席慕深……你现在在做什么呢?你知道身边的那个慕清泠是假的吗?你知道萧雅然的阴谋吗?    ……    乔栗在一个星期之后,身体总算是恢复了,我将欧阳询留下的钱交给她,乔栗似乎知道这个是欧阳询留下的,她淡漠的将钱收下,抱住我说道:“夏天,以后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吧?我们离开这里吧。”    我点点头,用眼睛看向了新闻上京城的转播,用眼神告诉乔栗,我要去京城。    “你想要去京城吗?”不知道是不是相处久了的关系,乔栗意外的和我心意相通。    我点点头,看向了那个新闻。    我要回到京城去,不能够让萧雅然的计谋得逞,绝对不会让萧雅然毁掉席慕深和方家。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就去京城。”    乔栗握住我的手,清澈的眼睛异常的动人。    “夏天,能够遇到你,真好。”晚上,乔栗抱着我,将脸颊靠在我的肩膀上,轻声道。    我侧头,看着乔栗带着些许沧桑的脸,鼻子不由得一酸。    乔栗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,不管遭遇什么,乔栗都在努力的活下去。    又过了两天,乔栗便带着我离开了虞城,我们坐上了火车,前往京城的路途。    可是,我们的运气不好,在坐火车的途中,钱被偷了,就连手机也被偷了。    身无分文的我们,最后只能够在路上乞讨过日子。    乔栗带着我,一路乞讨到了京城,我们两个人受尽了白眼。    好不容易终于到了京城,看着那些熟悉的街道和人,我的眼泪忍不住流出来。    半年了吧?我已经有这么久没有回来京城了。    乔栗看到我流泪,眼眸带着复杂道:“夏天,你是不是……以前住在京城。”    我点点头,眨巴了一下眼睛。    “你究竟遭遇了什么、”乔栗摸着我脸上的伤疤,眼底带着悲伤的问我。    我扯着唇,摇摇头,示意乔栗不要在问了,以后我会告诉乔栗的。    我原本想要让乔栗带着我回方家的。    但是我们没有钱,蓬头垢面的,公交车也不让我们坐。    没有办法,我们只好走路,我带着乔栗,朝着方家的方向走去。    走了一天,终于到了离方家不远处的一条街上,一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爸爸妈妈,我心情激动不已。    可是,这个时候,乔栗却生病了。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的伤没有痊愈的关系,乔栗突然发起了高烧。    我看着倒在马路上的乔栗,着急的不行。    “夏天,我没事的……你要去找你的家人对不对?你快点去,不要管我。”    乔栗无力的握住我的手,对着我轻声道。    我看着乔栗发白的脸,摇摇头,咬住乔栗的胳膊,让乔栗到我的背上,我要带着乔栗去看医生。    “傻瓜,你怎么背的动我?”乔栗看着我,目露悲伤道。    我坚定的看着乔栗,固执的让乔栗马上爬到我的背上。    乔栗神情异常复杂的看了我一眼,才爬上了我的后背。    我拖着乔栗,找到了门诊,想要进去,却被人拦住了。    “哪里来的乞丐?这里不适合你们,赶快离开这里。”说话的是一个小护士,看起来尖酸刻薄的,一张精致的脸上,满是厌恶的看着我和乔栗。    我咬唇,闷着头,没有理会护士,就想要进去,却被她推了一下。    “说了,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,你再敢进来,我对你不客气了。”    她的力气很大,将我整个人推倒在地上,连带着我背上的乔栗也掉在地上。    我听到乔栗发出一声难受的声音。    怒视了那个护士一眼,如果我可以说话,我绝对要这个护士好看。    “你还敢瞪我?听到没有,马上离开这个地方。”那个护士见我瞪着她,生气的双手叉腰,脸色异常难看的对着我命令道。    我看着那个护士,心情有些糟糕,我努力的想要举起自己的手,朝着那个护士脸上挥过去。    但是,我的手指,只能够动一下,却没有办法举起来。    这些人不让我进去?我看着乔栗难受的样子,着急的眼睛都要红了。    “这位小姐怎么了?”一道低柔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。    我浑身一颤,回头就看到了叶然站在我的身后。    她穿着一件蓝白色的旗袍,风姿绰约,雍容华贵的脸上满是柔和。    妈妈……    我张开嘴巴,想要叫叶然,却只能够发出呜咽声。    我朝着叶然走过去,却有两个保镖拦住了我,不让我靠近叶然。    妈妈……妈妈,我是清泠啊……    我狂热的看着叶然,希望叶然可以看清楚我眼中的难受。    可是,叶然只是温和的对着我说道:“是你的朋友生病了吗?我让人将她送到医院去。”    说着,叶然便对着自己的保镖命令了一声,那些人带着我和乔栗离开,我看着叶然钻进车子,努力伸出手,想要抓住叶然,却怎么都没有办法……    相见不相识……相爱不相知……    萧雅然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吧?    妈妈……我是清泠,你感受不到吗?    叶然的手下将乔栗送到医院,留下一点钱就离开了。    乔栗被打了退烧针之后,已经清醒了。    她见我满脸愁容的样子,伸出手握住我无力的手指道:“夏天,我不知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