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雅然站在我的面前,半边被烧毁的脸,看起来非常狰狞甚至是恐怖。    我甚至不敢和萧雅然的眼睛对视。    萧雅然这个男人,实在是太恐怖了,心机沉的可怕,而且,心里已经极度扭曲了。    “现在还是开始,我会让你,慢慢的将席慕深现在积累起来的事业毁于一旦,被自己最爱的女人背叛,这种滋味,不知道席慕深能不能承受。”    萧雅然自顾自的继续说道。    席慕深身边那个和我一模一样的是间谍?    为的就是借那个人的手,毁掉席慕深和方家?    不行……我必须要回去,我要告诉席慕深……那个女人是假的。    “着急吗?”萧雅然那双扭曲甚至是猩红的眼睛,似乎看透我心中所想的一般。    他的手中,不知道何时,出现了一把刀子。    我看着萧雅然手中的刀子,吓得整个身体都僵住了。    “别这么紧张,我现在不会要你的命,我还要你眼睁睁的看着席慕深落魄的样子,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要你的命?”    萧雅然将冰冷的刀子贴在我的脸颊上,我被这股冰凉渗人的温度,弄得浑身止不住颤抖。    “慕清泠,脸毁了,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认识你?不过,应该不会有人认识你了,你现在不能说话,双手也没有办法动,就算是你想要告诉别人你是谁,别人也不知道,是不是很绝望?你知道当初被你和席慕深比如绝境的我,也是这么绝望的,别怕,很快就没事的,疼只是一下子而已……”    萧雅然阴森森的盯着我,骇人而嗜血的眼眸,让我恐惧。    啊……    好疼……    萧雅然举起手中的刀子,朝着我的脸上划过去。    每一刀,都深入见骨。    疼的我不断皱眉。    好疼……    我想要嘶吼,想要尖叫,可是,我没有办法说话。    萧雅然在那天,不知道让那些医生给我注射了什么东西,从那天之后,我就不能说话,不仅是这个样子,我的双手突然软弱无力,仿佛已经手筋被人挑断了一样,就像是萧雅然说的那个样子,现在的我,只是一个废物罢了。    “啧啧……真是可怜,要是席慕深知道自己心爱的女人遭受这些,估计会很痛苦吧?别着急,等一切了结之后,我会将这个录像带给席慕深看的,不知道看完之后,他会有什么感觉?”    萧雅然将刀子扔到地上,仔细的擦拭了一下手指,对着床上奄奄一息的我说道。    我好想要抓起地上的刀子,朝着萧雅然刺过去。    可是,我没有办法……    我不可以死……我还要去告诉席慕深和爸爸他们,那个女人是假的,他们会有危险……    “让医生过来,别让她死掉了,这可是对付席慕深很好的棋子。”    在我疼的意识正在飘离的时候,我听到了萧雅然有些阴冷的声音。    很快,我便感觉有两个人朝着我走过来。    他们给我的脸上药,那些药水触碰到我的时候,我忍不住浑身颤抖。    我咬住牙根,承受着这股剧痛,感觉整个身体都在一瞬间,被撕裂一样。    好疼……    慕清泠……不可以就这个样子屈服,你要活着,你要离开这个鬼地方……要回到席慕深的身边。    这些天,这些信念,支撑着我的身体。    我要回去,要回到席慕深的身边,我不会让萧雅然的奸计得逞的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一天一天的过去了,我不知道现在过了多久了。、    我每天都躺在床上,有人会照顾我,帮我擦拭身体,然后萧雅然会每天播放席慕深和那个假的我的事情。    看着画面中恩爱的两个人,我心如刀绞。    席慕深……你不认识我了吗?就算那个人长得在怎么像我,也绝对不会是我。    你连我的气息都不知道了吗?    席慕深……    “哭了啊?”我不知道什么时候,流出了眼泪,萧雅然见状,立刻对着我低笑道。    “慕清泠,怎么就这么一点程度你就哭了?真是没用。”    我咬唇,瞪着萧雅然,如果目光可以凌迟一个人的话,萧雅然只怕早就已经死了一千遍了。    “不要想着从这个地方逃走,这里可是离京城很远的城市,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?是虞城,在西北地区,你以为凭你现在,可以离开这个地方回到京城吗?”    我会回去的……    一定会回去的。    “慕清泠,你就在这个地方,陪着我,欣赏着席慕深后面的命运吧,看到你们互相折磨的样子,我真的非常高兴。”    萧雅然扬起头,大笑起来。    萧雅然半边的脸原本烧伤就非常严重,这个样子笑起来的时候,更是让整张脸变得狰狞不堪。    这个样子的萧雅然,更是让我厌恶。    这个变态……    晚上,突然下起了暴雨,我听到外面的铁门,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。    玻璃也在摇摇晃晃的,我不知道自己被关在什么地方,但是看这里面的摆设,肯定是一个类似于仓库的地方,萧雅然担心会暴露,肯定将我藏得很严实。    我看着窗外的大雨,咬住嘴唇,努力的想要从床上起来。    可是,因为双手没有力气的关系,不管我怎么努力,都没有办法。    在尝试许久之后,我终于从床上坐起来了。    我气喘吁吁的吐出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