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见顾夜爵就要去找医生,抓住了顾夜爵的手,对着顾夜爵摇头。    顾夜爵见我这个样子,便坐在我的床上,伸出手,将我搂在怀里。    “慕清泠,真希望,我们永远都这个样子。”    “不许抱妈妈,妈妈是爸爸的。”    我有些不自在的想要挣脱顾夜爵的怀抱,一边的泠泠已经红着漂亮的凤眸,扯着顾夜爵的衣服,仿佛要将顾夜爵给扯开的样子。    顾夜爵轻蔑的看着泠泠,似乎很生气的样子,我看着顾夜爵和泠泠两个人,忍不住弯起唇瓣。    我伸出手,就要将顾夜爵拉开的时候,席慕深出现了。    他应该是过来接泠泠的。    泠泠看到席慕深之后,很开心的朝着席慕深走过去。    席慕深蹲下身体,将泠泠抱起来。    “今天他麻烦你们了。”    “席总还是将你的孩子带走,免得影响我女人休息。”顾夜爵斜睨了席慕深一眼,不悦道。    席慕深意外的没有生气,以前席慕深和顾夜爵两个人撞到一起,都是会火星撞地球的。    可是,这一次,他竟然没有生气?    我惊讶的看着席慕深,却见席慕深目光笔直的看着我。    那双黝黑深邃的像是黑洞一般的瞳孔,在看着我的时候,翻滚着我根本就看不懂的情绪。    我还没有看清楚席慕深眼中的情绪的时候,席慕深已经转身,朝着门口走去。    怀中的泠泠,一直在挣扎着,好像是要朝着我过来的样子。    “顾夜爵……帮我……照顾好她。”    席慕深的声音,低沉而有些落寞。    我微怔的看着席慕深的背影,双手不由得一紧。    席慕深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?    什么叫做,帮我……照顾好她?    他是不是知道什么了?    席慕深……    我激动的想要从床上下来,却被顾夜爵抱住了。    “不用你说我也知道,这件事情解决之后,我会带着她去英国。”    顾夜爵抱着我,朝着席慕深冷哼道。    我看不清楚席慕深此刻的表情,可是,我可以感受到,席慕深因为顾夜爵的话,身体变得僵硬。    “那样……很好……记住我们的约定。”    丢下这句让我一头雾水的话,席慕深渐渐的消失在我的眼前。    我红着眼睛,看着席慕深离开的背影。    顾夜爵伸出手,修长的手指,轻轻的摸着我的眼帘道:“慕清泠,很快就会结束了。”    “他是不是知道我?顾夜爵,你告诉我,席慕深是不是知道我是慕清泠。”    我抓住顾夜爵的衣服,用眼神质问顾夜爵。    顾夜爵没有回应我的话,只是用力的抱紧我。    “慕清泠,忘记席慕深好吗?”    忘记……席慕深吗?    顾夜爵,你知道吗?当一个人,在你的心里生根发芽的时候,不管你怎么努力想要忘记,却还是徒劳的。    席慕深就像是我心中的一根刺,一直在心里,怎么拔都无能为力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席慕深自从那一次之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了。    可是,泠泠却总是会过来找我。    我不知道席慕深究竟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慕清泠。    既然他知道,为什么不和我相认?    “妈妈,吃。”泠泠挖起一勺子的冰淇淋,递到我的嘴巴,漂亮的脸上满是娇憨的朝着我说道。    我看着泠泠精致漂亮的脸,有些无奈的摸着泠泠的头,轻轻的用额头蹭着泠泠。    “妈妈,爸爸说,以后我要跟着妈妈一起生活了。”    泠泠眨巴了一下眼睛,对着我说道。    什么?意思?    我摸着泠泠的脑袋,有些怔讼。    泠泠吃饱了之后,便挂在我的身上,稚气的说道:“爸爸说,他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泠泠跟着他,他会分心,泠泠在妈妈这里,他就放心了。”    轰!    席慕深果然知道的?    席慕深知道我!    我抱着泠泠,整个身体都在颤抖。    席慕深……席慕深……    我慌张的要从床上下来,我要去找席慕深,我要问清楚,为什么席慕深知道我是慕清泠,却不肯和我相认?    他想要做什么事情?    席慕深一定是想要做什么?才会将泠泠送到我这里的?难不成,他是想要一举歼灭萧雅然?才会故意中计?然后给萧雅然和方彤一个重击?    我的心情变得很复杂,我摸不准席慕深究竟是想要做什么。    我在养伤的这些天,有泠泠陪着我,我也很开心,但是,席慕深那边一直没有动静,却让我越来越不安了。    一直到两个月后,我听到消息说,席氏集团陷入了空前的危机,这一次的危机,不仅是席氏集团,甚至还有方氏集团,席氏集团和方氏集团,现在本来就已经变成一个公司了,一损则损,一亡具亡。    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很紧张,也非常不安。    我想要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顾夜爵却禁锢着,不让我去。    “慕清泠,你现在就算是去了,也改变不了什么。”顾夜爵眼眸深沉的对着我说道。    “你知道对不对?”我抓住顾夜爵的衣服,用眼神看着顾夜爵。    “席慕深想要置之死地而后生。”    顾夜爵没有给我多余的解释,只是丢出这么一句话。    所以,一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