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夜爵的心思我很清楚,但是可惜的是,我的心早就已经被席慕深占满了。    乔栗有些失望的看着我,然后说道:“夏天,席总已经离开……”    “乔栗,你知道吗?我有一个预感,席慕深还活着。”    我打断了乔栗的话,看着乔栗说道。    “怎么可能?夏天,不要在沉浸在梦境中了,席总早就已经……”    “乔栗,你不会明白我心中的偏执的,就连我自己,都不明白,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告诉我,席慕深,肯定还活着,只是他不知道生活在什么地方罢了,可是,不管怎么样,我都会等下去的,我希望,可以等到他。”    我握住乔栗的手,轻声道。    乔栗看着我,漂亮的眼睛带着些许的红色。    “希望……真的是吧。”    乔栗神情复杂的说完,便牵着我的手,就要进入火锅店。    我无意中看到了对面马路上一个熟悉的影子。    虽然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,但是那个背影,好熟悉……    是席慕深吗?    我慌张的推开了乔栗的手,朝着对面的马路奔跑过去。    “夏天,你要去哪里,夏天……”身后是乔栗着急的大呼声,可是我已经顾不上了。    我现在只想要追上那个人影,想要确定,那个人,究竟是不是我一直在期待的人。    但是,当我来到了那条马路上,人来人往的马路上,却看不到我想要找的人影。    我站在马路中央,四周都是陌生的脸孔,那个人影,消失不见了。    “夏天,你怎么了?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跑到这里来?”乔栗气喘吁吁的来到我的身边见我脸色苍白的盯着前面,不由得对着我问道。    我回头,看了乔栗一眼,苦涩道:“可能是我看错了,我们走吧,泠泠估计等急了。”    乔栗不明所以的看了我一眼,却还是点点头,拉着我离开这里。    我回头,看着空荡荡显得寂寞的街道,心脏的位置,不由自主的泛着些许的刺痛。    席慕深……    如果我可以回头再看一眼的话,或许就真的可以看到了……只是那个时候,我没有回头!    火锅店三楼。    我看着泠泠吃的满头大汗的样子,我却一点食欲都没有。    我拿着勺子,看着自己面前的碗,一句话都没有说。    顾夜爵将一根青菜放在我的碗里,冷冽的眉心微微皱了皱道:“想什么这么出神?”    “谢谢。”我回过神,看着自己碗里的青菜,对着顾夜爵勉强的笑道。    “究竟怎么了?看你从刚才开始,脸色就很不对劲?是不是工作上出了什么问题?”顾夜爵撑着下巴,淡淡的问道。    我感觉顾夜爵变了很多,以前的顾夜爵,乖戾冷酷,但是现在的顾夜爵,要怎么说呢?感觉柔软了很多。    “没什么,可能是最近太累了,出现幻觉了。”我微微扯了扯唇,对着顾夜爵解释道。    顾夜爵眯起绿眸,看了我一眼,便没有在说话了。    吃完火锅之后,泠泠缠着我要去吃甜品,我原本想要小小的满足一下泠泠的,但是秘书给我打电话,我现在必须要回去看会了。    “泠泠乖,和乔栗一起回家,妈妈还有工作要处理。”    “妈妈每天陪着工作,都不理泠泠了。”泠泠听我这个样子说,漂亮的脸上满是委屈。    我也知道,自己每次因为工作没有陪着泠泠,对泠泠来说,非常的过意不去,可是……    “等妈妈忙完了,就过来找泠泠好不好?”    “妈妈最讨厌了,泠泠讨厌妈妈。”泠泠听我这个样子说,没有像是以前一样乖乖听话,突然对着我大叫了一声,便跑了出去。    “泠泠。”    我看着泠泠跑走的背影,担心的不行,就想要去追的时候,乔栗已经追过去了,顾夜爵抓住我的手,淡淡安抚道:“我去将这个小鬼带回去,你现去开会。”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工作虽然很重要,却也比不上泠泠。    “听话,你的事业才起步没有多久,你现在是整个集团的决策者,不能够任性。”    顾夜爵沉下脸,对着我说道。    我看着顾夜爵,只好让司机送我去公司。    有顾夜爵在的话,肯定没有问题的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对于这一次的策划,还有人提出异议吗?”会议接近尾声的时候,我拿着笔,对着台下的那些高管问道。    这些都是方氏集团的精英管理者,每一个的能力,都非常强。    “没有,一切就按照董事长的意思办。”    “既然这个样子,那么我现在马上让秘书开始这一次的策划,无水那边的工程,尽快动工,毕竟现在有政府的政策当保护伞,在那边开展房地产,我们方氏集团就可以大赚一笔。”    “是。”    “散会。”    我整理了一下文件,径自的离开了会议室。    连续开了三四个消失的会议,喉咙都干的要冒火了。    我回到办公室,便让人给我倒了一杯水,喝完了水之后,刚想要休息,助手走进来,告诉我说金梅夫人已经到达京城机场,而且,芭乐公司已经在我们前头,去机场迎接了。    “董事长,都是我们的失误,没有想到,芭乐公司竟然这么快就听到消息了。”助手满脸愧疚的对着我道歉道。    我转动了一下钢笔,淡淡道:“这件事情先不追究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