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自己偷偷的调查了一下这个地方,这里是虞城的一个县城,交通算发达。    但是这里离京城很远,要是坐火车的话,要坐三天两夜。    我身上没有钱,也没有身份证,根本就没有办法回到京城。    我很着急,我用眼睛示意乔栗,说我要回家。    可是,乔栗看不懂。    我尝试着用渐渐恢复力气的手,想要给乔栗写字,可是,我没有办法,我的手虽然现在没有像是以前一样麻痹,但是,还是没有办法写字。    笔都握不住。    我的情绪,渐渐的变得异常失落。    我在这里住了快两个月,每天都待在乔栗的家里,乔栗说,这里比较乱,让我不要到处乱跑。    今天乔栗还没有回来,天色已经很暗了,以前这个时候,乔栗会回来给我做饭的。    我看着天好像是要下雨的样子,忍不住走出了乔栗的家。    乔栗工作的地方,在不远处的一个酒吧。    乔栗说之所以住在这个地方,就是因为这里离工作的地方近。    我从被萧雅然毁容之后,就没有照过镜子,乔栗也从未对我表现出任何的害怕。    但是当我走在路上的时候,那些人用恐怖的目光看着我的时候,我就知道,我此刻,肯定是非常恐怖的。    我咬唇,闷头的朝着酒吧走去。    我进去的时候,酒吧很暗,这里到处都充斥着黑暗和糜烂。    我不知道乔栗在什么地方,只能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找乔栗。    直到我在楼上的一间包厢,听到一个女人的惨叫声,这个声音很熟悉,是乔栗?    我心惊胆寒的朝着那个发出惨叫的房间走去。    当我走到那个包厢,用嘴巴打开那个包厢,看到里面的场景之后,我差一点吐出来。    包厢内有四五个男人,全部都没有穿衣服,被他们压在身下的是乔栗。    乔栗双手被人抓住,身体被那些男人肆意的玩弄着,她痛苦的尖叫,那些男人却只是哈哈大笑。    “乔栗,你今天不行啊?你要是没有办法伺候我们,这些钱可就没有。”    一个头发金黄色的男人,拿出一叠的钞票,在乔栗的脸上拍了一下。    我看到乔栗明明已经很痛,却还在笑。    “刘先生,你这是在说什么?乔栗我什么阵仗没有见过?今天我一定会好好伺候你们的。”    这个样子的乔栗,让我难受。    “果然是婊子,就是不一样,来将她的腿分开,我要将冰块塞进去。”    什么?这些禽兽……    冰块这种东西塞进里面,不是要乔栗死吗?    乔栗的脸都僵了,却没有反抗。    她没有能力反抗这些人,因为她只是一个妓女。    我看到那些人端着一盆的冰块过来,被吓到了,我想都没想,用身体将那个人撞开。    “妈的,这个女人哪里冒出来的?”    “夏天。”那些人被我撞开之后,显然非常生气,乔栗看到是我之后,睁大眼睛,大叫着我的名字。    “快跑,乔栗。”我张卡嘴巴,对着乔栗无声道。    乔栗浑身都是伤痕,尤其是下身的位置,正在流血,上面有很多痕迹,都是那些男人弄出来的。    这些人根本不将乔栗当成一个人,在他们的眼中,乔栗就是一个发泄的工具,是没有自尊的。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她不是这里的小姐。”我还没有回过神,头发已经被人抓住了,那个人用力的撕扯着我的头发,将我推到在地上。    我根本无力反抗,我抬起头,龇目欲裂的瞪着那个男人。    乔栗看到我被人欺负,挣扎的从地上爬起来。    “原来是一个丑八怪啊?哈哈……不过没有关系,身体是好的就可以。”那个人看着我的脸,有些被吓到,可是很快便回过神,低下头就要解开我的衣服。    我看着那个男人的动作,张开嘴巴,一把咬住了男人的手,我咬的很用力,怎么都不肯松开。    那个男人被我咬住手之后,发出一声大叫,用力的甩动着手,想要将我甩开。    可是,我怎么都不肯松手。    “妈的,给我松开,听到没有。”他赤红着眼睛,盯着我,对着我咆哮道。    我抬起眼眸,挑衅的看着脸色难看的男人,就是不松开嘴巴。    “夏天,快点跑啊。”乔栗的嘶叫在我的耳边,我不会丢下乔栗一个人逃跑的。    乔栗是一个好人,是我的救命恩人。    “贱人。”那个男人火了,一巴掌扇到我的脸上,我整个人便被他挥到地上。    “给我弄死这个丑女人。”    我的脸颊麻麻的,浑身无力,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男人朝着我走过来。    我惊恐万分的睁大眼睛,就在我以为自己这一次肯定完蛋的时候,乔栗发出一声低吼,抓起酒瓶子,朝着那些男人的脑袋上砸过去,然后将我从地上拉起来,冲出了包厢。    “妈的,臭婊子,马上给我追,抓到弄死他们。”    身后是那些男人疯狂而嗜血的咆哮声,我整个身体都僵住了。    我们一直跑出了酒吧,身后那些人还是穷追不舍。    乔栗将我藏到一条小巷子的垃圾篓里,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,可是,她的眼睛却依旧那么的清澈。    “夏天,待在这里不要动,我会去找你的,如果我没有回来,你就一个人离开,在床底下有一个箱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