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这辈子不分开(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) > 第215章 可以原谅席慕深的背叛吗?
    席慕深……席慕深……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这个样子就难过?”顾夜爵看着我眼眶红红的,忍不住朝着我讥讽起来。    我抬起头,愤怒的瞪着顾夜爵,起身就要离开的时候,顾夜爵冷嘲的对着我说道:“慕清泠,你刚才没有看到吗?就算是你站在他的面前,他都不认识你,可是,你站在我的面前,我却一眼就认出你了。”    顾夜爵的话,让我浑身颤抖。    顾夜爵说的没有错,当时我也是站在顾夜爵的面前,可是,顾夜爵一眼就认出我了,席慕深却认不出来。    “你现在回去又如何?慕清泠?你可以原谅席慕深的背叛吗?”    顾夜爵走进我,面无表情道。    背叛……    我被这两个字吓到了,恐惧的看着顾夜爵。    顾夜爵冷淡的扫了我一眼之后,继续说道:“你以为,和那个替身那么久,他们两个人没有发生关系吗?慕清泠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了?”    轰!    我忘记了,我竟然忘记了这个事情。    我一心想要回到席慕深的身边,回到爸爸妈妈的身边,我却忘记,在我离开的这些日子,席慕深有没有碰那个女人?    他要是和那个女人上床了,我要怎么办?席慕深要是和那个女人上床,我能够忍受吗?    “你可以安慰自己说席慕深只是因为被这个冒牌货蛊惑了,可是,慕清泠,你骗得了自己的心吗?席慕深就算是被表象迷惑了,但是每个人都是独特的,他连这个都没有意识到,是真的爱你吗?”    不要……再说了,为什么我不断想要躲避的真相,要被顾夜爵用这种残忍的方式揭开?    我不愿意相信,席慕深不认识我,不愿意相信这一切……    “慕清泠,席慕深输了,忘记他。”    顾夜爵双手撑着我的肩膀,目光幽深的凝视着我。    “你要是愿意,我可以变成你喜欢的席慕深,你想要我改,我都可以,听到没有。”    我呜咽了一声,撞开了顾夜爵的身体,朝着楼上跑。    我不想要去想席慕深和那个冒牌货会发生什么。    一切都是假的,席慕深不会做出这些事情的,一定不会的。    席慕深会认识我的。    我看着洗手间的镜子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突然有些愤怒和不甘心。    为什么我要这个样子委屈,为什么?    “小姐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?你的脸色看起来很难看。”    我正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愤怒和不甘的时候,冒牌货出现了。    她身上穿着的,是我最喜欢的那条白色的礼服,是我自己亲自设计的。’    可是,现在却被这个女人穿着,我很生气。    我怒视着眼前的冒牌货,龇牙的朝着她冲过去。    “小姐,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看到我朝着她冲过来,冒牌货的那双眼睛划过些许的冷光,她很轻易的抓住我的双手,将我重重的推开。    我被她推开,更是愤怒的瞪着她。    是谁?她究竟是谁?    萧雅然究竟是找来谁假冒我的?    冒牌货看着我的样子,迈着双腿,走进我。    那双高跟鞋停留在我的面前,我仰头,满是愤怒的瞪着她。    她蹲下身体,将我脸上的头纱别开,看到我的脸之后,不由得慢悠悠道:“啧啧,你的脸,还真是难看啊?”    滚……    我对着她发出怒吼,想要从地上爬起来,却没有一点的力气。    她看着我这个样子,没有一点的害怕,反而冷冷的勾唇,对着我嗤笑道:“慕清泠,原来是你,我说怎么找了你这么久都没有找到你,原来你躲在顾夜爵的身后。”    她……知道我?    难不成……这个女人也是我曾经认识的人?    “怎么?不认识我了?你真的以为我会就这个样子算了?我的不甘心,痛苦,和愤怒,可不是这么轻易的就可以消除的。”    像是看出了我眼中的迷惑,她再度阴冷的开口道。    这种说话的口吻……这个人……不会是……    我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着她。    这个女人……难不成是……    “很可惜了,现在没有人知道你是谁,就算是你抓着顾夜爵也没有办法,因为没有人知道你是谁了,你将我所有的东西抢走,我先又抢回来了,你注定就是一个失败者。”    “当初你将席慕深从我身边抢走的时候,你知道我是多么的痛苦吗?现在我也要你好好体会一下,这种蚀骨的疼痛。:”    她说完,起身冷漠的看着我。    我怒不遏制,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,从地上站起来,朝着她猛地撞击过去。    “唔。”她被我撞到了外面的墙壁上,可是,却没有生气,唇角还异常诡异的掀起。    我看着她唇边鬼魅的微笑,后背不由得僵住了。    她为什么要笑得这么古怪……难不成……    “慕清泠。”    果然,就像是要验证我心中所想的一样,我听到了席慕深低沉而冷冽的声音。    “席慕深……这个女人……突然就攻击我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冒牌货委屈的揉了揉自己的肩膀,对着朝着自己走过来的席慕深说道。    席慕深,我才是慕清泠。    我着急的朝着席慕深走过去,想要告诉席慕深,我才是真正的慕清泠。    可是,席慕深直接从我的面前走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