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咬唇,愧疚道:“席慕深,对不起。”    我总是让大家都担心我,是我不好。    “下一次你要是在做出这种危险的行为,我绝对要你好看。”席慕深沉下脸,威胁道。    “知道了,我再也不会了。”    我在席慕深的怀里,用力的蹭了蹭道。    “还难受吗?”席慕深听到我这个样子说,脸上的表情不由得收敛了些许。    他伸出手,轻轻的摸着我的额头,对着我轻声的问道。    “嗯,有点,脑袋还是晕乎乎的。”    我撒娇的朝着席慕深说道。    “在睡一下,我在这里守着你,哪里也不去。”    “好。”    席慕深的声音很温柔,渐渐的,我又忍不住闭上眼睛,沉沉的睡着了。    这一觉睡的有些长,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。    病房里没有席慕深的影子,只有坐在我床边抓着我的手在睡觉的妈妈。    我扭动了一下身体,妈妈就被我惊醒了,睁开那双疲惫的眼睛,见我醒了,紧张道:“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    “没有,妈,我很好,你不要这么担心。”看着妈妈紧张兮兮的样子,我忍不住说道。    “怎么能不担心,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,怎么可能不担心。”妈妈伸出手,慈爱的摸着我的头发道。    “清泠,你要是出什么事情,妈妈也不活了。”    “妈,你瞎说什么。”我抓住妈妈的手,不由得苦笑道。    “我和你爸爸,原本就生了你一个孩子,当年我被诊治说没有办法生孩子,后来过了两年才怀上你的,当时怀上你的时候,我每天都胆战心惊的,就怕你会磕到碰到,后来你成功出生了,却被人换走了,我还不知道,你知道我心里有多愧疚吗?一想到你在慕家度过的这些年,我心如刀割。”    妈妈说着说着,眼泪哗啦啦的流出来。    我有些无措的看着妈妈。    在我的印象中,叶然一直是一个非常优雅的女性,可是此刻,却像个普通的母亲一样。    “然,不要在哭了,清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”一道无奈的声音骤然的响起。    我看向了门口,就看到了满脸无奈的爸爸。    “我知道清泠现在还好好的。”叶然擦干了眼泪,对着爸爸说道。    “好了,清泠现在肯定很累了,我们不要在增加清泠的负担,让她好好休息一下。”    “清泠,妈妈回去给你炖汤,等下过来陪你。”    叶然起身,靠在方浩然的怀里说道。    “好。”    看到这么恩爱的爸妈,我的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暖暖的暖流。    我希望以后我和席慕深,也可以和爸爸妈妈一样,不管过了多少年,都这么的恩爱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泠泠一直都没有找到。    我为了不让席慕深和爸爸妈妈们担心,只能够强颜欢笑。    公司的事情因为我最近的身体状况不好,全部交给了席慕深处理。    席慕深每天都很忙,毕竟两边的公司都要他一个人处理。    每次看到他工作到深夜还好回来陪我,我就心酸的不行。    泠泠也是席慕深的孩子,不止是我会担心泠泠,席慕深也担心泠泠。    为了不增加席慕深的负担,我只能够尽量的调理自己的身体。    一个星期之后,泠泠依旧没有任何下落,我的情绪渐渐的变得有些暴躁了。    泠泠一天没找到,我的心就一天没有办法平静下来。    我出院的那天,我拒绝了爸爸妈妈过来接我的要求,这些天,爸爸妈妈也很累,我不想要他们在为我担心。    我将所有的手续处理好之后,带着自己的换洗衣物便要离开之际,却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。    “哇哇哇……麻麻……”    “泠泠。”电话那边,是泠泠的声音。    泠泠的哭声?    我紧张的抓住手机,叫着泠泠的名字。    “慕清泠,好久不见了。”    随后,泠泠的哭泣声再也听不到了,取而代之的是萧雅然异常阴森可怕的声音。    听到萧雅然的声音之后,我忍不住绷紧神经,声音沉冷道:“萧雅然,是你将泠泠带走的。”    “没错,就是我,你和席慕深以为,我萧雅然会这个样子算了吗?”    “你想要怎么样。”我早就应该想到,抓走泠泠的人,现在只有萧雅然这么一个可能了。    萧雅然果然很有本事,竟然躲了这么长时间,都没有被席慕深和爸爸的人发现。    “我想要你和席慕深两人死。”    萧雅然阴冷刻骨的声音,从冰冷的电话听筒传来。    我捏住拳头,冷漠道:“萧雅然,成王败寇,这是你自己没有本事,怨不得别人。”    “好一个成王败寇,要不是你和席慕深,我经营了这么久的成果,怎么会一夕之间被毁掉,我不会就这个样子轻易的放过你和席慕深的,你们两个人想要幸福的在一起?简直就是妄想。”    “我的孩子现在在哪里。”我不想要听萧雅然那些不甘心,我现在只想要确定,我的孩子现在究竟怎么样了。    “哦?想要见你的孩子?”萧雅然低笑了一声,诡谲的声音,莫名的让人有些毛骨悚然。    “说吧,你的条件。”将我的孩子抓起来,躲在暗处看着我和席慕深着急的样子,萧雅然的目的究竟是什么?    “席慕深毁掉我的所有的心血,