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没有办法原谅席慕深这个样子。    他骗我,他还说,等我毕业之后,就和我结婚的,这个骗子。    “慕清泠……是你对不对?慕清泠……”    就在我疲惫不堪的不知道走了多远的路的时候,一道嘶吼声在我的背后响起。    我红着眼睛,回头,就看到不远处停了一辆车子,一个黑影朝着我狂奔,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,知道他走进之后,我才看到是席慕深。    我扁着嘴巴,刚想要生气的怒吼,他却一把抱住我的身体。    “慕清泠,你还活着,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你没事的,你这个狠心的女人,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?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。”    “放开我。”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可是,他这个样子抱着我很难受。    我气鼓鼓的瞪着眼前的席慕深:“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了,混蛋,渣男……你骗我。”    “慕清泠,你怎么了?”他抖着手,摸着我的脸,似乎不明白我为什么生气。    “席慕深,你怎么可以骗我?你和别的女人有孩子,还骗我说等我毕业和我结婚,你混蛋……我再也你了,再也不要喜欢你了。”    我蹭着眼睛,朝着席慕深拳打脚踢道。    “慕清泠,你在胡说什么?什么孩子?什么女人?我找了你一年多了,为什么活着不联系我?你不知道我们的孩子很想你吗?你爸爸妈妈每天都以泪洗面,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。”    他抓住我的手,将我推到了身后的树干上,我被他的话弄得一头雾水。    “我爸爸早就死了?席慕深,你怎么了?”    我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啊?哪里来的爸爸妈妈。“    “慕清泠?你怎么了?”席慕深似乎被我的话刺激了一样,着急道。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,眼前一黑,整个人便昏死了过去。    在昏过去的时候,我听到了席慕深的咆哮,那么着急和痛苦。    席慕深……你是真的喜欢我对不对?你没有耍我,那个女人是假的对不对?你没有碰别的女人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“该死的,究竟怎么回事?为什么她说的话很奇怪?她说我和别的女人有孩子,又说她的爸爸吧早就死了?可是她认识我?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    “席总,请你冷静下来,我们正在给慕小姐看。”    吵死了。    我不耐烦的伸出手,挥了挥手,想要将这些像是苍蝇一样的声音给挥开。    “慕小姐,请问你醒了吗?”一道异常低柔的声音突然响起。    我眨巴了一下眼睛,慢慢的睁开眼睛,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衣大褂,长相异常柔美的女人,脸上带着些许微笑的看着我。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我迷茫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陌生女人,迟疑的问道。    “我是可雅,是你的主治医生。”    主治医生?    “我又没有病。”    我不悦的看了可雅一眼,掀开被子就要下床,却被一双手抓住了。    我才看到,趴在我床边的席慕深,他面容憔悴,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,那张成熟俊美的脸,此刻更是好看。    我眨巴了一下眼睛,凑上前,抱住席慕深的脖子,用力的蹭了蹭道:“席慕深,你骗我的是不是,那个女人是假的,对不对。”    “慕清泠,你究竟怎么?为什么你会出现在巴黎?是不是顾夜爵将你带到这里的?我就知道是那个混蛋。”    席慕深的话让我有些疑惑,顾夜爵不就是他吗?为什么席慕深会自己叫自己的名字。    我伸出手,覆在席慕深的额头上,有些担忧道:“席慕深,你怎么了?你不是说你喜欢顾夜爵这个名字,所以让我叫你爵的吗?为什么你自己叫自己的名字。”    “该死的,你在胡说什么?顾夜爵是顾夜爵,我是我,慕清泠,你看清楚,我是你的老公。”    席慕深似乎被我的话刺激到了一样,突然对着我大吼起来。    我迷茫的看着席慕深,完全不知道席慕深在说什么。    “可雅,慕清泠究竟怎么了?”席慕深沉下脸,看了我一眼之后,将我抱起来,对着身后的可雅问道。    “席总,你先不要着急,我们现在给慕小姐进行全身检查。”    可雅看了我一眼之后,便让人将病床推过来,让我躺在病床上,我刚想要挣扎的时候,席慕深在这个时候,抓住了我的手臂。    “慕清泠,别怕,只是做一个检查,很快就没事了。”    我扁着嘴巴,点点头,只能被医生推进了手术室。    他们让我闭上眼睛,什么都不用想,我乖乖的闭上眼睛,一个小时之后,我被推出了手术室,席慕深摸着我的脸,紧紧的抱住我。    味道……好像是有些不一样了。    “席慕深……你的……味道好像是变了?”我皱了皱鼻子,在席慕深的身上闻了闻。    “慕清泠,你看清楚,我才是席慕深,知道吗?”    席慕深捧着我的脸,深邃的凤眸紧紧的凝视着我道。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席慕深啊?你说过,等我毕业就娶我的,我现在是十七岁,要毕业还有四年,你还说,我们先办酒席,我会给你生很多孩子的,会当一个好妻子的,所以,你不要喜欢别的女人好不好。”    我抓住席慕深的衣服,可怜兮兮道。    “该死的,什么十七岁?慕清泠,你到底怎么了?”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