席慕深站在窗子面前,背对着我,一身黑衣,如同浸染在黑暗的恶魔一样。    看着席慕深的背影,我的眼眶不由得一红。    我朝着席慕深冲过去,一把抱住了席慕深的腰身。    席慕深的身体突然僵硬了。    他回头,在看到我之后,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眷恋。    “泠泠,你来了。”    席慕深……你果然早就知道了?    我咬唇,看着席慕深,不断的流泪。    “对不起,让你受了这么多苦,我一直派人找你,却找不到你,我知道萧雅然将方彤放在我的身边,我也只能够隐忍着,我要将他们一网打尽,只能够委屈你。”    席慕深摸着我的脸,将我眼睑的泪水擦干净。    席慕深,我会陪在你身边,和萧雅然他们战斗的。    我抓住席慕深的手,看着席慕深,异常坚定的看着席慕深。    “萧雅然敢对你做出这种过分的事情,我便不会轻易的放过他,我筹划了这么久,不会就这个样子放弃的,他在你身上留了多少伤疤,我就要加倍讨回来,还有方彤,我也不会放过。”    席慕深危险的眯起眼睛,声音沉冷道。    我点头,眼眸迸发出恨意。    萧雅然,方彤,绝对不可以让他们再度逃脱。    “这些事情,交给我,还有三天,三天之后,方氏集团和席氏集团宣布破产,萧雅然必定会出现,所以三天后,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。”    席慕深搂着我,将唇瓣移到我的耳边道。    “慕清泠,在这三天,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,等我过来接你和泠泠,知道吗?”    我摇摇头,踮起脚尖,吻着席慕深的下巴,我想要告诉席慕深,我想要和他一起战斗,我要看着萧雅然和方彤的下场。    “一切我都计划好了,慕清泠,等我接你。”席慕深搂住我,将我抱到了一边的床上。    “我们很久没有在一起了,慕清泠。”    席慕深将我身上的衣服解开,看着我身上的伤疤,他低头,用滚烫的唇瓣轻轻的吻着那些疤痕。    “很疼对不对?是我的错,我没有好好保护你。”    不怪席慕深的,是我自己的能力不强,没有保护自己。    我抱着席慕深的脑袋,将双腿打开,容纳席慕深的进入。    “一切都会结束了,慕清泠,你一定要幸福,就算是……没有我,也一定要幸福知道吗?顾夜爵这个人,我虽然很讨厌,但是,他有能力保护你。”    席慕深,你在说什么?    我睁着眼睛,看着扣住我腰肢,不断冲撞的席慕深,脑袋有些晕乎乎的。    我被席慕深的动作攥取了呼吸,根本就没有听清楚席慕深究竟在说什么。    席慕深一遍遍的撞击我的身体,仿佛要将我刻进骨髓一样。    “慕清泠,我爱你,记住,我爱你。”    “啊……”我发出一声嘶哑的喘息声,身体无力的躺在席慕深的身下。    朦胧中,我感觉有冰冷的液体,滑落我的脸庞,很冷很冷……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我醒来,看到的不是席慕深,而是趴在我怀里的泠泠。    泠泠摇晃着那张漂亮的脸,稚气的大眼睛,满是欢喜的看着我。    “泠泠?”我迟疑了一下,伸出手,轻轻的摸着泠泠的脸蛋,却没有办法发出声音。    “妈妈……妈妈……”泠泠搂住我的脖子,不断的叫着我的名字。    我不是应该在席家吗?我记得我和席慕深……    想到我们在书房放肆缠绵的场景,我的耳根不由得一热。    我抱着泠泠,就要起身的时候,身体传来的酸痛,让我的大脑有些蒙住了。    这种感觉……    席慕深呢?    我慌张的抱着泠泠,穿上鞋子,跑了出去,却在门口的时候,撞到了乔栗。    乔栗看着我慌张的样子,有些担忧道:“夏天,你怎么了?”    我看着乔栗,着急的叫着席慕深的名字,但是乔栗听不懂我在说什么,只是牵着我,重新回到房间。    “你身上的伤刚好,不要乱来,好好躺着。”    我不肯躺下去,重新坐起来,乔栗看着我这么固执的样子,不明所以道:“夏天,你今天怎么了?”    “席慕深在哪里?”我抓起乔栗的手心,在上面写道。    乔栗看了我一眼,眼眸微微闪烁了一下,没有回答我。    “夏天,你在说什么?我不懂你在写什么,好了,你要乖乖的休息……”我看着乔栗闪烁的眼神,沉下脸,轻轻的推开乔栗的身体,就要离开。    乔栗看着我这个样子,有些难过道:“夏天,不要在管席氏集团的事情了,他们早就已经……”    早就已经怎么了?    我看着乔栗,眼底带着恐惧。    席慕深说,还有三天,当席氏集团和方氏集团传来破产的消息之后,萧雅然肯定会出现,这一招是引蛇出洞,他布置好了一切,这一次,绝对要彻底的除掉萧雅然和方彤。    现在应该还没有开始的,不是吗?    “席氏集团和方氏集团,彻底破产,席家遭到萧雅然的攻击,两败俱伤,两人被炸死。”我抓住乔栗的手,想要问清楚乔栗的时候,一道冷漠的声音,在我的背后响起。    听到顾夜爵的话,我如遭雷击一般,慢慢的转头,看着顾夜爵那张银质森冷的面具。    “爵爷。”乔栗看着出现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