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这辈子不分开(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) > 第228章 如果不爱我,就恨我
    她情绪失控的坐在地上,抱着钱包,不断哭泣,自言自语道:“终于找回来了,没有钱,阿深会很难受的,会很难受的。”    我看着哭的这么伤心的女人,想到了乔栗。    心中不由得一软。    世界上总是有人不理解这个职业,虽然这个职业有些女人是自愿的,但是,更多的是生活所迫,他们不得已,出卖自己的身体,只是想要活下去罢了。    职业没有贵贱之分,我们也没有资格批评别人的职业。    这个无助的女人,让我想到了乔栗,乔栗说不定,也有这个时候,被嫖客抢钱的情况,那个时候,会不会有人出手帮助她?    “小姐,你是不是有什么困难?”我看着她,淡淡的问道。    如果她有什么困难,我不介意帮她一下。    可是,她只是看着我,从地上爬起来,摇摇晃晃,就像是吸了大麻一样。    她小声的对我说了一声谢谢,便离开了。    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,我的心情不由得带着些许的惆怅。    “慕董事长心地很善良。”在我出神的看着那个已经朦胧在路灯下的影子的时候,金梅夫人突然对着我说道。    我回头,看了金梅夫人一眼,淡笑道:“不,我不善良,我只是帮助应该帮助的人。”    金梅夫人闻言,只是笑了笑,便和我一同坐上了车子。    我坐在车上,看着窗外五颜六色的灯光,浮华的城市中,总有人痛苦挣扎,那个时候,如果有一双手出现,或许,他们就不会这么痛苦了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夫人,你回来了。”我拖着疲惫的身体,成功的回家的时候,佣人看着我这么疲惫的样子,担忧的对着我行礼道。    我坐在沙发上,按压了一下难受的太阳穴道:“泠泠已经睡了吗?”    佣人没有回答,只是垂首站在不远处,没有开口。    我等了许久,没有等到佣人说话,不由得皱眉道:“怎么了?泠泠没有在睡觉吗?”    难道是还在闹?所以不愿意睡觉?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这个样子的,小少爷……没有回来。”佣人惶恐的抬起头,对着我说道。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我一听,脸色不由得一寒。    泠泠没有回来?什么意思?    “乔栗呢?”    “乔小姐也没有回来。”佣人尴尬的看了我一眼之后,继续说道。    乔栗也没有回来?    我拿出手机,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是十一点半了,乔栗没有回来,泠泠也没有回来?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    我立刻给顾夜爵打了一个电话。    顾夜爵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让我等一下,他马上过来。    顾夜爵的速度很快,十分钟便过来了。    我看到顾夜爵,紧张的就要说什么的时候,顾夜爵沉声道:“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,我已经让维克多正在找泠泠了,相信很快就会找到了。”    “泠泠这个孩子,究竟是怎么搞的?他能去哪里?”一想到泠泠可能出什么事情,我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    顾夜爵看到我这个样子,伸出手,轻轻的握住我的手说道:“好了,不要担心,我的人会找到泠泠的,而且,他是我的干儿子,我教了他这么多,他不会轻易被坏人抓走的。”    话虽然是这么说,但是我还是很担心。    “乔栗呢?她去哪里了?”    “她说一定要找到泠泠,一个人走了。”顾夜爵的话,让我有些无奈。    我拿出手机,给乔栗打电话,乔栗却非常固执,说什么都不肯回来。    我被乔栗的固执弄得无奈,只能随了乔栗。    “泠泠这个孩子,最近真的是……越来越不听话了额。”以前的泠泠很听话的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最近没有时间管泠泠的关系,泠泠突然变得很不听话了。    “慕清泠,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泠泠今天会这么生气吗?”顾夜爵挑眉看着我说道。    我怔讼的看着顾夜爵那张脸,不明所以的摇头。    “今天是泠泠的生日。”顾夜爵看着我,缓缓道。    什么?今天是泠泠的生日?    我拿出手机,看了一下上面的时间。    果然,今天是泠泠的生日,可是……我却不知道?难怪今天的泠泠情绪会这么激动?原来罪魁祸首就是我自己。    “我……怎么可以将泠泠的生日忘记?”我无力的将手机放在沙发上,眼眶微红道。    “你最近工作太忙了,不记得也很正常。”    顾夜爵看着我,有些无奈道。    “我真的是一个不称职的妈妈。”我看着顾夜爵,眼眶泛红道。    我竟然连泠泠的生日都不知道,为了工作,总是忽视泠泠。    “不,你已经很努力了,慕清泠。”    顾夜爵伸出手,将我搂在怀里,轻声道。    “顾夜爵,泠泠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对不对?”我抬起头,看着顾夜爵那张俊美好看的脸,忍不住开口道。    “嗯,相信我。”    顾夜爵伸出指腹,轻轻的婆娑着我的眼帘道。    “慕清泠,和我结婚吧。”我被顾夜爵这种亲昵的动作,弄得有些不自在起来。    我刚想要推开顾夜爵的手的时候,顾夜爵却突然这个样子说。    我听了之后,后背不由得僵住了。    他抬起我的下巴,让我没有办法躲避,只能够直视着他的眼睛,他凝视着我的眼睛,缓缓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