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都没想,直接从上面滚下去,整个人都滚到了马路上。    “撕拉。”尖锐刺耳的刹车声,震撼了我的耳膜。    我努力的抬起头,用祈求的目光,看着停在我面前的车子。    救救我,不管是谁,救救我。    “喂,小姐,你怎么了?”    车门打开,是一个女人,而且还是一个很帅气的女人,她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衣皮裙,浓妆艳抹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不良女人。    我张开嘴巴,发出嘶哑的“啊啊啊”声。    她皱眉的蹲下身体,将我扶起来,看着我身上和脸上的伤痕之后,忍不住说道:“你怎么了?为什么会受伤这么严重。”    我没有办法回答她的话,只能张开嘴巴,咬住她的衣服,不断撕扯着。    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懂我说的话。    但是她没有扔下我,只是将我扶到车上,我被放在后座上,浑身无力的趴在座椅上。    “算你今天走运遇到我乔栗,我今天就做一回好人将你带回去吧。”    乔栗自言自语的对着我说道。    我感激的看着乔栗,身体疲惫的蜷缩着。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是不是遭遇什么不好的事情?你的脸怎么回事?怎么会这么多刀伤?还有,你是哑巴吗?身上那些伤痕怎么回事?为什么会从骊山滚下来?是不是有人伤害你?”    乔栗一口气问了很多问题,我却没有办法回答乔栗,我的脑袋昏沉沉的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上淋雨的关系,此刻整个人都晕乎乎的。    “你别怕,现在你已经安全了,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人,但是看你这么可怜的份上,我会救你的。”    谢谢……    我无声的看着背对着我的帅气女人,最终昏在她的车上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妈妈……妈妈……”    泠泠……泠泠不要走。    “慕清泠,慕清泠。”    席慕深……不要走,不要离开我。    “清泠。”    爸爸妈妈……你们也要抛弃我吗?    不是……那个女人是假的,你们不要相信那个女人,爸爸妈妈……    “醒了吗?”我恐惧的睁开眼睛,听到一道淡淡而欣慰的声音。    我转动了一下脖子,便看到了乔栗那张精致英气的脸。    她好像是对黑色请与独钟的样子,穿着黑色的衬衣配上黑色的裤子,整个人看起来妩媚动人。    “你先不要动,你受伤很严重,烧刚退,伤口还没有结痂,还需要修养一段时间。”    乔栗见我挣扎着想要起来,立刻伸出手,按住我的肩膀。    我看着乔栗,眨巴着眼睛,对着她道谢。    “你在感谢我吗?”乔栗似乎明白我在说什么,轻笑道。    我点点头,张嘴“啊啊”的叫道。    听到那些啊啊啊声,我不由得沮丧。    没办法说话,我怎么让乔栗送我回京城去?怎么去找席慕深?    虞城离京城很远很远。    毕竟这里是西北地区,有些偏远了。    萧雅然果然好心机,竟然将我带到这么远的地方,不知道她是怎么办到的。    “最近你安心的待在我家吧,我现在要出去工作了,你乖乖的躺在床上,不要乱动,要不然,你的伤口毫好不了,知道吗?”    乔栗撩动自己的卷发,对着我说道。    我点点头,目送着乔栗离开,便闭上眼睛睡觉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欧阳询,你给我差不多一点。”    “小栗子,今天的你有些奇怪,以前你不是这么放不开的。”    “混蛋,轻一点……哦……”    我被一道道异常暧昧的声音给弄醒的。    我有些疑惑的睁开眼睛,看向了不远处的客厅。    因为门是开着的,我只能够看到一道身影在地板上纠缠。    等我看清楚他们两个在干什么的时候,我忍不住红了一张脸。    是乔栗和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在……做那种事情。    我尴尬不已的撇开头,双颊火辣辣的。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那边的男女才停止欢爱。    我听到乔栗恼怒的将身上的男人推开,还霸道道:“完事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    “小栗子,我好不容易有空过来陪你,你就这么狠心。”    “欧阳询,留着你的甜言蜜语给那些小女生吧,我们也就是床上关系。”    乔栗带着疲惫的声音,让我莫名的一紧。    “真是不可爱,好了,我先走了,你好好照顾自己。”    我听到男人似乎有些无奈的声音,随后便是一道窸窸窣窣的声音,应该是欧阳询在穿衣服。    接着便听到了门被关上的声音,很快,我便听到了脚步声。    “你都看到了。”    乔栗带着独特喑哑的声音,让人不自觉的有些被蛊惑了。    我睁开眼睛,尴尬的看着乔栗,嘴巴微微动了动,只能凝视着乔栗带着嫣红的脸。    她从桌上拿出一包女士香烟动作熟练的点燃烟之后,云吞吐雾般连连吐了几个圈,对着我说道:“那个男人,是我的一个金主。”    金主?    难不成,乔栗是被人包养?    我睁大眼睛,看着乔栗。    乔栗似乎看出我心中所想的一样,她低笑一声,敲了一下我的脑袋,对着我摇头道:“我不是被人包养,你觉得我这个房子像是被人包养的吗?”    我摇摇头。    乔栗的房子有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