可以保护妈妈了。”    “好。”我看着泠泠忍不住笑了起来。    “谢谢你救了我的孩子。”我将泠泠交给乔栗之后,对着背对着我的女人道谢道。    我见她穿着一件泛旧的连衣裙,房子也是破破烂烂的,家庭情况应该不是很好。    她回头,似乎有些局促的看着我,散乱的发丝下面,是一张清秀的脸,我不由得惊讶道:“是你?”    没错,眼前的这个女人,就是我陪着金梅夫人逛街的时候,遇到的那个被嫖客抢走钱包的女人,没有想到,我们的缘分这么深,她竟然就是泠泠的救命恩人。    林琳看着我,舔着干燥苍白的唇瓣道:“你……你好,我是林琳,上一次,真的谢谢你。”    “不用谢,你也救了我的孩子,我看你的生活好像是很困难的样子,不如你到我的别墅当菲佣吧。”作为报答,我想要救济一下这个女人,但是如果我直接给她钱的话,可能会伤害这个女人的自尊。    如果是劳动力转换的话,她应该会更好受一点吧?    “真的……可以吗?”她一听,那双浑浊晦涩的眼眸,不由得带着些许的亮光。    我看她也是非常能干的样子,不由得轻轻的点头道:“当然可以,不过,当我的别墅的佣人,有些严格,希望你能够做好。”    “我会的,谢谢你。”    她开心的看着我,我让她收拾一下,和我一起去报道。    她进去的时候,似乎和屋内的人在说什么。    我站在门口的位置,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黑影,身上好像是绑着什么东西的样子。    “阿深,我要去慕董事长的别墅当佣人,你别担心,我会赚很多钱给你买东西,你很快就不会难受了。”    “啊……”一道类似于野兽一般痛苦的声音,钻进了我的耳朵,这个声音,有些熟悉。    我忍不住朝着前面走。    “给我……快点给我……”    “阿深,你冷静一下,这个留着后面吃,我会再给你去买的。”    “给我,给我……”男人不断的咆哮着,对着林琳说道。    “怎么了?林琳?”我走进去的时候,不由得皱眉的看着蹲在地上和一个黑影说话的林琳。    原谅我,只能够用黑影称呼他,因为林琳的这间房间很黑,我根本就看不到什么东西,只能够看到黑乎乎的一团东西。    “啊……滚……滚出去,滚啊……”谁知道,林琳还没有回答我,那个黑影情绪突然很激动的不断挣扎的对着我咆哮。    我被这个斯歇底里的低吼吓到了,身体不由得僵住了。    “慕总,请你离开好不好。”    林琳抱住那个黑影,流泪的朝着我恳求道。    我压下心中那股奇怪的感觉,只好退出了房间。    “阿深,给你,晚上我会再给你去买的,你暂时先忍耐一下。”    林琳的声音,从里面模糊的传出来。    究竟是什么东西?    林琳的男朋友是生病了还是怎么了?为什么会被关起来?还要被绑起来?    正当我陷入沉思的时候,林琳从里面走出来,她眼眶泛红的看着我,小声道:“慕总,我们走吧。”    “你男朋友?是不是生病了?”我看着林琳,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屋内。    “没有……他没事,就是有些自闭,他不喜欢看到陌生人。”林琳有些激动的朝着我解释。    我看着林琳奇怪的反应,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