破败,乔栗的生活应该也不是特别好吧?    “我是一个孤儿,很小的时候就被一个妓女收养了,我跟着她学习勾引男人,伺候男人的手段,渐渐的,继承了她的衣钵。”    乔栗搬了一张椅子,坐在我的床边,似回忆一般,对着我慢慢说道:“我刚开始接客是在十五岁,当时我还什么都不懂,是我的养母告诉我要怎么做的,那天之后,我便开始陆续的接不一样的男人,有老的,少的,甚至有变态,也有很多温柔的男人,我穿梭在那些男人之间,用自己的身体挣钱。”    乔栗低眉顺眼的时候,那些烟雾缭绕在乔栗的脸颊,我看着五官带着些许朦胧的乔栗,心脏猛地微微颤了颤。    乔栗的人生很坎坷,莫名的让人心疼,她一定也非常的痛苦吧?    “我在二十二岁的时候,认识了一个男人,一个长相异常儒雅温柔的男人,他对我很好,他比我大十岁,我深深的迷恋上了他,我的养母曾经说过,干我们这一行的,千万不要付出真心,可是,我还是沦陷了,我沦陷在那个男人的温柔乡里,将自己挣得钱,都给了那个男人,后来,那个男人离开了,我找了很久,直到一年后,我找到了那个男人,我很开心,和他打招呼,他却一脸厌恶的说,不认识我,我不甘心,就去调查了一下他,才知道,那个男人早就有了老婆孩子,他之所以和我在一起,就是因为我傻,想要骗我的钱,毕竟我这种傻女人,又可以在床上伺候他,又可以不用付钱。”    乔栗说道这个的时候,眼底迸发出些许的恨意。    我看着她的脸,想要安慰她,却没有办法。    “他不知道,当时我生了一个孩子,给他生了一个儿子,我不甘心,就抱着孩子去他家找他,其实,我只是想要问明白,为什么要这个样子对我,但是,他的老婆出现了,扯着我的头发,骂我是小三,对我拳打脚踢,街上的人都看着我,用鄙夷肮脏的目光,最后,我的儿子被他们误伤死了,没有人理会我们母子,是欧阳询救了我们,我的儿子最终还是抢救无效死了,欧阳询带着我回到了这里,我便继续开始以前的工作,忘记那段沉痛的记忆。”    乔栗抬起头,妩媚的眉眼间带着些许轻佻道:“欧阳询是这里的地头蛇,算的上是帮派的老大,我现在是他的女人,不过,仅仅只是女人,我们在一起五年了,他有老婆孩子,你是不是有些看不起我了。”    我摇摇头,觉得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也不能够怪乔栗。    “我要活着,我必须要活着。”    乔栗看着我,淡淡道。    “你也是,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求生的意志,所以我救了你,我知道,你也是很想要活着,我不知道你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,但是我知道,你很想要活着。”    乔栗的话,让我的眼眶不由得红了几分。    乔栗说的没有错,我想要活着。    “你不会说话,手又废了,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,不如,我叫你夏天吧,我最喜欢夏天了,就叫你夏天,你觉得怎么样。”    我点点头,没有拒绝。    乔栗和我说了很多事情,她说现在她在这里的娱乐街当公主,是很有名气的小姐,很多人都会找她,她现在只想要活着,不想要谈感情,她还告诉我说,欧阳询其实就是喜欢她的身体,他们之间,也只是金钱的交易。    我用眼睛问她,会爱上欧阳询,重蹈覆辙吗?    她很坚定的告诉我,她的心已经死了,这一辈子,都不会爱上男人,她只会利用男人。    这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,我很喜欢乔栗的性格,因为她敢爱敢恨,比我强。    我在养伤的期间,她很细心的照顾我。    除了每天上班,回来就给我喂东西吃。    我的身体好了之后,可以下床走动了。    可是,我什么都帮不了乔栗,我的手渐渐的可以动一下,却没有办法握住东西。    乔栗说,慢慢来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    我也相信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