桐树小说网 > > 这辈子不分开(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) > 第217章 我的孩子知道我才是他的妈妈
    方彤抱在劾的孩子,是我的泠泠吗?    泠泠长大了,也更高了,那张胖乎乎的脸越发像席慕深了。    他们一家三口看起来很好的样子,方彤抱着泠泠,一直在逗泠泠笑。    泠泠发出咯咯咯的声音。    我看着席慕深温柔的表情,心脏的位置,仿佛被尖锐的刺刺穿一般。    很疼。    “夏天,你怎么了?”乔栗见我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,有些疑惑的叫着我的名字。    我回过神,微微的扯了扯唇,看了乔栗一眼,目光带着些许虚无和落寞无声道:“我……没事。”    我只是看到了……我的孩子。    乔栗和我相处久了,很清楚我在说什么。    她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方彤和席慕深,拉着我往另一边走去。    我眨巴了一下眼睛,贪婪的看着泠泠的脸。    泠泠长得很好,这些日子,泠泠过的很好?    泠泠也不认识那个女人是假的吗?    我有些难受,双腿突然失去了力气。    “妈妈”……就在我慢慢的蹲下身体的时候,一个清脆的声音,在我的背后响起。    这个熟悉的声音,让我的眼眶一阵滚烫。    是泠泠?泠泠……    我回头,就看到泠泠朝着我跑过来。    他抱住我的身体,娇憨的用脸蛋蹭着我的身体:“妈妈……妈妈……”    “泠泠,你又乱叫妈妈了。”我抖着嘴唇,努力的想要伸出手去触碰泠泠的脸蛋,可是,我尝试了许久,都没有办法,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,我听到了方彤低柔宠溺的声音,紧接着便看到了席慕深朝着我走进。    在看到席慕深的时候,我的瞳孔猛地一颤。    我睁着眼睛,凝视着席慕深,想要让席慕深注意我。    但是,席慕深的眼睛,一直都看着方彤,细长邪魅的丹凤眼,盛满着温柔。    “泠泠,我们快点回去,以后不许见谁都叫妈妈。”    席慕深拎起泠泠的身体,对着泠泠呵斥道。    泠泠扭着小小的身体,鼓起腮帮子,对着席慕深叫道:“爸爸……是妈妈……是妈妈……”    孩子比较比较小,席慕深只是无奈的对着泠泠摇头,见泠泠还在挣扎,席慕深不由得沉下脸,严厉道:“在敢见谁都叫妈妈,看我不打你屁股。”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泠泠委屈的看了我一眼,漂亮大眼睛似乎有些疑惑。    方彤挡住我的视线,将泠泠从席慕深的怀里抱过来,柔声道:“泠泠,妈妈不是在这里吗?以后不可以这么调皮,见谁都叫妈妈,知道吗?”    “妈妈……妈妈……”泠泠攀着方彤的身体,伸出手,朝着我伸过来。    我看着泠泠,眼泪差一点就流出来了。    我的孩子知道……    他知道我才是他的妈妈。    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,将方彤撞开,将泠泠抱了过来,我的双手有些无力,差一点泠泠就掉在地上。    好在泠泠抱住了我的脖子,用脸蛋蹭着我:“妈妈……你去哪里了,泠泠找了你好久。”    泠泠的声音有些小,可是,我还是听到了。    “该死的,你要将我的儿子带那里去。”    席慕深似乎没有想到我会将泠泠抢过来,他黑着一张脸,似乎有些愤怒的看着我。    我咬唇,目光悲伤的看着席慕深。    他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我?席慕深……你不是爱我吗?既然你爱我,为什么……不认识我?    告诉我,究竟是为什么?席慕深……    “夏天,你怎么将人家的孩子抱过来了,快点还给人家。”    乔栗也被我突然的举动吓到了,她来到我的身边,想要将泠泠从我身上抱下来。    我怎么都不肯,紧紧的抱住泠泠,就是不肯将泠泠还给席慕深。    方彤眯起眼睛,盯着我,她掀唇道:“小姐,请你将我的孩子还给我,如果我没有记错,你是爵爷上一次带过去的女人吧?请问你将我的孩子抱走,想要做什么。”    方彤,方彤……    我恨恨的看着方彤,这个卑鄙的女人,竟然想出这个方法,实在是太可恶了,我不会让她的计划得逞的。    我咬牙,乘着保镖和席慕深他们对质时候,不管一直叫我的乔栗,抱着怀中的泠泠,朝着电梯跑去。    我要将我的泠泠带走,泠泠在方彤那个女人的手中,肯定不会有好下场的,说不定,这个女人,会乘着席慕深不注意的时候,欺负泠泠。    “该死的,给我站住。”    席慕深气急败坏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。、    我什么都顾不上,只是抱着泠泠坐上电梯,在他们要追上来的时候,用下巴按下电梯,终于在他们扑过来的时候,电梯的门缓缓的关上了。    席慕深他们愤怒的声音,被阻隔了起来。    “妈妈……你去哪里了?你是不是不要泠泠了?”    泠泠抱着我的脖子,异常委屈的对着我说道。    傻孩子,我怎么会不要泠泠?    “管家伯伯,爸爸,外公外婆说,妈妈就在这里,可是,那个不是妈妈……为什么他们说那个是妈妈?”泠泠奶声奶气的朝着我说道。    我看着泠泠乌黑的大眼睛,泪水隐忍不住。    我的孩子知道,他能够分辨出来,妈妈的味道是什么。    方彤就算是在怎么伪装,却还是没有办法隐藏起自己的味道,假的终究也只是假的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