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这辈子不分开(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) > 第200章 和别的女人上床?
    我眨巴着眼睛,看着眼前的男人道。    爷爷说,只要我努力,就可以俘获席慕深的心了,所以我一直在努力。    “你要给我做蛋糕?”顾夜爵伸出手,握紧我的下巴,将脸靠近我道。    我见他面上没有不快,立刻点头道:“我给你做蛋糕,你想要什么样的,我都给你做,这一次,你不要在扔了。”    “慕清泠,以后叫我爵,知道吗?”他捧着我的脸,对着我沉声道。    “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改名字?爷爷会生气的,你连姓氏都改了。”席慕深第一次对我这么亲密,我的心猛地一跳。    “在私底下,你叫我爵,我不喜欢席慕深那个名字,知道吗?”    “哦,好,那……我们……可以交往吗?”我期待的看着他问道。    我没有想到,只是一觉醒来,席慕深竟然对我这么温柔,没有用冰冷的语句拒绝我,他会抱着我,还会捧着我的脸。    “你想要和我交往吗?”    他靠近我,暧昧的气息让我不由得脸红。    “我……我想要成为你的女朋友,然后是妻子,好不好。”    “如你所愿。”    他突然堵住我的嘴巴,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只能够呆呆的看着印入我眼帘的俊脸。    这个梦,好真实,可是,我好喜欢……    席慕深终于回应我的表白了,真好……    ……    席慕深和我说,不对,是顾夜爵。    席慕深说不喜欢席慕深这个名字,一定要让我叫他顾夜爵。    反正名字什么无所谓,我喜欢的是他这个人。    他说我不小心从山坡上滚落下来,受伤了,躺了一个月,所以才会住在医院。    我完全没有印象,我住院的期间,没有看到妈妈和哥哥他们,就连爷爷都没有在,顾夜爵说,他们都在国内,我现在在国外。    我怎么跑到国外去了。    他说,因为国外的技术好,而且,他要出国留学,便将我带上,让我跟着他一起在国外上学。    我到现在都还有些晕乎乎的,我暗恋席慕深这么久,现在是修成正果了吗?    好兴奋。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顾夜爵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,抱住我的腰肢,咬住我的耳垂道。    “爵,我想要出院。”    这些日子,一直在医院待着,好闷。    “医生说你的身体恢复的不错,在住几天就可以了。”    他看着我,漂亮的眼睛特别的迷人。    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他了,好像我一觉醒来,席慕深变了好多,脸都更加成熟有魅力了,不过这个样子的席慕深,更是让我着迷。    “可是我不想要住在医院,难闻。”我靠在他的怀里,用脑袋蹭着他的胸口道。    “这么不喜欢医院。”顾夜爵挑起我的下巴,看着我问道。    “不喜欢。”我扁着嘴巴,可怜兮兮道。    “我想要去吃好吃的,想要去跑步,想要和你去逛街看电影,才不要在医院,我还想要带着你去给林曼看,告诉林曼,你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了,林曼以前还总是取笑我,说我绝对不会成功,你看,我现在成功了,你是我的男朋友了。”    “傻女人。”    顾夜爵捏住我的鼻子,对着我无奈道。    “那个……你不会喜欢方彤了是不是。”我委屈的看着顾夜爵道。    以前席慕深总是陪着方彤,我好羡慕,我担心这些都是自己在做梦,梦醒了之后,席慕深又不理我了。    “不喜欢,就喜欢你一个人。”    他掐住我的脸蛋,对着我说道。    “那,我们说好了,你不要喜欢方彤,我会乖乖的当一个女朋友,会照顾你的,你不要喜欢别人了。”    我抱住顾夜爵的脖子,委屈道。    “好。”    他低下头,亲吻着我的唇瓣道:“慕清泠,就这个样子吧,这个样子的你,很快乐。”    我甜甜的笑了笑,主动咬住他的脖子道:“你要对我好,大学毕业之后,我就嫁给你,我给你生孩子,你想要几个都可以。”    “生几个都行?”顾夜爵将我压在床上,眼眸幽深道。    “嗯……爷爷说……以后我要承担席家的香火问题,我会……给你生很多小宝宝的。”我害羞的看着顾夜爵道。    “慕清泠。”    他的目光变得异常深邃迷离,我看不真切他此刻闪烁着什么光芒。    我有些迷恋的看着他,在他吻我的时候,我配合着他的动作。    “爵,我们现在还不行,我们还是学生……等我……十八岁,我就将自己交给你好不好?”顾夜爵的呼吸渐渐的变得灼热起来,我上过生理课,知道顾夜爵这种反应是因为什么。    我忍不住抓住顾夜爵的手,耳根发烫道。    “真想要一口将你吃掉。”    顾夜爵有些模糊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。    我被他这种声音,弄得浑身火辣辣的。    最终,他还是放过我,帮我整理好身体,便带着我回别墅去了。    他说,这里是在巴黎的别墅,以后我们就在这里定居。    我很开心,这里是属于我和席慕深两个人的,没有人会打扰我们两个人。    他每天都会陪着我。    我们会做所有普通情侣都会做的事情,我们会手牵着手,一起去逛街,吃东西,看电影。    还会去海边玩耍。    累了之后,我让顾夜爵背我,他就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