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绿色的?”我呆呆的伸出手,摸着顾夜爵的眼眶道。    顾夜爵的身体倏然僵硬起来,他眯起眼睛,看着我:“慕清泠,你说过的,会一辈子陪着我的,你说要当我的女朋友,这些话,你还记得吗、”    他的话,带着些许莫名的寒气,让我浑身忍不住僵硬起来。    我说过的……那些话?    “你……不是席慕深对不对?”    有两个席慕深,可是,我发现,这个有着绿色眼睛的人,不应该是席慕深。    席慕深的眼睛是黑色的,很漂亮很深邃的黑色,可是,这个男人……    “顾夜爵,你究竟有什么目的?为什么要整容成我的样子。”    席慕深将我抱在怀里,阻隔了我看着顾夜爵的视线。    这一刻,我才知道,原来,这个人,根本就不是席慕深,他叫顾夜爵,顾夜爵就是他的名字。    所以,他之前说的一切都是假的?是我认错人了。    “将她还给我。”顾夜爵眼神阴沉的看了席慕深一眼,伸出手,想要将我抓过来。    “你骗我。”    我看着顾夜爵那张和席慕深一模一样的脸,可是,他不是席慕深。    不仅是眼睛不一样,还有……他的气息,和席慕深不一样。    “慕清泠,你答应过的。”    顾夜爵抿着薄唇,眼眸幽暗下来。    原来,他的眼睛,在阳光下,会带着绿色,但是阳光没有照射的地方,却和黑色没有什么区别。    “我以为,你是席慕深,可是,你不是席慕深。”    我摇摇头,对着顾夜爵说道。    “顾夜爵,你救了慕清泠,我很感激你,但是,慕清泠是我的老婆,以后,不许你在靠近慕清泠一下。”    席慕深将我拉到了身后,欣长的身体,挡住我的视线。    尽管这个样子,顾夜爵那双泛着森冷的视线,我却依旧可以感受到。    顾夜爵看着我的那个目光,冰冷甚至是恐怖。    “慕清泠,你背叛我,就要承受这个准备,我顾夜爵,不是可以任你玩弄的对象。”    “你骗我说你是席慕深,其实,你根本就不是席慕深,我一直以为你是席慕深……你骗我。”    我讷讷的看着顾夜爵说道。    “是你自己揭开我的面具,叫我席慕深的,我从来都没有说过我是席慕深。”顾夜爵冷笑一声,似乎有些憎恨的摸着自己的脸。    “我厌恶这张脸,深深的厌恶着。”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?”席慕深阴着脸,盯着顾夜爵的脸问道。    顾夜爵低笑一声,看向了我:“慕清泠,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现在回到我的身边,我依旧会宠你,你不喜欢我身边有别的女人,我可以专心的宠爱你一个人。”    “不要,你不是席慕深。”我看着顾夜爵的脸,摇摇头。    尽管这些天,我将他当成了席慕深,可是,他不是。    我只想要和席慕深在一起,哪怕这个人和席慕深一模一样。    但是,他终究不是席慕深。    :“慕清泠,你要记住,是你欠了我的。”    顾夜爵憎恨的看了我一眼之后,转身消失在我的眼帘。    我怔讼的看着顾夜爵消失的背影,后背不由自主的一阵僵住了。    席慕深回头,捧着我的脸,将我紧紧的抱在怀里。    “慕清泠,别怕,不管顾夜爵是什么人,我都会保护你的。”    “席慕深……他为什么和你一模一样?为什么我会出现在他的别墅里?”    我抓住席慕深的手,迷茫道。    “你生病了,从山上摔下来,被顾夜爵救走了,我找了你快两年了,知道吗?”    “那我……不是十七岁吗?”席慕深的话,让我有些惊悚。    我睡了这么久吗?可是,我不是才十七岁吗?    “慕清泠,你听清楚了,你现在不是十七岁,也不是十八岁,更不是二十岁,你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,你有一个快三岁的儿子,你早就和我结婚了,还有,你的妈妈是叶然,你的爸爸是方浩然,你不是慕家的孩子,你是方家的千金小姐。”    席慕深撑着我的肩膀,凝视着我的眼睛,对着我说道。    我……已经二十八岁了?    不是十七岁?    不是……怎么可能?我怎么一下子就老了这么多?    “你骗人,我明明才十七岁。”    我用力推开席慕深的身体,根本就不相信席慕深说的话。    我才十七岁,怎么可能变成二十八岁?    还有,叶然和方浩然又是谁?我的妈妈不是卢美芬吗?我姓慕啊?    “冷静下来,慕清泠。”    席慕深将我紧紧的箍紧,灼热的呼吸,让我原本狂乱的心,渐渐的沉静了下来。    他摸着我的下巴,轻声道:“慕清泠,别怕,我陪着你,我帮你找回失去的记忆。”    或许是席慕深此刻异常温柔的眼睛,渐渐的平复了我心中的不安还害怕。    我眨巴了一下眼睛,靠在席慕深的怀里,自言自语道:“席慕深,我在做梦对不对?”    我从十七岁,变成了二十八岁?这种变化,让我莫名的惊悚。    “你在十八岁的时候,嫁给我当妻子,当了七年的席太太,然后,因为我的缘故,我们离婚了。”    “你出轨了对不对?”我一听,立刻说道。    席慕深无奈道:“是,我出轨了。”    听到席慕深这么直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